一些人肉麻吹捧年轻人 是因为他们总想让年轻人充当炮灰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可贵的品质恰恰不是激进,而是沉静。

每到五四这天,就有很多人站出来,吹捧年轻人,各种肉麻。

战无不胜、前途似海、美哉、壮哉、冲吧、浪花、青春、进步、革命、希望、博爱、“世界是你们的”、“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要我说,这类话,恰恰是最需要特别警惕的,前方有坑,务必小心。

朋友们,这句简单体会,是我用多年教训所换来。我也曾为那些又大又高的讲话感觉到慷慨激昂,直到后来,步入中年,才发现别有洞天。那些话,套着一个又一个宏大词汇,有些可能确实包含善意,但大多数并非自坚实的土地上生长,而来自于隐秘的私心:一些人肉麻吹捧年轻人,是因为他们总想让年轻人充当炮灰。

要警惕混迹其中的那一部分人,那些“潜台词”“潜规则”。

确实,他们吹捧年轻人,说年轻人代表了进步,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打算改变过自己的想法,他们始终生活在旧思想里,始终相信自己掌握真理而年轻人有的只是幼稚。

确实,他们吹捧年轻人,说年轻人代表了希望,说“世界是你们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打算交出自己的权力,即便到自己死了也不会。

确实,他们吹捧年轻人,说年轻人代表了开放,但他们自己却筑起一道道有形的无形的高墙,让年轻人一个个像鸡蛋一样砸碎在墙上。

确实,他们吹捧年轻人,就像当年的法国人一样,让年轻人高喊着“自由平等博爱”去发动革命,建设终极理想社会,冲啊冲啊,结果呢?结果是大革命以拿破仑称帝告终。

对于那些人来说,年轻人是韭菜,是炮灰,唯独不是他们嘴上宣扬并承诺的那样。

他们,惯于使用云山雾罩的宏大词汇,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缺乏逻辑训练的年轻人无法真正驾驭这些词,却很容易被这些词汇鼓动。

他们,善于运用“传播话术”,以专家的名义,制造海量的“意见垃圾”,让年轻人在诡辩逻辑中深陷泥潭不可自拔。

他们,精于运用套路和算法,制造一个个“信息茧房”,让年轻人淹没在信息碎片中,成为群氓、乌合之众,以为自己在集体表达,实则是无数只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井底之蛙在彼此鼓励愚蠢。

由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问事实,只问动机和利害;不辨是非,只辨亲疏和远近。年轻人在庞大的“术”世界,为学习各种“技巧”而内卷,真正的“道”却越来越遥远。

于是,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新韭菜,铺天盖地的好炮灰。

然后,他们大喊一声:年轻人,冲吧!

今天,炮灰们为那些几十年不下台的打着肉毒素玻尿酸的战争狂人高喊“杀杀杀”“太帅啦”,全然不顾这场战争多少年轻人洒干鲜血,多少儿童在异国流浪。

今天,炮灰们为那些“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领袖所鼓舞,要以爱国的名义,将一个个看不顺眼的人“吊死在路灯上”。

今天,炮灰们为其他国家遭灾受难而欢欣鼓舞,诅咒其他国家的人灭国断代。

今天,炮灰们举起U型锁,“反手一个举报”;炮灰们踹开百姓的家门,把人拖走;炮灰们要整条街上没有一个呼吸。

当年轻人中了养蛊术,就是这般模样。荒诞吗?每个时代都说对年轻人充满期待,但世界仍然一代又一代地重复着种种古老的愚蠢和卑劣。

朋友们,别让他们成功,别让他们继续成功。

朋友们,我想说: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可贵的品质恰恰不是激进,而是沉静。

我们沉静,是因为我们如此热爱世界,我们知道维系并推动着这个世界的,并非“年轻”,而是逻辑与良知。

我们沉静,是因为我们如此热爱自由,我们知道自由意味着责任与牺牲,意味着要链接传统与世界。

我们沉静,是因为我们知道文明进步绝非一蹴而就,而是“日拱一卒,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我们沉静,是因为我们知道,在真理面前,整个人类都无比脆弱和渺小。

我们沉静,是因为我们知道人性中有嫉妒、贪念、自私、懒惰,但我们仍然保有理想,让美好渐次生发。

我始终反对让年轻人冲在前面去牺牲,特别是反对学生冲到前面去。那些鼓动学生的人,都是别有用心。

年轻人真正要做的,是守住底线——尤其是身边的具体的一件件小事的底线,少一些宏大叙事,多一些具体而微,在底线之上增长力量,逐渐构建属于自己的美好世界。

确实,永远不会有“完美的世界”,人性也永远不会被改造得完美无缺,但如果你问“这个世界会好吗?”我会说:守住底线,世界就会向善向好,越来越好。

1923年3月23日,为了回应指控——“为博得法国听众的喜爱而否认了自己的德国血统”,爱因斯坦在一封公开信中说:“我保证,我从未试图在任何场合取悦别人。”

这一年的爱因斯坦44岁,刚刚从青年步入中年。这句话是爱因斯坦一生的写照,也是一句醒世之言,我想,今天,在这个五四,也许我们可以做一点补充,作为期待与自勉:

从不试图在任何场合取悦别人,但也从不被别人的取悦所迷惑。

20220504呦呦鹿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