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别重磅:蓬佩奥宣布解除美台官方交往限制

在美国权力交接只剩十天的时候,因为冲击国会事件导致四面楚歌、面临弹劾危机的建国急著和极端粉丝切割消停,但国务卿蓬佩奥却没有闲著。他于1月9日宣布,即日起全面解除原本对美台关系进行了降级的《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的诸多限制。 

蓬胖的原话是,“对于美国国务院先前以国务卿名义发布的所有关于台湾的联系准则,现在行政机构都可视为无效”。这个决定从政治意义上讲,和当年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意味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它距离公开建交其实只隔著一层窗户纸。

1979年中美建交后,为了向中方表态,美帝国会通过了《台湾关系法》,这个法案事实上取代先前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把美台关系从军事同盟大幅度降级为区域性伙伴。美帝不仅撤出所有的驻台美军,关闭了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USTDC),同时不再官方层面承认“中华民国”这一概念,而是使用“台湾治理当局”一词。 

美帝在台的外交联络部门,仅仅剩下一个名义上非官方的“美国在台协会(AIT)”。所有美帝和台湾的交流,其实都是通过这个协会,以非官方的名义进行的。虽然它实际的作用相当于大使馆,但是至少在法律上不是。 

因为《台湾关系法》的限制,大部分美帝官员,不能以官方身份访问台湾、发生实质性的联系。 

蓬佩奥的决定其实早就已经有端倪。2018年通过的《台湾旅行法》、2019年通过的《台湾保证法》以及公开重申《对台六项保证》、大面积恢复对台军售等,都是一步一步的在实质性的改变美台关系现状。特别是去年8月,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公开访台,其实早就突破了《台湾关系法》的约束,实质性的宣告了它成为“历史性档”。蓬佩奥的决定,不过是对近年来已经成文的新法案的一个定调和在实际操作层面的宣告,撕破脸决裂的政治姿态极为明显。 

从施政的角度看,这个决定比较仓促,应该不是蓬胖原本的计划节奏。但是显然在大选尘埃落定,即将卸任的蓬胖也有了“时不我待”的急迫。作为自己的政治遗产,他显然也希望能够进行最后的定调,防止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作为实际的动作,蓬胖其实在1月7日就表示将派遣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于1月13日正式访台。这恐怕到时候又免不了一番口水仗。 

现在的问题是,在拜登上台后,这样的政策会不会再度发生变化,甚至被废除?

我个人的看法是,恐怕不会。无论从大选的纲领还是个人施政风格来看,拜登和川普在外交政策上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是可能并不包括对台政策。上面提到的几个美台关系法案,虽然是川普和蓬佩奥力推,但是在国会两院几乎都是压倒性的全票通过——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两党的共识。虽然两党大多数问题吵得你死我活,互相攻击,但这个问题上是没有多大分歧的。如果有,可能也只是具体操作方式方法上的分歧。

所以拜登也不可能冒著被两党一致反对的风险,贸然改变目前已成定局的美台关系。 

我在两年多前介绍《台湾旅行法》的文章中谈过,这是美台关系突破的开始,将彻底改变台湾的国际政治空间。作为普通民众,我们和台湾同胞并无根本的利益冲突。甚至可以说,长远目标是一致的。如果说有什么分歧,除了历史的纠葛,剩下的都是制度的裂痕。维持台海现状,有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即便将来会面临不同程度的危机,我们依然要心平气和的面对海峡那边的同胞。任何叫嚣用极端方式作出应对的想法,都是极不负责的双向损害。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