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启臣撑不住 蓝营年轻人也可打包了

韩国瑜在总统大选如何输到260万票?原因众说纷纭,不少人指向韩国瑜是个“错的候选人”,无法有效整合蓝营,导致国民党守不住“基本盘”。但这说法忽略了韩国瑜其实也是个“特异的候选人”,一百多万的韩粉有许多非传统国民党支持者;加上韩国瑜在选战末期民调盖牌,在支持者不清楚选情的情况下,有效地撑住选战基本盘。增减之后,260万票当然可能是蓝绿阵营的合理差距。

不过,在那之前的14个月,国民党才在九合一地方选举里席卷全台,攻下了15个县市,总票数更超过大幅超越民进党100万票,这一来一回竟超过360万票,实在令人咋舌。同样的选战主帅,为何在短短一年出头的时间有如此庞大的选票移动?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台湾选民在地方选举与总统选举有着截然不同的投票取向,前者会投给“制衡”,所以中央执政者通常在两年后的地方选举表现不如预期;后者会投给“国家”,两岸关系与国家走向才是选民决定总统的关键。

国民党内部最近又在讨论九二共识的存废,许多主张九二共识不能废者,很常拿韩国瑜在2018年底选举也支持九二共识来辩护,这说法的偏误就在于忽略台湾人“我的一票选总统”的神圣性。也有人认为民意如流水,马英九于2012年就是高举九二共识才当选总统,怎知台湾的民意不会反转?这说法显然也忽略了九二共识在过去八年的质变,以及中美关系几乎无可逆变的翻转。

八年前,九二共识叫做“一中各表”,“一中”符合台湾人在国民党传统教育下的史观,“各表”更充分满足台湾人粗浅认知“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的安全感;加上美国支持、中国配合,九二共识于是能在八年前的总统大选横扫千军。但八年下来,所有当年支撑九二共识存在的条件几乎都已面目全非、不复存在。

首先,过去八年来络绎于两岸的国民党高官,没人敢具体实践“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唯一敢在对岸官员面前称“我们的总统马英九”的是时任高雄市长、现被提名为监察院长的陈菊。马英九屡屡称他卸任前的马习会是一中各表、两岸分治的最高表现,实情是在那场俩人会面的公开场合,任何“中华民国”与“总统”的名讳都是禁忌。曾在马英九执政时任职陆委会的施威全,现在是国民党内的改革派,他说:“您们(连战等等人)迟到四年了,不敢在大陆官员面前强调一中各表,现在才要捍卫九二共识,来不及了。”

其次,八年前后,国际政治与中美关系已经产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八年前,仍值中美交往甜蜜期,美国甚至为了马英九的选情出手教训蔡英文,要确保两岸稳定。八年后,美中已成战略对手,身处第一岛链正中心,以及拥有半导体核心科技的台湾成为美国极力笼络的对象,加上台湾人向来亲美,国民党这套这种寻求两岸融合,还要化独渐统的九二共识,可以在美国这种30年一遇的战略转折里找到出路吗?

但马英九与连战不用管这些。马当过八年总统,连做过四年副总统,他们一生崇隆不断,退休后仍扈从如云,更有高额俸禄,国民党未来命运如何,有没有机会重返执政,大抵与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干系。但九二共识是他们的遗绪,也成为他们连结两岸,寻找一中祖国,追求历史定位的标志,岂容这些国民党后辈在这“大是大非”的议题上造次。台语俗谚:“死道友,不死贫道”,庶几近矣。

江启臣抛出“国民党两岸论述改革案”,跨出的改革步伐远远不够,但将“九二共识”当成过去式,总是个开始。江的背后是许许多多不同于民进党,但仍希望在政治事务上施展抱负的泛蓝年轻人,如果江能撑住,他们或许还有一些机会;但如果江退却,这些年轻人再无施力点,也可以打包走人了。国民党40岁以下的年轻人只剩3%,一个不给年轻人机会的政党,是看不到希望也无法执政的政党。

(本文作者为《上报》总主笔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