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瑞丽封城 市民坐吃山空 学生学业几乎荒废

云南边境城市瑞丽自今年3月开始已经进行3次封城,老百姓怨声载道。有市民称自己在7个月内已经做了40次核酸检测,当局的隔离规定严格,官方不准消息外传,网民直播被叫停。

瑞丽这座边境小城自今年开始已经进行3次封城。第一次封城是3月31日,共封城27天;第二次封城是7月4日,共封城20天;第三次封城是在8月3日至今。

经历多次封城的瑞丽商铺歇业、市民居家待业、学生在隔离点上网课能听到边境炮声,如潮而来的“淘玉者”们排着队离开了,原本50万的旅游小城只剩下20万人。

市民们在网络抒发着委屈和期盼,瑞丽前副市长戴荣里发文呼吁“救救这座英雄的城市”,引发公众对这座城市的关注。

封面新闻报导,刘雯是一名珠宝行业的主播,她说,玉石城那边曾经通宵达旦灯火通明,到处都是人。但自今年3月以来,人流量剧减、街上没生息了,5月份之后街上都没啥人,逛街的欲望没了。她偶尔出去一趟,发现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在排队,都是在等待检测后离开瑞丽。刘雯还说,已经不允许网上直播了,她一直在待业状态,但总想着再等等看,再等等看,别人都撤离了,她还在等疫情缓和下来,这样她也许就是机会。

让她没想到的是,7月份又来一次隔离,一家子人天天在家大眼瞪小眼,瘦肉27一斤,蔬菜六七块一斤,心里开始慌,有种坐吃山空的感觉。“实在是坚守不了,太压抑了。很多人撤离的时候,没办法带走珠宝玉石,几十万上百万的东西只能寄存在当地,人最重要嘛。”刘雯说。当地允许外地人申请离开,需要48小时核酸结果,到达目的地后再隔离14天。

瑞丽市民张亮说:“外地人可以走,我们家在这里,能去哪?” 张亮名下的三家服装门店已经关闭两家,剩余一家在核心商圈舍不得放弃,开门一天来不了一个客人。他说从3月份到现在,已经亏损200多万元。他还说:“目前除了个别小区村寨禁止外出,其他地区居民允许出门,但大家都不敢出门。整条街整条街店铺都关着,出去走一圈一不小心健康码就变成黄码、红码,就连累整个小区隔离,都不敢乱跑。”

做为老板的张亮也知道,停工回家的员工比他压力更大,大部分员工都是全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停工后,这些员工家里的车贷、房贷入不敷出,更严重的是不知道这种停摆状态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员工们经常找他倾诉苦闷情绪。

高二学生小婷说:“(10月)22日晚上,老师把我和另外俩同学喊到办公室,说我们小区出现病例,要安排我们到隔离点。因为疫情,上个学期的期末考试都没考,这学期我就在学校待了5天。我们当时就哭了,不知道高考会是什么样子。” 

瑞丽市封城之后,规定每个小区每天有两个离开名额,要排队完成自费隔离,多次核酸没问题才能离开瑞丽,算下来一个人要1000多块,更多的人是出了瑞丽也不知道能去哪。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