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都去哪儿了?澳洲人最怕的不是房贷而是账单

据news.com.au最新的生活费用抽样调查,澳洲人最操心的经济负担已不再是房租和房贷,而是被包括能源、食品杂货、保险和学费在内的家庭综合账单取代。

超过1万人参与了该调查,78%的人表示他们的第一大家庭支出是各种账单,比2019年的上一次调查增加了11%。

一名受访者称,作为单收入家庭,像汽车维修这样意想不到的支出就会彻底破坏家庭预算。“我们永远买不起房子,因为压根存不了钱。”

虽然账单对澳人来说是一个普遍担忧的问题,但不同人口结构的调查结果也不一样。

较年轻的受访者把钱更多的花在生活方式上。18岁至24岁受访者中最大的支出是美容;而在25岁至34岁的受访者中,最大的支出是外出就餐,其次是娱乐和住房。

年龄较大的澳洲人则更多地把钱花在供养家庭上。在35岁至44岁的受访者中,供孩子上学是最主要的支出,其次是房租和房贷;而55岁至64岁及以上的人把大部分钱花在汽油和公共交通上。

著名经济学家Chris Richardson表示,这些年来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幅度更大。水电、食品(当然是更健康的食品)都变得相对昂贵,而大屏幕电视等奢侈消费品的价格却大幅下跌。

“如果你是澳大利亚最穷的人之一,比如失业者,那日子就艰难。与失业者最相关的生活必需品成本已经大幅上涨。” Richardson说。

但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报告,去年最后一季度工资增长1.4%,而衡量家庭通胀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增长0.9%。也就是说,因为疫情大流行,经济紧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物价和账单支出的情况并不像人们想的那么糟糕。

受疫情影响,美容、娱乐或外出就餐等非必需品支出达到了自调查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去年的全国封锁意味着汽油和公共交通支出也达到了最低水平。

今年家庭账单中的私人医疗保险项目会上涨,但能源成本会下降。

从4月1日起,私人医疗保险将平均上涨2.74%,这将使普通家庭的支出每年增加约127澳元。与此同时,电力和天然气的成本预计将从2021年7月1日起大幅下降,维州人的这一账单会减少,其它州居民得等供应商将节余返还给他们。

紧随家庭账单之后,调查中第二令人担心的支出是房租和抵押贷款成本,但随着利率降低、澳洲住房的可负担性增强,担心这项支出的澳洲人比例从2019年的66%降至64%。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将工资的26%至50%用于租房或抵押贷款。生活宽裕的人群中,约三分之一的人将工资的25%用于住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