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拟处罚商家严控网络 专家认为当局做无用功

日前,中国网信办推出一网络管理条例的征求意见稿,其中有对“网络翻墙”的工具提供者予以处罚。不过在中国,“翻墙”已是常态,不仅普通民众,很多政府官员,知名人士及网红等也在“翻墙”,他们在youtube(油管)、推特,脸书等平台拥有账号(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直接登陆,必须“翻墙”才能进入)。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网络是封不住的,中国当局花费大量金钱,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11月14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的通知。在相应的条例中,除了对网络数据安全做出系列规定外,还对“网络翻墙”的工具提供者制定了处罚细则。

条例称,对于提供用于穿透、绕过数据跨境安全网关的程序、工具、线路等的个人和组织,没收其违法所得;或处以1至10倍的罚款;没有所得的,对直接负责人处以5万(人民币,下同)至50万元的罚款;或责令其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吊销业务许可或营业执照;构成犯罪的,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罚。

“翻墙”是中国民间的一种俗称,是指中国民众绕过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封锁,“墙”是指中国当局为了封锁网络,设置的互联网防火墙。不过此次中国当局拟出台的文件,并非针对“翻墙”的民众,而是针对提供翻墙工具的商家。

目前在中国最常见的一种“翻墙”方式就是通过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服务。大纪元引述新西兰资深IT人士James Zhu说:“VPN在哪里都有卖的,很多小公司都有这种服务,因为很多员工都需要通过VPN的方式登录公司的网络。”他解释说,VPN的主要目的不是用于翻墙,而是为了保证网络的安全,特别是企业的网络安全,使它不跟公共网络混在一起,只不过有很多人在利用VPN翻墙。

VPN 是指“虚拟专用网络”,它可以加密互联网流量,伪装在线身份,让第三方更难追踪在线活动并窃取数据,并实行加密。

James Zhu认为,中国当局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翻墙,总会有人想出来的,每个翻墙的人都能找到这种秘密的VPN服务。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不同形式与不同技术的翻墙软件。

据悉,法轮功学员研发的自由门,世界通,火凤凰,无界,花园,其用户也非常之多,自2002年这些破网软件诞生起,中国当局就未能真正地封禁这些软件。

中国金融工作的高管李先生说,翻墙软件对他们这个行业的人来说是“标配”,否则根本没法工作。这种软件在手机商店里很多,每个月付一点钱就行了。

旅居日本的时政评论员黎宜明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必须和外国接轨,否则就完蛋了,因此中国当局并不能完全封禁网络(包括取消VPN服务)。另外,中国还有很多外资公司,这些企业进入中国后,必须能随意的接触到世界各国的网络,这样商业信息才能保证。中国当局也了解这一点,但是中国当局又害怕中国民众了解国外真相,因此只能千方百计地阻止普通民众“翻墙”。

日本IT行业工作的王先生称,王先生说,VPN并不是最安全的,一些海外的VPN公司实际上是在中国当局的控制之下。相对来说,最安全的就是动态网和自由门。

目前,民众在中国“翻墙”已是常态,很多政府官员,知名人士及网红等在youtube(油管)、推特,脸书等平台拥有账号(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直接登陆,必须“翻墙”才能进入),甚至其中一部分人还在上述平台频繁上传信息,并拥有大量粉丝。

网红李子柒在YouTube(油管)就拥有1640万粉丝,这些粉丝分布在世界各地。

甚至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赵立坚、耿爽等人都公开表明他们在使用推特。

在YouTube上搜索后可以发现,有大量的大陆网友在这里上传影片,其中还包括“小粉红们”。

小粉红刘思桐在YouTube上经营频道“爱国青年刘思桐”。2021年6月,他在YouTube上观看台湾播主“摄徒日记”的视频后,发现主播八炯分享的很多话题都触碰到了大陆的“底线”,认为八炯是一名“台独”。于是他于6月13日到北京市海淀区甘家口派出所举报八炯。当时警察直言,在当下,中国大陆无法管理境外网站,同时称刘思桐“翻墙”是违法的。

6月14日,刘思桐接到警察电话,说他涉嫌违法翻墙,罚款3000元(人民币)。刘思桐当场崩溃,放声大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