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宏专栏:陈柏惟一旦被罢免之后

2018年10月底,“韩流”正盛,意气风发的韩国瑜接受媒体访问说:“如果我当选高雄市长,高雄的所有街头政治性抗议、意识形态的请愿,全部不准。”这段话不仅违法也违宪,还亵渎高雄民主圣地,显示当时韩国瑜已经太得意忘形。高雄人怎么可能容得一个从外地来,又禁止集会游行的市长?许多人猜想,韩国瑜终于露出“马脚”,“韩流”的好日子应该快过完了吧! 

但这样的政治判断显然错了。在韩国瑜说出这惊世骇俗的“禁止集会游行论”之后,不但支持度文风未动,甚至还越打越高。他在不到一个月后,以摧枯拉朽的声势击溃民进党,拿下高雄市长,还带领国民党回到近年来罕见的高峰。 

高雄人为什么在当时根本不在乎韩国瑜说什么,就是要把票投给他?有人说,是因为民进党执政太久让人疲了;有人说,韩国瑜有一种不同于传统政治人物的特质,让人期待;也有人说,反正只是个地方首长,就让韩国瑜做做看。不过,福兮祸所伏,当时备受高雄人爱戴的韩国瑜显然错解了选民的意向,以为他怎么做怎么说,选民都会照单全收。他选上高雄市长之后随即大剌剌地走进香港中联办,不到两个月后竟又贪婪地起心动念选总统,最终不但带著国民党撞上冰山,就连好不容易挣得的市长职务也遭到罢免。 

重新回顾韩流在台湾社会从暴起到暴跌的过程,有几项启示:第一、台湾的选民从来都不吝于给政治人物机会,特别是在地方选举,选民的政党成见很淡薄。第二、任何政治人物都应该居高(安)思危,选民对政治人物的爱戴与授权,随时都会收回。第三、政党攻防总认为“气势”很重要,不过,从2018到2020的两场选举是一个很大的反证,如果不是2018年的韩流气焰如此嚣张,不会让国民党误判形势,最后反而在2020年败得如此彻底。 

“删Q”罢免案如火如荼,各方的合作其实是建立在几项假设之下:包括新选出的党主席朱立伦太需要这场胜利来证明自己,在地的台中黑派把此役当成夺回立委席位的提早决战。最重要的,对国民党而言,“删Q”成功之后势必能拉抬两个月后的公投气势,也将衔接之后的“林昶佐罢免案”,若再与明年底的地方首长选举连成一气,继续维持九合一选举的优势,2024政党轮替就有望了。 

不过,罢免是一种“被设定议题的负面动员”,与其说这是一场蓝绿对抗,还不如说这是一场25%罢免门槛的冲刺赛,过程中真正考验的是在地台中黑派的动员力。所以,若陈柏惟最后仍遭到罢免,它的政治效应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评估: 

第一、这当然是黑派的胜利,不过,黑派的胜利未必是国民党的胜利;在蓝绿各自操作下,民进党力挺陈柏惟,国民党支持海线黑派,这刚好继续深化“派系黑金”等于国民党,国民党等于“打压年轻人”的刻板印象。从高铁加开投票当日学生优惠票,随即遭国民党指控是要帮陈柏惟助拳,显示蓝绿早已在派系与年轻人之间选边站。 

第二、陈柏惟获得正副总统及大批民进党立委大力声援,他早已是过去一个月以来曝光度最高的立委,加上通过罢免的票数很难高过陈一年多前当选的11万2839票,陈柏惟届时将无可免地成为一个“悲剧英雄”,也连带地使得陈柏惟所属的基进党获益。罢免原是要惩罚不适任的民选公职,但畸形的制度设计却导致被罢免者注定成为一个“胜利的失败者”。 

第三、这一次的“删Q”行动里,主导的台中黑派,配合的朱立伦党中央,以及在一旁声援喊烧的蓝营支持者,三方虽以“罢免陈柏惟”为共同交集,但其实都是用对外斗争来掩盖内部路线矛盾。这种战斗蓝的鹰派思维,与当年的韩流风潮并无二致。 

三年后再看“韩流”,那显然是一场“赢了一场战役,输掉整场战争”的政治狂潮。如今,“删Q”罢免案到底是整场战争?还是一场的战役?或甚至连战役都称不上?蓝绿两党在卯力攻防之馀,倒是应该仔细地想一想。

(全文转自上报陈嘉宏专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