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干五小粉红和毛左的来源

新年之后的新闻多,是很少见的现象。哈萨克斯坦大动乱,是现在中国网民关心的大事件。苏联解体以后最顽固的前加盟共和国,哈萨克斯坦第二,就没有第一了。积蓄多年对专制政体的愤怒,借着石油涨价爆发了,形势就像一九八九年的中国。

还有一个没引起大家关注的新闻,就是在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在西方的自信膨胀气氛中写了一本书的弗朗西斯·福山,书名叫做《历史的终结》。他曾经热度最高,是王岐山、习近平最喜欢的学者。最近他写文章承认,他当年估计错误,没注意民主可能衰退,新生民主可能倒退,连美国总统都承认全球民主在衰退。

和许多美国学者缺乏常识一样,历史居然能够终结?他上学时哲学课及格吗?这和许多学者不知自己国家的历史,声嘶力竭高喊和平、理性、非暴力,有得一拼。但福山先生拥有美国人的一项优秀品质,就是勇于承认和纠正自己的错误,一点儿也不害臊。这个值得大部分中国人学习。

福山教授正确地指出了民主衰退的几个重要原因,包括金钱对政治的影响和掌控越来越强。但他可能没注意到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和苏联相比,中国共产党更懂得忽悠人,让那些人群起而攻击共产党的对手,包括渗透学者、科学家来忽悠老百姓和政客们。近年来疯长的自干五和小粉红,就是这一政策大发展的结果。甚至结合网络公司和黑客,给人类思想造成大混乱,进而导致民主退潮。

中国由于信息封锁和言论镇压,愚民的比重本来就很大,加上美国资本家大力协助下,经济增长带来富裕阶级人数的增加,愚昧人群的数量也大幅度增长。这不到百分之五的所谓在中国的中产,就成为自干五的主要来源。不像五毛是骗政府钱的小鸡贼,自干五是不用给钱就自己甘愿昧良心说话的人。既然千里做官只为钱,我们不要钱就昧良心,应该没毛病吧。

为了钱昧着良心说话,还算是有理由,可归入“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共产党式的翻译。那幺小粉红都是什么人呢?一肚子白菜帮子还帮人家忽悠,有病吧?所有的人类社会都有上智下愚,愚公移山那个愚。刚吃饱肚子就洋洋得意,还不缺乏捧官方臭脚的小鸡贼。这样的愚民式的狡猾,也是一部分小民的生存之道,既可怜又可恨。

和他们不同却有些重叠的,就是俗称的毛左了。毛左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不傻,知道是谁在欺压和剥削他们。胆大的少数人成了维权人士和民运分子,那离进监狱也就不远了。大多数人既想反抗又怕进监狱,就和毛主席他老人家学了一招,叫做打着红旗反红旗。和世界上所有原教旨主义者一样,打着老毛的旗号,利用他老人家的只言片语另作解释。你共产党不能不要老祖宗,那你就拿我们没辙。

历史上每次成功的反抗,领袖都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就连大诗人都懂得“射人先射马”。但是没有那即聪明又胆小的大量毛左,没有所谓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应,也就只能停留在水泊梁山的档次了。所以除了民运人士,毛左是最让小习书记头疼的一群人了。我们从来不把他们和自干五、小粉红看作一样的人。

我们不是没有敌人。区分敌我和朋友,包括潜在的朋友,是政治智慧的具体表现。五毛和高一个档次的特务们的重要工作,就是混淆敌我和朋友,挑动群众斗群众。从古代到文革,到现在和将来,这是个规律,也是从事政治斗争和革命的必修课。不要指望低智慧的群体懂这些,所以领袖群体是革命成功的关键。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