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道化,民间恶质化,中国前途堪虞

网上流传一个消息,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发生恐怖杀人事件。该院护士部副主任庞灵将院长刘天戟杀死,割下头颅后跳楼自杀。

“女的是护理部的副主任,离婚后,找了三院脑内科主任,把人家庭拆散了,然后又结婚了,生了个孩子。去武汉抗疫,和院长好上了,回来就又离婚了。这回发现院长又有别人了,杀了院长后女的跳楼自杀了。”

早前我看到一个视频,有个男人提著一个人头,在马路中间来往车阵中大摇大摆走。后来有消息说,那是一个船员,因与船主争执,把船主杀了,割下脑袋提著扬长而去。

十月十七日,上海浦东一间饭店男厨师长疑因工作纠纷,残忍斩杀女店长,行凶后更割下死者的头颅,直接放在饭店的柜台,当时死者头部还在滴血。

今年六月七日,上海复旦大学爆出教师持刀割喉杀死数学学院党委书记;七月七日,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的一名海归博士,将上司割喉杀害。十月二十四日,福建莆田一农民因建房纠纷杀邻居一家,致二死三伤。

至于那些出于仇视社会,在街上无目的逢人便斩,或到幼儿园小学砍杀无辜孩童的恶性事故,更不知有多少了。网上有人兜售一种围脖,据说可以防止割喉,社会有需求,市场有供应,平日压迫百姓的党官,应该买定一个防身。

从残暴仇杀,到无目的行凶,再到杀了人还要割下脑袋来,没事人一样通街走,这是什么性质的“进化”?杀人有可能是一时冲动,莆田农民被迫害太久,求助无门,以命抵命;但杀了人再斩首,这是冷静的预谋,不割下脑袋,让对方死无全尸,不足平心头之恨。

这不是个别的事件,在今日中国接二连三出现,证明这个社会病了,中共病得很深,中国人也病得不浅。

我们见过杀人新闻,几曾见过杀人又斩首的事情?中国传统小说《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里,才有这种残暴非人情节。我见过的历史图片中,有红军西路军军长政委被军阀马步芳俘虏,枪决后砍下脑袋排在城墙上示众。文革中暴力事件普遍,也没听说过有杀人后再砍脑袋的极端事件。

这是什么世道?在自诩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中国,竟有如此野蛮无人性的行为频繁出现,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一个社会的沦落,是从文化的沦落开始的。记得余英时先生说过,中共最大的罪恶,是糟塌了中国文化(大意如此)。

社会暴力横行,因为世上没有道理可讲了。有道理讲的地方,在官方来说,是有真正的法治,在民间来讲,是有传统的伦理道德。人有两个为人处世的闸门,在外是法律,在内是良知,法律废弛了,如守得住良知,人仍可以不逾矩。人要杀人越货作奸犯科,一定是内外两个闸都大开,人性被丢弃,兽性大发作,那时天理人伦泯灭,什么恶心刻毒的事都干得出来。

大陆接二连三发生杀人斩首的恶性事故,显示不但中共党在败坏,整个社会也在败坏中,中共党的黑道化,导致社会的恶质化。中共以谎言和暴力治国,订下种种恶法,不是用来管制政府,而是用来压迫人民。为了党的利益,暴力变成合法统治工具,政府的暴力无所不在,无所不用其极,民间暴力也有样学样,没有底线。

世上没有道理好讲,没有法理人情,有事临头,有钱的收买官员打通关节,利用权力摆平,没钱的只有哑忍,一忍再忍,忍无可忍,唯有以暴力同归于尽。

中共黑道化催生社会恶质化,社会恶质化又加深中共黑道化,野蛮对野蛮,凶残对凶残,往罪恶深渊一起沦落。中共在位,暴力镇压不可免,中共不在位,天下大乱不可免, 中国之未来,大灾难不可免——活在当世,大家都要做最坏的打算。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