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酿悲剧!51岁男就医延误 无法治疗去世

自中国陕西西安封城以来,陆续传出慢性病患者无法获取药物,民众无法就医去世的悲剧。1月7日,有患者家属透露,患有高血压的父亲因无法获得降压药物,病情加重,其后又遇到等待入院申请延误就医的问题,最终父亲不幸病逝。此等情况正如前中国财新调查记者、现独立媒体人江雪在《长安十日》中所描述的那样:“在这荒谬的城市,只要不是死于病毒,就不算死亡。”

1月7日,家住西安市阎良区武屯镇东孙村张斌(化名)告诉陆媒顶端新闻,他的父亲张力(化名)因高血压病情加重,在12月23日从西安新城区八府庄小区返乡,回到东孙村家中休息,并开始居家健康监测。

张斌说,在12月26日管控期间,患有高血压的父亲曾向防疫人员求助,每日服用的降压药物快用完了,询问对方是否可以出门购买或找人帮忙送药,结果遭到防疫人员以疫情严重无法购买为由拒绝。

据张斌透露,12月29日晚上6点40分,他的父亲张力因高血压昏迷摔倒,但是因疫情管控原因,住处的大门贴有封条,张斌的母亲只好与村委会主任取得联系,对方帮忙拨打120急救电话。当天晚上7点20分,张力被送到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但因父亲属于返乡隔离管控人员,“医院方将需要急救的父亲拒之门外,直至救护车上的母亲发现父亲唇色发紫,到了(晚上)8点左右,这才让我的家人(将父亲)推至急救室治疗。”张斌说。

据报道,张斌表示,进入急诊室后,他的父亲在做头部检查也需要针对返乡人员身份进行申请,耽误了不少时间。

据阎良区人民医院2021年12月29日晚上10点36分出具的诊断报告显示,医生对51岁的张力的诊断意见为“脑干出血,高血压”,治疗建议包括“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向家属告知病情危重”等。

张斌说,“因为摔倒当时脑干已经出血9毫升,医院表示无法救治。”12月29日,张力被救护车送回家,张斌回忆说,被送回家的当晚,父亲十分痛苦,一家人在张力床边的每一秒都是倒数。

12月30日凌晨1点08分,张力在家中离世。张斌一家人认为,监护人员的不作为与医院的冷漠让他们感到心寒,“如果能早些买到降压药或许父亲就不会突发高血压摔倒,如果早些了解父亲病情并对接定点医院或许就能及时就医,如果进医院抢救及时或许还有生的希望。”

张斌还表示,家人多次向当地区政府、村委会等部门反映,并没有得到相关回应,“他们不承认我父亲的离世与管控不当有责,就连救护车来接诊时看到家中门上的封条,都要我们出示核酸检测报告才能将父亲接走,严重耽误了父亲的抢救进度。”张斌说。

张斌曾拨打西安市长热线投诉,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耽误父亲的抢救。12月30日,院方给张斌打电话,要求其撤销相关投诉,并称其父亲去世与医院无直接关系。隔天,张斌再次与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取得联系,院方称已经将该情况上报相关部门,如果有任何疑问可以走司法程序。

1月7日,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针对此事回应顶端新闻称,“等西安解封了再来采访”。

张斌一家人仍无法接受张力离世的事实,没有立即安葬张力。据张斌透露,父亲去世后的一天深夜,曾有村里的工作人员前来要求张家人以申请贫困救助等方式,将张力尽快下葬。

1月6日,村里的工作人员又交给张家人一份《西河组关于张力病故安葬的民意调查书》,该调查书中写道:“西河组全体村民希望张力家属顾全大局,2天内尽快安排下葬事宜,以保一方平安。”

网友得知张斌一家人的遭遇后,纷纷留言表示:

“草菅人命呀!”

“不知道还有多少此类事件,造孽啊!”

“该给人家降压药得给人家啊。高血压的人得天天吃药这是常识!”

“这次不是民营医院了,还能赖给资本吗?”

“可气的是医院给他打电话不是安慰,而是说这事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可以走司法程序,村委会深夜偷偷去他家,让赶紧把人下葬,然后可以给他申请村里贫困补助!!!”

“去买降压药会对疫情造成什么影响啊,这就是一刀切,官员不作为。”

“其他村民有什么权利决定人家该不该安葬?”

“我不明白🙃他们不想让群众出门感染新冠,只希望大家安安静静死在家里吗?”

“不允许病人求医的需求触碰防疫“政策”、对上访者进行拦截拘留判刑的“政策”,两者联系起来看就明白了。”

另有类似经历的西安网友说,“我爸也是买降压药和治疗甲状腺癌的药,出门买药被赶回来说只有通行证的人才能去街上,县城的社区也没人帮忙买药,无奈之举,只有偷偷问一个医生朋友借了个通行证才买到了药(虽然疫情期间这是不对的),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不想我爸爸有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