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疑遭男友长期“精神控制”服药轻生脑死半年后去世

去年12月,陆媒披露北京大学学生会副主席牟林翰长期精神暴力同校女友包丽(化名),导致女方服药轻生,长期身处重症监护室事件引发轩然大波。该事件近日发生新的进展,据大陆媒体周日(12日)报导,包丽于11日中午在医院去世。

据大陆澎湃新闻报导,包丽的妈妈表示在包丽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期间,她一直租住在北京,照顾女儿,此后因疫情原因,医院禁止家属进入重症监护室探望,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院方通知女儿死亡的消息。

包丽妈妈称“如果不是遇到牟林翰,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包丽妈妈说,在包丽轻生到住院期间,半年多时间里,牟林翰除了此前交了一点医院的治疗费用外,一家人不闻不问,“从未有过联系。”

她还表示,自去年11月份向北京警方报了案,到现在仍然没有等到警方的通知,但她不会放弃追究牟林翰法律上的责任。

南方周末曝光的“不寒而栗”的爱情

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题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被曝光,内容由包牟二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报导北大法学院大三女生包丽疑受学长男友、北大政管学院大四学生、北大学生会副主席牟林翰长期的“精神控制”。包丽在同年10月9日服药轻生陷入昏迷后,被医院判定为脑死亡,就没能再醒来。

南方周末的报导指,包丽轻生前,其男友牟林翰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术等要求。

网传包牟二人微信聊天截图。
网传包牟二人微信聊天截图。(图片来源:网络)

牟林翰因为包丽曾谈过恋爱且有过性经验,不断放大这些问题,要对方为他“放下一切尊严”,“给出全部的爱”,牟林翰之后叫包丽“狗”,逼包丽叫他“主人”。并让她在身体上纹“我是牟林翰的狗”,通过贬低她人格的方式,施行彻底的控制。 

牟林翰针对包丽妈妈指控以及陆媒的报导向澎湃新闻回应,指女友包丽轻生后,他接受过警方的问询。以“目前警方已经结案”“我不明白什么是精神控制?”回应。

牟林翰来历引发广泛猜测

牟林翰所就读的北京大学学生会2017年5月24日曾在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显示牟林翰就读北大行政管理专业,曾是北大学生会第34届执委会副主席,为2015—2016年度北大“三好学生”,曾于2016年至2017年任北大学生会体育部长和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学生会外联部部长。

在包丽轻生后,不少网民在网络起底牟林翰,众说纷纭。有指其升学过程中有违规操作,也有人指其曾自称“我就是不爱学习”,“风采展示主要靠脸”等,暗示其有背景。还有网民称其父亲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山东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牟毅。不过,上述说法均未获得证实。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