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5岁少年反抗刺死霸凌者 被判8年终出狱

2014年4月30日,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瓮安县一名15岁的初三学生陈泗翰,与同龄学生李某因为买早餐发生冲突,被李某等同龄学生8人拉到一条狭窄的巷子里殴打,为了保护自己,陈泗翰拔刀反击,不慎刺伤李某致其死亡,而陈泗翰也因此被判刑8年有期徒刑。2020年8月25日,现年21岁的陈泗翰终于被假释出狱了,陈泗翰的父母始终认为儿子是 ” 正当防卫 “,很多网友也指责法院的评判太过双标了。9月25日下午,贵州瓮安法院就舆论发出通报称,将组织人员对此次事件开展工作,相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通报。

6年前,陈泗翰像往常一样出门买早餐,却在排队时被排在他前面的男生连踩了几脚,可是陈泗翰并不认识这个人,也不明白对方为何找他茬,后来才知道此人就是本校有名的“校霸”李某,经常随机打人,以此树立“权威”, 而自己也只是被选中的一个。

当时陈泗翰还质问过李某“为什么踩我”,但是李某却回答“我喜欢踩”,而且还招呼旁边的七八个人也围上来一起打陈泗翰,直到食堂阿姨斥声阻止,他们才散开。等到陈泗翰买好早餐坐在位置上时,李某又过来说让他放学后等着,还往陈泗翰的早点里吐了一口唾沫。

第二节课下课,李某及同校的10多人找到在教室门口的陈泗翰,一群人在走廊里拳脚并用,对陈边推边打,一直打到厕所。殴打持续了十几分钟,其间李某多次问陈泗翰服不服,不服就单杀。中午放学后,李某又拦住陈泗翰,故意用脚踢、辱骂、甚至用刀威胁的方式来挑衅。临走前,李某指着陈泗翰说下午还要打他。

案发当晚,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案发当晚,医院对陈泗翰下的病危通知书(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本来下午放学陈泗翰是准备和高三的表哥一起回家的,但没想到当天初三提前放学,陈泗翰被李某等人拉出教室带到学校附近的一条没有监控的小巷道里。为了保护自己,陈泗翰只有拔刀反击,两人互砍之后均负伤后离开。当晚,陈泗翰的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的胸片报告显示左肺被压缩约75%,经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为重伤二级,而李某因为重伤不治身亡。

两个多月后,县检察院委托贵阳医学院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对陈泗翰再次鉴定,结果改为:左肺压缩约50%,属轻伤一级。学校也开出了李某“在校表现良好”的证明。最终法院一审判定,陈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赔款15.2万。由于情节比较严重,监控摄像头也没有记录到画面,目击者的证词无法作为整个过程的犯罪依据。但是一审法院也同时认定,本案的发生,是被害人李某主动挑起事端,被害人有明显过错。

在之后的多次调解中,即使陈泗翰的父母向李家下跪道歉,希望求一份谅解书,因为这关系到陈泗瀚的量刑。但李家始终不肯见面。李某的父亲只回复了一句话:“反正我家的死了。”

二审上诉时,陈泗翰提供了陈泗瀚的医院检查报告、全身是伤的照片,以及四中学生请求法院轻判陈泗瀚的联名信。这封联名信是一审判决后陈泗瀚的同学自发写的,共有56名学生签字按手印。信上说:“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人犯,他曾经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同学,更是这起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一个需要你们保护的受害者。”但是二审没有开庭,直接维持原判。

陈泗翰的父母始终认为儿子是“正当防卫”,并打定主意要申诉到底,还孩子一个公道。但是这条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2018年陈泗翰的律师林丽鸿到瓮安县法院要求查看庭审录像时,被告知没有录音录像。而庭审笔录是在看守所里签的字,没有监护人在场,程序不合法。

今年7月,有媒体记者曾联系过李某的父亲,但他拒绝了采访,并放话说等陈泗瀚出狱后要报复他。而且他始终不认可陈泗瀚是“正当防卫”。

8月25日,今年21岁陈泗翰出狱,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他本该和其他同学一样上大学。陈泗翰虽然入狱,但是他还是在这6年里考取了法律专业的大专文凭,也曾有过重新读书的想法,他写给自己律师林丽鸿的信中说,“至少我还不想浪费掉这寒冷的年华。”

此事被曝光出来在网络发酵,很多网友对于陈泗翰所遭受到的经历都表示无奈和愤怒。有网友表示:“对霸陵者毫无制约之举,倒是治理对反抗者游刃有余!”也有网友对比近期的其他案件称:“大连男孩奸杀11岁女孩却因未满14周岁只劳改几年,而这次就因为满14周岁,正当防卫也要被判8年!所谓的公平正义真的讽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相比這個案子,再看之前幾個14歲的畜生把女生拉入厠所強姦刑罰僅僅是被要求去特殊學校教育,簡直覺得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