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走出舒适圈” 华裔二代移民的成长心得

提及“ABC”(在澳洲出生的华人)或少年时就随父母移民来澳的华人,您可能会觉得他们的位置较为“尴尬”: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却与西人有着外观上的差别;外观像中国人,内心和言谈却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有诸多不同。但若走近这些“移二代”,仔细倾听他们的心声,会发现事实并不像外界流传的这么“尴尬”,只要敢于打破旧观念的桎梏,无论是在中文圈还是英文圈都能游刃有余。

Jefferey Yang出生于中国,12岁那年随母亲来到澳洲;如今已逾弱冠之年,于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攻读高等数学与精算专业(Advanced Math Combined with Actuarial Study)。他虽只是华裔移民二代中的普通一员,但一路走来也有不少酸甜苦辣的故事与对新移民及留学生的建议。

融入英文环境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尽管不少华人认为留学早的小孩不怕语言关,但其实每个孩子在适应英语教学前都必有一段艰辛之路,实际过程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顺理成章。

Jefferey对《看中国》报表示,在他正式进入中学前读语言学校的那段时间里,自己的英文几乎是所有外国学生中最差的,甚至还因此一度遭同学冷落。然而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当年冷落他的不是印度、意大利或日本同学,而是自己的同胞──来自中国的同学。他半开玩笑地说道:“反而是中国学生内部存在‘歧视’。”

他还强调,即使从12岁就一直在澳洲读书,高中毕业时英文水平也未必达到本地水准,这取决于上学期间是否抱团。“假如所读的中学有很多中国学生,那真的很容易一下课就跟中国学生扎堆讲中文,这样就少了很多练习口语的环境了。所幸我当时读的学校没有这种抱团现象。”

Jefferey 说:“刚开始读语言班时英语几乎没明显长进,进入中学后英语才开始纯熟,因为无法逃避,身边太多本地人,即使是华人面孔,很多也都是ABC。遇到华人同学时,第一句话如果说英文,后面就一直用英文聊天。”

后来Jefferey很快融入了澳洲校园生活,积极参与足球比赛以及英语辩论,有次辩论还夺得亚军。步入大学后,尽管身边中国留学生增多,但他的朋友圈仍基本都是西人。

在如何尽快融入澳洲方面,他表示要拿出破釜沉舟的决心,并尽快摆脱舒适圈:“大学里见过不少中国留学生抱团组队的现象,原因主要是讨论group assignment(小组作业)时都讲中文比较方便,但这样并不好,因为时间一久就会形成依赖。”

新南威尔士大学
新南威尔士大学(图片来源:维基百科/unsw.flickr/CC SA BY 2.0)

对于打算移民澳洲的留学生或打工族,他建议适度地逼自己一把:“即使雅思已经通关,但不代表你能从容地在职场上与西人打交道,尽量把自己‘放在坑里’,少留退路、少依赖讲中文的环境,尽量多待在讲英文的环境里。”

Jefferey还鼓励留学生多参加课外活动,即使只是做无偿志愿者或不打算以后留在澳洲。他本人目前在利用课余时间教数学,疫情封锁前做家教,近期则为许多中小学生线上补课。去年疫情大流行前,他也曾在银行实习过一段时间、在韩国烧烤店打工两周、无偿照顾残疾儿童、在悉尼复活节嘉年华现场做志愿者等,这些都是帮助融入澳洲社会的好机会。

在中澳朋友圈都不觉尴尬

当被问及是否会觉得中英文圈两边都觉尴尬时,Jefferey笑称“一点也不觉得”,并表示两边的朋友都能接纳自己。他进一步解释:“像我这种身份的人挺多的,不少华人年龄很小就来澳洲了,或者自幼出生在澳洲。尴尬不尴尬与肤色无关,而与是否认识对方有关。”

他还强调身边几乎没有种族歧视,自己和不同肤色的同学相处很好,也已加入澳洲国籍。另一方面,尽管当初来澳时只具备小学中文水平,但在澳洲期间他也一直在读中文小说并深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因此在与华人用中文聊天时并不觉尴尬。

悉尼唐人街
悉尼唐人街。(图:看中国)

“来澳洲后,我读过《明朝的那些事》、《盗墓笔记》等网络小说,以及中国四大名著原文,还有《世说新语》等古文。刚上大学时,我还写了一篇文章投稿给中文媒体,纯中文写的,他们刊登了。我曾经也给澳洲本地中文媒体写过新闻。”

当被问及“在澳洲长大的华人是否有必要更深一步学习中文”时,Jefferey回应称“加强中文是好事,学个外语总比不会强,有些工作场所用得上。可以考虑加深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理解。中国古代史上很多故事真的挺有趣,有时跟中国人聊天时你也能明白对方说的某个成语是什么意思、它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边工边读不易但也要走出舒适圈

Jefferey即将毕业,因是双学位,所以需至少读4年。目前他尚未确定是否要读荣誉学士(honour),倘若如此,须花总共5年时间读完本科。Jefferey不仅学业负担重,还要打工授课,双重压力下已相当不易。可即便如此,他也在尽力改善工作和学习状态,争取更大限度摆脱安逸。

他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身边曾有人羡慕自己是精算专业学生,而他本人却对此不以为然:“很多人说学精算的都是高智商人才,其实每个职业听上去都觉得高大上,同行之间对比后就没觉得多么厉害。比方说大家都羡慕医生这个职业,但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医生一抓一大把,行业内竞争还是挺大的。精算也是如此。”

未来寻工之路漫漫,即使已赢在大学起跑线上,Jefferey仍对日后有无稳定工作感到一丝担忧。目前他计划未来从事跟数据分析有关的工作,亦将努力考取精算师证;同时不会放弃目前教数学课的兼职工作,一方面是因为喜欢,另一方面是想多个保险。

他进一步解释道:“澳洲没有什么‘铁饭碗’,我还是要多点危机感。现在给学生上网课的收入能满足基本衣食住行。因此现阶段我会一直坚持教课,尽管时间已几乎排满。”

Jefferey不仅正在为自己准备重重“保险”,也胸怀鸿鹄之志:“不排除去加拿大、美国看一看的可能性,如果疫情届时能结束。此前早已想过看看美加跟澳洲对比起来如何,看看北美的工作环境怎样,我是蛮愿意去那边体验工作的。当然,我也很喜欢澳洲。”

作为澳洲公民的感言

Jefferey的母亲当初通过工作签证来到澳洲,后获得PR(永居),目前母子二人均已入澳籍。他表示为自己能成为澳洲公民而自豪,并称最想感谢的是澳洲友善的人际交往环境。

“因为从小家境不差,所以澳洲的物质方面不是最吸引我的点,我认为这里最值得珍重的是安全、友善的环境──澳洲人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

他还表示,每个渴望移民澳洲的中国人动机虽各有不同,但可能都想给自己“多个保险”,因为对中国的环境不满意,万一以后中国出什么事,至少在澳洲能有个家。

最后他建议新老华人移民不必太过在意目前澳中之间紧张的关系,因为“澳洲政府强硬的态度针对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人,政府跟百姓之间是有距离的,不像中国媒体煽动的那样。”Jefferey同时也呼吁无需刻意渲染种族歧视,因为他认为澳洲的种族歧视并不严重。

Funding for the above “From China to Australia” project has been provided by the NSW government.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2 评论
  1. Serena Lau User Says

    Can I ask him something privately? Does he still teach high school students?

  2. 搞笑 User Says

    多是你们一帮台湾香港人歧视大陆背景的中国人,还好意思说?搞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