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不如制裁检控!

1989年6月4日,六四事件,天安门大屠杀,死伤无数;之后,香港、澳门、台湾、以至欧美各地的华人社区,每年都有悼念死难者的活动;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卅一周年,傍晚,有香港市民推倒了中共香港特区政府设置于港岛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维园)足球场的围栏,走进足球场。 

大约晚上八时,参加者站满各个足球场,但人与人之间,保持一至两米距离,比往年疏落,人数明显不及过去数十年,应该是有史以来最低。然而,在场的年轻人,人数明显不跌反升,可能是因为香港经历了一年(2019年)的“反送中”示威,这次集会出现了更多“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香港独立”等不同的标语和口号,仿佛标志著两场相隔30年的政治运动,汇聚在一起。集会人士带上蜡烛,举起“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等标语,为北京八九学运遇难者默哀,估计现场约有一万人。

明显当晚是“非法集会”,纵使非常和平,纵使已经顺利地办了卅年,犯法市民超过一万,如果林郑政府坐视不理,颜面何存?如果中共坐视不理,颜面何存?所以,其后,香港警方刻意选择了身在现场的其中廿四名少数市民,加以拘捕和控告(公诉),枪打出头鸟,他们都是站得最前的民主派人士。

2021年5月6日星期四,特区法院向首四名被告宣判,黄之锋被判监10个月,岑敖晖被判监6个月,袁嘉蔚与梁凯晴被判监4个月。其馀廿名被告的审讯,被押后至今年6月11日(六四之后)。

法庭文件指出,(2020年)六四当晚,有人将维园足球场的铁马移开,让市民进入球场,黄之锋其间曾受访,连同岑敖晖与市民合照,群众曾高叫政治口号,警方当晚曾安排封路及改道,道路交通于当晚7时半至9时受阻。虽然辩方曾求情指,集会和平有序地进行,有关集会过去多年均受到尊重,希望法庭考虑判处缓刑或短期监禁;但是,很明显,特区法院并没有考虑。

2021年5月7日星期五,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John Blinken)在推特(Twitter)发文,对黄之锋等人被判监,表达关注与不满,认为黄之锋等人,只是和平行使应有的自由和权利,不容无理检控与收监,要求特区政府和中共,尽快放人,并表明“美国会与香港人同行”!

Anthony(布林肯),虽然这是你作为美国国务卿的例行公事,虽然只是轻描淡写,虽然异常低调,也惹来中共和特区政府的强烈反驳和谴责,实有“此地无银三百両”之嫌,为此,笔者也不得不严肃谢过!Thank you!

但是,要求放人,雷声大,雨点小,作用不大!“肯定不放人”不用说,试想想,今年六四快到,难道特区政府就会因为国务卿你要求放人,就容许六四悼念晚会合法进行吗?就会因为国务卿你要求放人,就不再检控今年将会参与六四非法悼念晚会的任何人吗?

所以,如果国务卿你真的想“与香港人同行”,敬请不要再只是“要求放人”,理应同时警告中共和特区政府(尤其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无论中共和特区政府如何定性今年和未来的六四悼念活动,合法也好,非法也可,都不得再检控未来任何一个在香港参与六四悼念活动的市民,可以吗? 

例如:相信今年也将会有一万人到维园出席六四非法悼念晚会,如果香港律政司司长胆敢检控任何一人,美国必须立即提出“反制措施”,加重制裁郑若骅、林郑月娥、骆惠宁、甚至是李克强和习近平等“人治领导”!可以吗? 

美国不但应该自己提出制裁,还应该呼吁所有盟友(欧美多国、日本、韩国和台湾等)加入制裁,可以吗? 

这是我的梦想,也是香港人的梦想! 

如果梦想成真,相信会有更多香港市民,安心出行,安心参与今年在维园举行的六四非法悼念晚会,以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对当年天安门大屠杀的死难者,仍有一点惦挂和尊重,以慰数千名(较美国九一一袭击更多)死难者在天之灵!可以吗? 

要求释放,不如制裁检控!Anthony(布林肯),可以吗? 

香港人,加油!今年六四非法悼念晚会见,谢谢!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