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世界通用语言的历史推演及形成

一种语文的发展往往会随著时间的推移渐渐被影响或重塑;英语在过往数世纪当中亦受到其他语言的影响,注入了新生命产生了新的型态。许多说英语的人都知道拉丁文和德语是两个对英文最重要的基础语言;然而绝大多数人却不清楚法语对英语的影响也是相当重大。

以台湾的国立大学外国语文为本科的我,受过严格语言学养的训练,外文系专业分类属于语文学家Linguist,而历史文化和语言文学是不可分割地紧紧相扣在一起;语文的演进背后的故事往往不是血腥的争战侵略、夺权并吞,就是天灾人祸的逃亡大迁徙;英文这个世界通用语言过去的形成和历史演变路程,其背后故事细节亦不外乎于此,而这一切也都记录在语言之中了。

大家都知道许多欧洲人都能够轻松掌握好几种语言,是因为他们更聪明?其原因是他们的语言属于同一个语言祖先脉系,称为“印欧语系”,所以这些语言就是同根同源,其本身就有许多的相似性;这个“印欧语系”几乎囊括了所有欧洲国家的语言,其中的日耳曼语族、凯尔特语族、意大利语族是印欧语系的三大派别,都是英语的直系上溯语言,其中以日耳曼语对英语的影响最大,因此英语可定义为日耳曼语系中的一支。

学习英文
示意图(图片来源:Piqsels)

英语既然是在英国形成的,那么故事还得从英国这块土地上最早出现的语言说起;目前在英国发现的主要的最早人类是凯尔特人Celt(也译塞尔特)。公元前2000年,凯尔特人生活在欧洲中部,然后逐渐向四周扩散,向西就来到了不列颠岛,带来了凯尔特语。这时的不列颠岛还完全没有国家的概念,只是片土地。来自欧洲中部的凯尔特人在此生活繁衍了几百年,此时在欧洲南部发迹的古罗马人逐渐强大起来,建立了罗马帝国,他们也向四周侵略征服,也向西北来到了不列颠岛。

文明先进的古罗马人在不列颠岛南部建立了不列颠尼亚行省,带来了官方语言拉丁语,以及农业、城市规划、工业和建筑等。古罗马人征服和统治期间,和先来的凯尔特人展开了多次战争冲突,由于古罗马人需要大量士兵作战,引入了外籍来自北欧的日耳曼人的一支,称为“盎格鲁.撒克逊人”作为雇佣兵;如此“引狼入室”,在古罗马日渐衰败的同时,不列颠岛上的日耳曼人逐渐强大起来,成为定居不列颠岛的第三支外来民族,也给不列颠岛带入了日耳曼语。

英国的土地上,移入民族自凯尔特人、古罗马人至北欧的日耳曼人,带来了语言先是公元5世纪前的凯尔特语和拉丁语在不列颠岛上通行;古罗马人引入的北欧日耳曼民族,分三个主要部落方言为“盎格鲁”Angles、“朱特”Jutes及“撒克逊”Saxons,这三种日耳曼部落方言的组合就是“盎格鲁撒克逊”语。

此时起源南欧的古罗马亡国后,不列颠土地上就是起源北欧的日耳曼人和起源中欧的凯尔特人继续争战;最终日耳曼人占领了大部份土地,建立诸多王国,其中以盎格鲁Angles分支的人最为强大,他们的居住地Land of the Angles,古英语谓之Englaland,他们使用的语言叫做Englisc,这也就是English英语这个名词的起源了。“古英语”脱胎于大约公元450年,经过了三个民族的文化洗礼,自此古英语在不列颠岛上成为主导的语言,在这片土地上融和成型而继续演化。

语言学习
示意图 (图片来源:Piqsels)

而当时的凯尔特人被强悍的日耳曼人驱赶到了今日苏格兰、威尔士、爱尔兰等地方,自此凯尔特语逐渐淡出英格兰,但仍有部份融入了古英语。同时,古罗马虽灭亡,昔日的强大导致他们的拉丁语早先就融入了日耳曼语之中,后期随著基督教的发展,拉丁语又二度融入为古英语作进一步的塑型演变。

日耳曼人定居不列颠岛几个世代也成为地道的不列颠人,诸多王国统一成为英格兰王国。公元1066年,法国诺曼地公爵威廉征服英格兰The Norman conquest,此历史事件对古英语造成了相当巨大的冲击。

当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诺曼地公爵Duke of Normandy,征服英格兰入主成为英格兰国王,法语开始在王室和贵族阶层盛行,并逐渐的融入古英语当中;当时的人们认为使用加了法语的中古英语是一种高贵身份的象征,法语也成为政府行政的官方语言,此情此景持续了三百年,原本的日耳曼古英语被贬为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用语,在英格兰英法这两种语言并行了若干馀年;由于英语在这段时期的卑微地位,这语文反道是在民间自成一格的发展成为一个语法简单的通俗语言,这个诺曼地征服的文化入侵,对古英语造成了相当的激变;此时的古英语融入了大量的法语,也因此走进了“中古英语”的时期。

学生 学习 地球仪 思考旅行
示意图。(图片来源:Piqsels)

在现今英格兰正式的文献及记载可以显示,诺曼人征服英格兰后,古英语先是逐渐的被拉丁文所取代,接下来再大幅度的被诺曼语所覆盖,书写的古英语在十三世纪前已不复存在。

15世纪开始,随著英国的逐渐强大和出版业的发展等因素,英语已经变得相对稳定与现代英语十分相似。经语文学家整理归纳,在诺曼人占领时期,约有10,000法语单词被并入英文,这些法国辞汇分布各个不同领域,从政府内外行文和法律章节程序,到艺术和文学等,其中的四分之三仍延用于今日。现今的英语辞汇有超过三分之一是直接或间接源自于当时注入的法语,据估计,一个从未学过法语的精通英语的人已经拥有15,000法语辞汇。

随著文学作品的增多,人们四处游历,文艺复兴时期,中古英语又从拉丁语、希腊语、意大利语、德语等吸收了许多辞汇。在16世纪的伊利沙白一世女王时期的文学代表作品莎士比亚,所使用的英语,已经基本上能被现代人们所理解;不似古英语与现代所使用的英语几乎是面目全非。

随著英国海上霸主地位的稳固和海外大量的殖民扩张,英语开始被英国殖民者传播到北美洲、澳洲、非洲、亚洲等诸多地区,在演进的过程中,英语还在不断地吸收外来语来创造出国际化,同时深入各个不同领域来增强其辞汇量。

回顾英语的形成和发展过程,看似复杂,却也清晰,它始终与国家命运和各种文化息息相关。前期英国土地来了一些新的民族,新的文化,便为英语带来了新的元素;后期当英国入侵其他领土,英语便随之传播并继续融入新的当地元素。

这不仅仅是英语这一种语言的演变特点,也是欧洲大多数主流语言的共通过程,彼此交换,互相融合。只是英语的语文架构上更有弹性,使其包容性和延伸性要比其他语文要大一些。历史选择了后来居上的英国作为世界殖民霸主,四处传播英语,而英语也因此成为至今仍延用的世界通用语言。

本篇取材于多元百科,由作者林思允Suellyn Lin编纂成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