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国:数码霸权之争

在创纪录的时间内,中国已执电信设备业界牛耳,尤其是所有商战的起源——5G技术(第五代移动通讯技术)。中国电信商战的旗舰是华为公司,而美国正试图削弱它。在这场新的中美科技战争中,欧洲正在寻找自己的位置。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智慧对话”专栏节目,就此与法国《回声报》记者塞巴斯蒂安-杜穆澜(Sébastien Dumoulin)进行了交谈,杜穆澜的新书《波段的世界之战(La guerre mondiale des ondes)》刚刚由Tallandier出版社出版。在此次节目里就为大家介绍这次采访内容。

5G标准的重要性是什么呢?杜穆澜表示:人们今天没有很好地意识到5G标准的重要性,然而它是一个革命性的技术。没有很好的意识到,是因为目前5G主要与普通民众有关,有些人已经拥有5G的智能手机了,上网可以更快,下载的文件更大更快,可如果说能快速下载最喜欢的电视连续剧一个季度的全部剧集,那就是在讲故事了。在未来几年,大约到2023或2024,5G将主要为企业提供服务,工厂,供电网,供水网,运输,所有这一切都会联网5G,目前4G的情况并非如此,这一固定化技术明摆着是要融入所有的生产链,工业程序的所有环节。所以这是一个关键技术。 

5G技术又是怎样和一家中国企业——华为联系起来的呢?而且联系地如此紧密?杜穆澜认为:和华为联系得如此紧密是因为它在固定化技术(5G)发展领域是尖端企业,而且从某些地方看,在4G技术层面上,就已经是这种情况了,也就是说,今天,其实从几年前开始,世界第一大电信器材制造商是一家中国企业,他们(中国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实现了在这一技术的领先地位,现在他们利用这一优势,成为业界的引领者。 

所以今天人们感觉突然一下子,在国际舞台上,发现了华为这家器材制造商,可之前这是不能预料的吗?对此杜穆澜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说,工业界的观察家知道这家企业(华为)对于5G,对于未来网络的发展,是处于最佳位置的。导致目前情况的出现,无疑是因为在未来的电信业和移动电信业,美国,还有欧洲,对维护他们执牛耳的中心位置没怎么做提早准备。 

在书中,杜穆澜很好地描述了华为是如何试图渗入美国市场的,可每次都是铩羽而归。这是因为美国每次都使用国家安全这一约束。那么华为到底是什么?是一家与中共有关的企业吗?对此,杜穆澜指出,无论如何,华为都没能向西方的对话者证明,或是说服他们,自己与中国政权没有任何关系。这一问题导致很久以来,美国政府阻止它进入美国市场,事实上对5G来说,西方总体,尤其是欧洲和法国考虑是否限制这家企业进入自己的5G市场,因为他们怀疑这家企业和它的政府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杜穆澜在书中也提及,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美国国会提交的报告中所说的华为监视客户的说法,他表示:事实如此,令人惊讶的是这家企业受到的攻击强度如此之大,是任何一家和它一样规模的企业从没有经历过的。实在是存心要伤害它(华为),甚至想让它倒闭,所有这一切是出于故意责难。最终美国或是其他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企业(华为)的间谍行为被抓个正着,或是想损害使用华为设备的一些国家的网络。杜穆澜称:就像我说的有故意责难的意图,而且美国人对此并没有否认,不管怎么说这是非同寻常的事情。近几年,作为电信方面的记者,美国当局经常邀请我,他们想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向外国记者,尤其是向法国记者解释为什么华为是危险的,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华为)排除在法国的电信网络之外,对话者中有美国政府的官员,且职位相当高的官员来阐述,当向他们指出没有证据时,他们也不否认,并说不需要证据,仅仅提出这个疑问,就足以说明将这家廉价公司(华为)排除在外的理由。 

那么这种情况是什么呢?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吗?杜穆澜的回答是肯定的,可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理由存在。他说:无论如何,真正的问题是要知道:是否允许在未来关键的电信网络领域使用这家企业(华为)的产品,该企业与其国家及政治体系有关联,他们的体系与我们的完全不同,并毫无疑问地坚信他们的体系比我们的强,甚至它自己就投入到与西方民主的意识形态战争中去了。 

那么美国是否成功地影响了其伙伴同盟,将华为设备排除在他们的电信基础设施之外呢?杜穆澜指出,美国做到了相当重要的两点,一是成功地说服了一些同盟伙伴,而且越来越多的国家排除了或限制华为进入他们的电信市场,在不少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是彻底排除,如英国,澳大利亚,日本也是,另外瑞典也一样,有些国家和法国一样实施了严厉的限制措施,这是第一个成功。美国的第二个成功是通过限制(华为)获取比较关键的组件,大幅度地削弱了企业的能力。在书中,杜穆澜讲述了围绕芯片展开的战役,小小的芯片是手机和电话天线非常重要的组件,阻止华为获得这一 组件,使得华为不能向客户交货。 

那么,欧盟的态度就是步美国后尘了吗?对此,杜穆澜认为:不能说欧盟有一个态度,应当说是一些欧洲国家的态度,而且还都不太一样的。他表示,刚刚提到了瑞典和英国,就是决定将华为完全地拒之门外,法国实施严厉的限制措施,看上去就是将它(华为)踢出局了。可还有别的国家,如西班牙,就接纳了华为,所以欧盟没有一个统一的态度。尽管近年来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家朝着限制或排除(华为)的方向演变。 

这一情况对欧洲的两家企业——诺基亚和爱立信接收拒绝华为的市场,是否是个很好的机遇呢?这点是肯定的,杜穆澜指出,目前全球只有三家集团公司拥有制造电信器材的技术,生产质量很好的电话天线提供给世界各国的运营商,华为和另外两家欧洲公司——诺基亚和爱立信。当华为在不同市场的份额如同阳光下的白雪,逐渐消失后,  那么所有的人都会转向其他两家(公司),这两家当然也由此受益,但矛盾的是这两家公司为保持华为的市场准入进行辩护。杜穆澜称:“要知道,有一个相对应的利益,他们(诺基亚和爱立信)在中国市场的份额相当大,外国市场逐渐对华为关闭大门,中国说如果是这样,那我也对欧洲公司关闭我的市场。” 

川普执政时期,美国设立高达五亿或七亿五千万的专项资金,要在业内创建一个美国的公司,甚至是收购欧洲的公司。杜穆澜是如何看待美国的这一战略的呢?他表示:确实有试图向这一方向的运作。可以看到的是象寓言中所说的那样,美国的反应有些晚了,他们让他们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溜走了,那些在2G 3G领先于他人的超大型电信设备公司,如摩托罗拉,不是倒闭了,就是被外国公司收购吞并了。所以现在,美国没有名副其实的电信设备公司。今天对美国来说,解决这一现状的方案就是一方面押宝在欧洲的诺基亚和爱立信的身上,另一方面推动采用另一种标准。这样很可能涌现出一些小型的(电信器材)公司,其中肯定会有美国的公司,当然这还需要时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