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日本给中国花了多少钱?看完惊呆了!

前段时间,几位中国媒体人和作家,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邀请,拿到了一些基本生活费后,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事情 ,似乎成为了大丑闻。

如果“日本政府下属的交流基金会花钱收买文化人”是丑闻,是应该逼这些人道歉的话。那么,日本政府可是做了太多这种丑行,花了太多钱收买人心了。 

今天,我们就把日本政府历年来给中国花的钱,原原本本列出来。你不可能在中文互联网上看到比这更详细的列表了。

首先,说一下来龙去脉。1979年,随着中日关系逐渐回暖,中国也表达了需要发展的意愿之后,日本时任总理发表了“期待着更加丰饶的中国,我国之所以提出协助中国进行现代化的方针,也是不希望与这样的世界性期待背道而驰。”

2006年后,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日本逐渐放慢了对中国的援助。2018年10月,前日本首相安倍访华时,认为“再援助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不合适的,中日已经成为了对等的伙伴”,就此,持续近40年的日本对中国援助,划上了休止符。 

这40年间,日本共借款给中国33165亿日元,提供无偿资金1576亿日元,提供技术协助折合1849亿日元。合计3兆6590亿日元,即2140亿人民币。(数据截止2017年) 

日本花这3.6兆日元给中国,都干什么丑行了?来看一看吧,可能有很多你平时经常使用的,经常去的,经常看的事物。

以下按时间顺序介绍,单位为日元,资料均引自日本外务省。部分1亿以下的项目略过。

1979年: 

山东兖州石臼港建设 70.8亿

兖州—石臼铁道建设 101亿

北京—秦皇岛铁道扩充 25亿

秦皇岛港扩充 49亿

衡阳—广州铁道扩充 33亿

五强溪水力发电所建设 1.4亿 

1980年:

中日友好医院建设 4.3亿

灾害紧急援助 2亿

石臼港建设 98.6亿

兖州—石臼铁道建设 31亿

北京—秦皇岛铁道扩充 112亿

秦皇岛港扩充 137.7亿

1981年:

购买商品借款 600亿

中日友好医院建设 23亿

石臼港建设 185亿

兖州—石臼铁道建设 32亿

北京—秦皇岛铁道扩充 92亿

秦皇岛港扩充 91亿

1982年:

购买商品借款 200亿

国家图书馆计算机援助 0.5亿

中日友好医院建设 64.8亿

石臼港建设 23亿

兖州—石臼铁道建设 118亿

北京—秦皇岛铁道扩充 309亿

1983年:

中央音乐团的乐器援助 0.34亿

教育部使用的图书 0.5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购买商品借款 191亿

中日友好医院建设 72亿

石臼港建设 52亿

兖州—石臼铁道建设 115亿

北京—秦皇岛铁道扩充 332亿

1984年:

衡阳—广州铁道扩充 101.9亿

郑州—宝鸡铁道电气化 75.75亿

秦皇岛港扩充 46亿

连云港扩充 24.4亿

青岛港扩充 22亿

天津、上海、广州通信网扩充 11.5亿

天生桥水力发电站 124亿

商品借款 309亿

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建设 27亿

北京邮电训练中心 22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1985年:

衡阳—广州铁道扩充 286亿

郑州—宝鸡铁道电气化 132.5亿

秦皇岛港扩充 37亿

连云港扩充 57.7亿

青岛港扩充 39亿

天津、上海、广州通信网扩充 92亿

天生桥水力发电站 123.5亿

矿物检查研究中心 11亿

国家标准物质研究中心 12亿

粮食增产援助 7亿

残障者康复训练研究中心 13.6亿

日中青年交流中心 2.8亿

北京淡水鱼养殖中心 7.8亿

上海医疗器械检查中心 3.2亿

社科院考古显微镜 0.48亿

1986年:

衡阳—广州铁道扩充 244.9亿

郑州—宝鸡铁道电气化 94.6亿

秦皇岛港扩充 70亿

连云港扩充 110.8亿

青岛港扩充 26亿

天津、上海、广州通信网扩充 79亿

天生桥水力发电站 180亿

残障者康复训练研究中心 20亿

长春市净水厂 14.6亿

日中青年交流中心 19.6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中日友好医院 5.7亿

北京蔬菜研究中心 3.4亿

1987年:

衡阳—广州铁道扩充 87.8亿

郑州—宝鸡铁道电气化 313.9亿

秦皇岛港扩充 34亿

连云港扩充 119亿

青岛港扩充 86.8亿

天津、上海、广州通信网扩充 93.9亿

天生桥水力发电站 113.7亿

灾害紧急援助 0.5亿

大兴安岭森林火灾复兴 13亿

北戴河中央增殖实验站 7.4亿

1988年:

郑州—宝鸡铁道电气化 75亿

秦皇岛港扩充 31.8亿

连云港扩充 82.9亿

青岛港扩充 130亿

天津、上海、广州通信网扩充 72.9亿

天生桥水力发电站 40亿

五强溪大坝建设 24.7亿

大同—秦皇岛铁道建设 121亿

观音阁大坝建设 28亿

北京市地铁建设 25亿

国家经济情报系统模型 8.8亿

北京市上水道工程 106亿

北京市下水处理场建设 26亿

4城市瓦斯工程 60.5亿

4城市上水道工程 80.5亿

输出基地开发 700亿

和田市儿童福祉教育中心建设 10亿

四川省第二人民医院器材 4.9亿

灾害紧急援助 1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上海交响乐团的乐器 0.37亿

1989年:

连云港扩充 74.9亿

青岛港扩充 265亿

天生桥水力发电站 192亿

五强溪大坝建设 60亿

大同—秦皇岛铁道建设 62亿

观音阁大坝建设 89亿

北京市地铁建设 14亿

国家经济情报系统模型 28.9亿

北京市上水道工程 48.6亿

4城市瓦斯工程 89亿

4城市上水道工程 40亿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器材 16亿

北京电视台器材 30亿

宁夏看护学校 1.3亿

灾害紧急援助 2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1990年:

五强溪大坝建设 31亿

观音阁大坝建设 64亿

天津、合肥、鞍山上水道工程 88.6亿

渭河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45亿

内蒙古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25亿

云南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26亿

武汉、黄石路桥建设 84.6亿

深圳大鹏湾盐田港1期建设 76亿

海南岛(道路、通信)开发 97.6亿

9省市电话网扩充 178亿

民用航空管制系统现代化  32.5亿

神木—朔县铁道建设 42亿

青岛(道路、通信)开发 128亿

宝鸡—中卫铁道建设 55.7亿

武汉天河机场建设 62.7亿

衡水—商丘铁道建设 56.9亿

北京十三陵水力发电站 130亿

长春市净水厂改良 9.8亿

贵州省自来水供给改善 15亿

白求恩医科大学器材 26亿

哈尔滨工业大学器材 4.5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1991年:

五强溪大坝建设 81亿

渭河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61.6亿

内蒙古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60.9亿

云南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56.9亿

深圳大鹏湾盐田港1期建设 36.9亿

海南岛(道路、通信)开发 67.7亿

9省市电话网扩充 115.7亿

民用航空管制系统现代化  78.5亿

神木—朔县铁道建设 99.4亿

宝鸡—中卫铁道建设 93亿

衡水—商丘铁道建设 65.5亿

天生桥水电站建设 43.6亿

南宁—昆明铁道建设 54.6亿

石臼港第二期建设 25亿

合肥—铜陵公路、铜陵路桥建设 47亿

重庆长江第二大桥建设 47.6亿

九江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28.8亿

北京市地铁二期建设 32.8亿

江苏苏北通榆河灌溉开发 40亿

厦门、重庆、昆明上水道工程 104亿

海南海口港开发 25.8亿

湖南武陵大学器材 9亿

湖北省北部农业水利工程 16亿

长春市净水厂改良 9亿

敦煌石窟研究展示中心建设 1亿

北京市消防设备 12亿

XX电视台设备 5亿

灾害紧急援助 2亿

粮食增产援助 5亿

鹿寨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28.9亿

1992年:

五强溪大坝建设 54亿

渭河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162.6亿

内蒙古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83亿

9省市电话网扩充 143.5亿

民用航空管制系统现代化  98.6亿

神木—朔县铁道建设 12亿

宝鸡—中卫铁道建设 129亿

衡水—商丘铁道建设 49.5亿

深圳大鹏湾盐田港1期建设 33.7亿

天生桥水电站建设 66.8亿

南宁—昆明铁道建设 99亿

石臼港第二期建设 35.8亿

合肥—铜陵公路、铜陵路桥建设 38.9亿

九江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87亿

北京市地铁二期建设 62亿

湖北鄂州火力发电站建设 40亿

连云港墟沟港区建设 59亿

秦皇岛戊己码头建设 34亿

齐齐哈尔嫩江大桥建设 21亿

北京、沈阳、哈尔滨长距离电话网建设 31.4亿

敦煌石窟研究展示中心建设 8.5亿

北京市消防设备 12亿

北京理工大学器材 5亿

粮食增产援助 6亿

河南电视台器材 10亿

白城地区农村供水计划 4.9亿

山西省蔬菜栽培计划 4.9亿

鹿寨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30.6亿

1993年:

内蒙古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45亿

神木—朔县铁道建设 116亿

宝鸡—中卫铁道建设 20亿

衡水—商丘铁道建设 64亿

云南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57亿

天生桥水电站建设 166亿

南宁—昆明铁道建设 233亿

鹿寨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37亿

九江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97.5亿

北京市地铁二期建设 38亿

湖北鄂州火力发电站建设 124亿

北京、沈阳、哈尔滨长距离电话网建设 31.4亿

秦皇岛煤运码头建设 39亿

瓮福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88亿

福建省铁道建设 67亿

青岛开发计划(上下水)25亿

西安市上水道工程 45.8亿

北京首都机场 81亿

急性灰白髄炎扑灭计划 2亿

福建省洪水预警器材 23.7亿

粮食增产援助 7亿

北京市少年宫的乐器 0.29亿

白城地区农村供水计划 5亿

1994年:

天生桥水电站建设 129亿

南宁—昆明铁道建设 189.8亿

北京市地铁二期建设 23亿

江苏苏北通榆河灌溉开发 75亿

 

湖北鄂州火力发电站建设 154亿

秦皇岛戊己码头建设 30亿

秦皇岛煤运码头建设 71亿

瓮福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34.6亿

江西九江火力发电站建设 120亿

国家经济情报系统 87亿

三河火力发电站建设 109亿

山西河津火力发电站建设 109亿

天津第三瓦斯工程 57亿

大连大窑湾港码头建设 66.5亿

上海宝山基础设施计划 143.9亿

急性灰白髄炎扑灭计划 2亿

粮食增产援助 6.5亿

天津代谢病防治中心器材 5亿

进出口食品检查研究中心器材 9.8亿

XX结核病治疗中心器材 7亿

疫苗接种工程 1.4亿

1995年:

三河火力发电站建设 136亿

山西河津火力发电站建设 136亿

江西九江火力发电站建设 175亿

朔县—黄骅港铁道建设 277亿

西安—安康铁道建设 197.8亿

北京首都机场 134亿

上海宝山基础设施 166亿

国家经济情报系统 115亿

鹿寨化学肥料工厂建设 6亿

海南洋浦港开发 43亿

急性灰白髄炎扑灭计划 2.4亿

1996年:

北京首都机场 84.5亿

西安—安康铁道建设 25亿

朔县—黄骅港铁道建设 122亿

贵阳—娄底铁道建设 129亿

乌市机场扩张 48.9亿

兰州中川机场扩张 63亿

青岛港前湾建设 27亿

贵阳—新寨道路建设 149.6亿

广州-昆明-成都光纤建设 53亿

兰州-西宁-拉萨光纤建设 30亿

西部电话网扩充 150亿

黑龙江三江平原商品基地建设 149亿

三江平原龙头桥大坝建设 30亿

辽宁省白石大坝建设 80亿

呼市上水道建设 54亿

北京第9净水厂建设 146.8亿

贵阳西郊净水厂建设 55亿

湛江市上水道 55亿

兰州环境改善 77亿

沈阳环境改善 50亿

呼市、包头大气污染对策 100亿

柳州酸雨及环境污染对策 23亿

南京母子保健医院器材  17亿

1997年:

黑龙江三江平原商品基地建设 149亿

朔县—黄骅港铁道建设 204.6亿

西安—安康铁道建设 126.8亿

贵阳—娄底铁道建设 170亿

呼市、包头大气污染对策 56亿

柳州酸雨及环境污染对策 36.7亿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建设 400亿

河北黄骅港建设 154亿

陕西韩城第2火电站建设 305亿

山西王曲火电站建设 300亿

本溪环境污染对策 41亿

河南省淮河流域水质污染对策 49亿

湖南省湘江流域污染对策 56.7亿

大连上水道改善工程 55亿

洞庭湖地区农业水利开发 11亿

内蒙医疗器材 13.6亿

四川、湖北、大连急救中心器材改善扩充 18亿

粮食增产援助 11亿

1998年:

柳州酸雨及环境污染对策 47亿

本溪环境污染对策 32亿

河南省淮河流域水质污染对策 72亿

湖南省湘江流域污染对策 61.7亿

陕西韩城第2火电站建设 229.7亿

山西王曲火电站建设 270.8亿

黑龙江松花江流域环境污染对策 105亿

吉林松花江流域环境污染对策 128亿

山东烟台市上水道改善 60亿

河南盘石头大坝建设 67亿

山西王曲-山东莱阳输电线建设 176亿

重庆电网效率改善事业 137.5亿

杭州-衢州高速公路建设 300亿

万县-梁平高速公路建设 200亿

汉江上流水土保持造林计划 12亿

紧急无偿灾害援助 4亿

粮食增产援助 13亿

长江提防增强计划 14.5亿

疫苗接种扩大计划 8.7亿

可以发现,日本在1979-1999年这二十年中,将钱送到了中国几大都市的基础建设、机场、码头、铁道、高速、通信等领域。

自21世纪开始,日本对中国的主要援助,转向环保与教育方向。比如,这是2006年时日本的主要援助项目:

基本都是环保与教育项目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日本在中国花的钱算多吗? 

这是历年世界各国援助中国的费用排行:(单位:百万美元)

1995-2015日本对华援助
1995-2015日本对华援助

可以发现,自1998-2015的这17年间,日本有10年都是世界各国援助中国金额最多的。有3年排第2位,有3年排第3位。

然而,很少有中国人知道,日本在中国花了这么多钱,做了这么多项目。

2019年,日本产经新闻前往贵州的山村进行采访,在那20年前的1999年,日本政府为这个山村建上了蓄水槽和水道,20年后,一切都还可以正常使用。

村民们说“别的水利设施早就不能用了,只有这个还在用,但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钱”。

同时,产经新闻的记者还去了重庆。那是中国第一条单轨铁路,在抖音上人气很高。年轻人纷纷围着拍照。 

但几乎没人知道,那条2005年开通的“云轨”,其建设费的60%都是日本支援的。而且不只如此,当时中国根本没有单轨铁路建设的经验技术,日立制作所提供了模型车辆,东京单轨铁路负责了员工培训。那是个没有日本的技术和资金就无法实现的项目。

记者采访了轨道运营公司,连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这条轨道还和日本有关系。

日本记者对此十分感慨“日本的援助只是增加了中国的国力,但国民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改善。”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随风行走到处看,原文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