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里的回忆总是刻骨铭心

没完没了的新冠疫情限制了人们的远行,圣诞假期也变得从未来有过的冷冷清清,毫无节庆喜悦可言。我与表弟一家5口结伴而行,选择了距悉尼200公里外的临海小镇Hawks Nest,算是就近度假,告别这令人忧心烦恼的2020 年吧。

Hawks Nest与新洲著名的度假圣地Nelson Bay隔水相望,中间是Kanuah River的入海处,天然的地形像一座巨大的门户,为沿海内陆造就了一条风平浪静的支流水域,一座天堂般优美的海湾。

Nelson Bay
Nelson Bay。(图:公共领域)

与Nelson Bay相比,Hawks Nest显得超然的幽静,除了沿海小镇上还有点人气外,几乎都是未开发的原始森林与牧场,驱车在漫长的绿荫中奔驶,一切都市的喧嚣全被抛至脑后,只觉得“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好似游荡在另外一个世界里。

Karuah River的入海处
Karuah River的入海处。(图:作者)

表弟大阿豆十几年前移民澳洲,并生养了三个孩子,过著逍遥自在、其乐融融的生活。每次与表弟相聚聊天,他喝酒叹人生,我饮茶忆往事,彼此都能产生共鸣,毕竟我们曾共同走过了那段岁月。

当代中国人面对一段既成事实的历史过程,习惯地拒绝回忆,或给历史寻找理由,拿心酸作笑谈,用满足的心态抹去刺痛心灵的无奈,几乎成为了一种社会共有的特征,其作祟的就是史上最忽悠人的“党思想”,即所谓的“忘却过去,一切向前看”。

但人生短暂,怎么可能轻易地忘记过去呢?何况那种过去对生命是多么的不公平。

我妈排行老大,有六个弟妹,表弟的母亲排老二,我称呼她为大阿姨。大阿姨年轻时是一位非常漂亮而又活跃的女性,直到老年,依然是那种豁达开朗的性格,任何场合只要有她在,那都是一个笑声涟涟的欢乐场面。大姨夫是一位有才华有思想的知识分子,真可谓是郎才女貌的天然绝配。

但在那样的年代里,文化与思想都是原罪,是一切不幸与痛苦的根源。表弟大阿豆出生在文革之前,在他尚未踏入学龄时,文革在上海已经搞得轰轰烈烈,大姨夫因言获罪被打成了右派,并送往上海远郊的一个单位里接受改造,常常晚上不能回家。而大阿姨更是受到牵连,莫名其妙地被调往山东“支援”内地,一年可以囘沪探亲一次。无奈之中,姨夫曾一度将儿子寄宿我家,与我入读同一个小学。几年后,大阿姨生下第二个儿子小二豆,从此之后,阿姨姨夫各带一个孩子,一个家庭无奈地过著分居两地的生活,直到阿姨提前退休,才回到上海团聚。

谁知刚刚开始了新的生活,却又晴天霹雳,姨夫在一次小小的前列腺手术中永远地告别了人世。尽管充足的依据显示这是一起人为的医疗事故,两位表弟状告院方,可在中国的土地上,百姓的生命就像韭菜,受害的家庭除了自认倒霉,何来公道可言?

总算两个表弟非常孝顺,时刻陪伴著的母亲,给母亲带来了快乐的生活。

记得十年前,阿姨来澳洲度假,曾在我家小住了几日。在闲谈之中,阿姨对中共制造的家庭悲剧不以为然,她认为许多家庭更惨,相比之下,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还能领著退休工资,分得一间住房,在上海安度晚年。望著阿姨安详而又无忧无虑的神情,我几乎无语。在历次毫无人性与道德的政治运动肆虐中,中共当局彻底毁了阿姨这一代人的正常生活,令无数生命尝尽了人世之苦,受害者却依然心怀感恩,没有怨恨。这到底是人性变得太强大,还是中共的洗脑太成功?

我对阿姨说,当你怀著青春年华踏进大上海时,中共占领了上海,毁了你应有的似锦前程。当你构建了爱巢享受天伦之乐时,中共拆散了你的家庭,让你们天各一方承受思念之苦。当你好不容易家庭团聚了,中共又夺走了丈夫的生命,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对一个无辜生命来说,这是何其之悲哀,凭什么要承受这样的苦难?归根到底,就是因为有一个巨大的魔鬼掌控著中国。

阿姨惊讶而又若有所思的看著我,年近八十的她,可能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我妈在一旁插话说,“真因为你的阿姨是个乐天派,没有你想的那么深刻,否则如何度过这几十年呢?”

其实,站在阿姨的处境,她确实是算幸运的。

上海之外的人常常羡慕感叹上海的繁华与生活水平,却从不思考为啥中国所有落后困苦的地方都留下了上海人饱含血泪的足迹。从中共控制上海之后,上海人就失去了一切自由与权力,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命运完全掌握在党的手里,党说去哪里就只能去哪里。

最早被赶出上海的是一批所谓的“不良”单身姑娘,上千的上海女子被押送到了新疆,强行嫁给伤残的兵团战士。接下来是上海交大西迁,上万上海师生与家属被迫迁往西安建校。之后就是老三届的所谓“上山下乡”,大批青少年被送往“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大哥也因此不得不告别家人,来到了连鸟都飞绝的不毛之地玉门油田。再后来就是在职的上海人被送往穷山僻壤搞“支内”,无论遇上哪一种“党的召唤”,其结果几乎都是流放。

大阿姨的“支内”落脚点是山东枣庄,这是一个具有悠久文明历史的地方,却也是一个超级贫困的城镇,直到今日,枣庄依然被称之为“穷命庄”。2020年12月,中共当局宣布枣庄“脱贫”,可想而知在五十多年前,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破烂地。但越是贫困就越乱,文革中曾发生一起枣庄“反党叛乱反革命事件”,结果当地设立了500个监狱,超过12万人遭到酷刑毒打,很多上海人客死他乡。

很多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人总爱说,“只有忘记历史,才能安安静静地活下去。”这句话包含了多少心酸与无奈,降生在中国,唯一的奢望是能好好地活著。

今年年初,大阿姨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终年八十七岁。由于起源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也阻断了表弟大阿豆回国奔丧的路。或许大阿姨自始至终完全不思考这个世界有没有亏欠了她,但事实上,这个政府亏欠她家太多太多。

只有当中国人走出国门,来到自由民主的社会里,才真正能感受到自由人权的价值所在。

Bennetts Beach
Bennetts Beach。(图:作者)

Hawks Nest的Bennetts Beach洁白而又秀长,集沙滩、岩石、绿荫及凉亭于一体,景色宜人,是一个让心归于纯净,放空自我的好地方。但每当迎著海风聆听涛涛海浪声时,脑海中总能浮现出虚无缥缈的大上海,就像电影一般,一幕幕播放著回忆,不堪回首的过去,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2020年12月31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