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轮流转!澳洲这些地区房价飙升成最新热点

尽管悉尼和墨尔本这两个最大的住房市场房价受打压,但澳洲许多城镇地区房价涨幅强劲,有的已经飙升至历史高位,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其面对疫情的强大韧性。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导,CoreLogic的分析数据显示,新州中西部的小镇Dubbo,人口约5万人,在截至今年9月份的6个月中,房价涨幅最强劲,达到8.7%。

尽管Dubbo的独立屋房价已创历史新高,但毕竟其底子薄,房屋中位价仍不到30万澳元。

附近Orange的房价同期也上涨了6.2%,房价中位数达到创纪录的$414,029澳元。

悉尼居民谢菲尔德(Klaira Shepherd)最近与建筑商丈夫和两个小孩从悉尼搬到Dubbo。由于疫情影响,她被原来的公司裁员了,来到Dubbo重新找了一份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他们现在正在寻找买房的机会,但选择太多了——这是在悉尼遇不到的情况,她还不太适应。

“现在看看我们原来在悉尼西区的房子,那房子很大,但是土地很小。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通勤和时间压力。来到这里,$45万就能在一个很好的区买到一套很好的房子。 “她说。

“我们的选择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迟迟未购买的原因。我们都挑花眼了,对每一个选择都非常满意。”

“价格能负担得起,生活方式悠闲,不用通勤,不会塞车,大把停车位,良好的医疗保健设施和学校(都是我们决定搬家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真正的自给自足的枢纽 。”

资本增值排名前五位的城镇地区中,有四个地区的房价都处于创纪录的历史高位,只有Griffith地区的房价比2019年的峰值还低3.6%。

 在维州,巴拉瑞特(Ballarat)的Maryborough-Pyrenees地区的房价在6个月内上涨了6.3%,在截止9月底的一年内,房价上涨了15.1%。

住宅开发商Villawood Properties的执行董事Rory Costelloe表示,自从疫情以来,整个Villawood开发项目的销售,特别是在较小的城镇地区,增长了200%至300%。“这些地方距离虽然远,但人们现在可以在那里居住并继续在墨尔本工作。房价上涨的真正原因是,您能赚着墨尔本的工资,而不是用本迪戈(Bendigo)的工资买房,这有很大的不同。”

另外,内陆地区Noosa的房价也增长了6.4%。 尽管严格上讲Noosa不算沿海地区,但依靠Noosa本身住房的强烈需求以及供应不足使住房价格进一步上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