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万买房,亏了280万:环京买房人,断供了

杠杆不要加得太高,要给自己留条退路。 

最近,网上热传一位在燕郊买房人断供房子的事情。 

这件事,颇为典型,也有启发意义。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 

简单来说,这位买房人,在燕郊置换了一套三居室。现在还不上贷款,被银行起诉,还要倒贴十几万的律师费。

具体细节,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下面的帖子。 

网帖内容: 

按照当事人的说法,断供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还不起了。 

这套房子,总价426万,贷款298万,每月月供16800元,也就是说,每年要还20多万,整整30年。 

20多万,很多家庭一年的总收入都没有这么多。 

扛着这么高的贷款,风险极大。工作上稍有风吹草动,随时可能会还不起。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当事人没说自己从事什么工作。不过,最近几年,大部分行业都不太景气,想必当事人也受到了影响。 

二是房子不值钱了。 

4年前,花426万买的房子,现在只值235万,首付的钱亏完了,还要继续还298万的贷款。 

也就是说,房子的价值,已经抵不上贷款。 

即使当事人有钱,也不愿意继续还贷款了。 

索性断供,把房子给银行。 

426万买的房子,现在只值235万,账面上亏191万。再加上4年时间,还有64万的利息。 

还要算如果不买房,首付128万的4年利息收入,至少也有10万。 

最后还要算上要承担的19万律师费。 

粗略算下来,至少亏了280万。 

太惨了。 

这么惨,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房子不值钱了。 

如果房子升值,即使断供,也不至于亏得这么惨,说不定还有盈余。 

买燕郊房子断供的,可不止他一个人。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燕郊,一个面积只有108平方千米的小乡镇,因位于天安门以东30公里的地理优势,成为“环京第一城”。 

回顾过去10年,燕郊的房子,犹如坐上了过山车。 

2010年2月至2012年底,房价从每平方米6700元涨至9000元,最后又跌回6700元。 

2013年至2014年,房价从每平方米6000元涨到了11000元,后又跌至8500元。 

2015年至2017年,飞速上涨,最高价飙升至每平方米40000元。 

2017年至今,一路下跌,跌到了每平方米1万多元。 

上文说到的断供买房人,恰恰买在了最高点。 

燕郊房价,波动为什么这么大? 

原因很复杂,最核心的一点,我认为是,成也北京,败也北京。 

因为靠近北京,成为很多在北京买不起房子的北漂安家落户的选择。也因靠近北京,做起了“划入北京”的美梦,吸引着炒房者投机,房子价格涨起来了,泡沫也就吹大了。 

靠近北京,但毕竟不是北京。燕郊的经济实力和人口流入,撑不起4万的房价。 

“划入北京”的美梦醒了,再加上大环境、调控等影响,泡沫也就破了。 

就拿燕郊这套74平方米的两居来说,2017年成交价230万,2020年成交价110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这是血淋淋的腰斩了。 

要是你,你断不断供? 

值得注意的是,上文提到断供的买房人,并非是炒房客、投资客,而是一位置换的刚需。 

很多人觉得,如果房价大跌,炒房客会跳楼。事实上,炒房客大多或赚得盆满钵满,或财力雄厚,扛得住房价下跌。 

房价下跌,最容易受伤的是刚需。 

这也警示我们: 

一是要顺势而为,“房住不炒”的政策下,买房暴富的时代结束了。别还想着投机,投资也要慎重。 

二是要量力而行,杠杆不要加得太高,要给自己留条退路。 

疫情短期内不会结束,现金流对企业、个人越发重要。 

我曾在《损失60亿后,俞敏洪还捐出7万套桌椅:新东方为什么能体面退场?》一文中分析过,“双减”冲击下,教培机构跑路、破产一片,新东方依然能够从容退款,体面退场。

这是因为,新东方抑制住了扩张的冲动与欲望,保持良好的现金流,账户上还有100多亿元的现金。 

我们经常说一个词:中产。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中产? 

定义很多,标准很多,有的以收入划分,有的以资产界定。 

在我看来,真正的中产,不是一串数字,而是一种状态。 

具体而言,就是前方有光,后方有粮。 

前方有光,指的是,中产是向前看、向前走的,是充满干劲与奔头的。 

后方有粮,指的是,中产是穿鞋的而非光脚的,是有家底而非家徒四壁的。 

从形象上看,中产大略是一个有资产、有积蓄同时还在为生活努力打拼的中年人。 

屏幕前的你,是中产吗? 

中产的状态并非一成不变。 

就我而言,最近几年,我的状态是: 

前方的光,还在,只是跑得慢一些;后方的粮,尚有,还要多存一些。 

说得再直白点,更保守了。 

我发现,与我同龄的人都越来越保守了,也可以说是认怂了。 

前些年,还豪言壮志升官发财,现在,工作上的不如意顶多吐槽两句,跳槽都变得谨慎起来,就更别提辞职了。 

这里面,有外部环境、家庭负担的影响,也有身体情况的因素。 

不得不承认,35岁之后,你的事业还能上升,但身体却是在走下坡路了。 

我以前写稿子写到凌晨两点钟,第二天还能生龙活虎地上班。现在,十二点前必须睡觉,否则第二天总觉得浑身不得劲。 

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种感受,人到中年,才能体会。 

所以,我给自己定下来的生存法则是先稳后进、宽心松身。 

稳是第一位,确保稳的前提下,才能求工作、生活上的进步,绝不冒险理财、购房。 

主动降压,拒绝焦虑,放宽心灵,放松身体。 

中年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上孝父母,下养子女,责任重大,更要对自己好一点,保重身体。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