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青年们冲鸭,荣耀手机模特也是眯眯眼!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 X 交;一见眯眯眼,就想到乳华。

三只松鼠2019年拍摄的一组广告照片,被一些“有心人”翻将出来,直斥其“丑化国人”、“崇洋媚外”——为爱国扒坟考古,我爱国青年威武。

但爱国这事不能双标,你不能只针对三只松鼠、《雄狮少年》的眯眯眼,而不问其他品牌的眯眯眼。

今年8月31日,时尚芭莎曾发布一套创拍,主角是荣耀50 HONOR Code,看看模特这些眯眯眼照片,是不是妥妥的乳华?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荣耀虽说有着华为基因,咱也不能因此而不敢冲它,让它在崇洋媚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走到我们的对立面。

当然,让大家去冲荣耀,不过是戏言而已。

孟老夫子曾经曰过: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

翻译过来就是:玻璃心碎裂的程度,与纯度成正比。

又有好事者扒出,三只松鼠模特菜娘娘的黑历史来,指出其在以前的舞蹈中,有拉眼角与竖中指的动作。

这个我不想再多说,只说一个故事。

1971年越战还未结束之时,民间反战的呼声越来越高。有个叫科恩的青年因为反对征兵,穿着一件印有“Fuck the Draft”(去他妈的征兵)字样的夹克衫,在洛杉矶法院的走廊里晃荡了一圈,一审被判有罪,案子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2月22日,该案开庭,九位大法官展开辩论,他们的意见分歧很大,但最终以5:4的结果,推翻了科恩的有罪判决。

法庭意见是这样写的:“一个人的粗话,却有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抒情诗。在这个拥有众多人口和高度分化的社会,这不失为一剂良药。时常充斥着刺耳杂音的社会氛围,并不意味着软弱,它恰恰是力量的体现。”

在越战如火如荼的时候,这个青年敢于穿着“Fuck the Draft”的夹克衫,这要放在我国,早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了。

还有“东亚病夫”这个词,一直被认为是西方列强强加给我们的蔑称,用以讽刺国人羸弱的躯体。

其实,最早发明这个词的恰恰是中国人,被誉为“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严复。

1895年,时值甲午惨败,严复在天津《直报》发表题为《原强》的文章,写道:“盖一国之事,同于人身。今夫人身,逸则弱,劳则强者,固常理也。然使病夫焉,日从事于超距赢越之间,以是求强,则有速其死而已矣。今之中国,非犹是病夫耶?” 

进口红酒,原产葡萄牙,品质有保障,一箱六瓶288元,点击上图购买

严复之后,大批知识分子觉醒,开始批判传统文化中的弊病。1905年,小说家曾朴在写作《孽海花》一书时,用的笔名就是“东亚病夫”。

1896年10月17日,英国人在上海创办的《字林西报》登载了一篇文章,沿用了严复的说法(严复曾在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留学,与英国人交往甚多),文中一句话被梁启超翻译为“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

 “东方病夫”的本意,是讽刺清末民众思想上的麻木、愚昧,而非生理层面的弱小,这与梁启超后来所作《少年中国说》一脉相承,无非是想唤醒民众的觉醒。

华人社会对“东亚病夫”的主要印象,来自李小龙1972年的电影《精武门》,那个在日本武道馆踢烂“东亚病夫”牌匾的经典画面。

同样以讹传讹的还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没有实物和照片证据表明,租界公园立过这样的木牌。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1885年,工部局制定的上海(公共)租界公园游览规则(1928年废除禁止华人入园的规定):

一,脚踏车及犬不准入内;

二,小孩之坐车应在旁边小路上推行;

三,禁止采花捉鸟巢以及损害花草树木,凡小孩之父母及佣妇等理应格外小心,以免此等情事;

四,不准入奏乐之处;

五,除西人之佣仆外,华人一概不准入内;

六,小孩无西人同伴则不准入内花园。

真正与狗并列的是脚踏车,当时为了激起对抗列强的民族情绪,有人就把第一条与第五条连在一起,于是就变成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你不能说这么做是错的,以当时的语境来说,这样做一点毛病也没有。

其实,华人(普通百姓)不得入内的,何止外滩公园,紫禁城进得去吗?衙门没钱进得去吗?

无论是“东亚病夫”还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都是为了唤醒沉睡的民众,其目标都是指向懦弱无能的清政府,严复、梁启超这些人不爱国吗?

时至今日,我们应该做的是自强不息,而非四处碰瓷,拿着放大镜看世界,自取其辱。所谓——世上原本没有乳华,自取其乳的人多了,才处处皆乳。

身体病了,可以通过锻炼强健其体魄;脑子病了,那就要多读书喽。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暗黑忍法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