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康不是中兴 而是夺权

2020年大选过后,赵少康在自己的政论节目上谈到台湾选民的变迁。他说,韩国瑜此次在总统选举中拿到550多万票,这是蓝军的基本盘,蔡英文则是拿了800多万票,但支持韩国瑜的多是老人,支持蔡英文则多是年轻人,老人会凋零,所以蓝军基本盘会愈来愈小。赵少康有点感慨地说,“连我的孩子都认为说我们是台湾人”、“一个政党,如果没有年轻选民,这个政党是没有前途的。” 

如果赵少康真心信奉他所讲的话,那他暌违台湾政坛近20年后的再次出手,其实是完全违逆了这番政治观察;因为赵少康这次结盟的对象韩国瑜,正是把近年来的国民党推向去年轻化、去台湾化,甚至是深蓝红统化的始作俑者,与他结盟刚好是“请鬼拿药单”。这番作法不是想“中兴”,而是要“夺权”,又或者乡愿地说“只有夺权才有机会中兴”。赵少康深知,国民党的核心党员早被韩粉盘据,结盟韩国瑜,不但让他政治实力倍增,也给了韩国瑜东山再起的机会,俩人各取所需,是他重返政坛的终南捷径。 

这种马基维利式的权术思考在政治上并没有对错,比较大的问题是,当赤裸裸地夺权早先于路线思考,一定会在政党内部激起更强烈地反弹。江启臣过去一年带领国民党到处征战,功劳没少苦劳不小,凭什么你赵少康的领导才是领导?只是,当江启臣的否决提名赵为中评委以参选党主席的提议,却反向地弥补提高韩国瑜出马参选的党主席的正当性,也确认了赵韩联盟的坚固性,只要赵韩其中一人拿下半年后的党主席,国民党往后规矩怎么订?人选怎么提?还不摧枯拉朽、望风披靡? 

当事情发展至此,现在还掌握党机器的江启臣会怎么做?还想选总统的朱立伦会怎么想?当今民调最高、也是国民党最大诸侯的侯友宜又将如何自处?国民党内怎可能不斗成一团?只是,现在的国民党早已沦落为“丐帮”、“破落户”,这种把同志踩在脚底下的斗争方式,就算斗赢也是输了。 

长期以来,国民党的问题不在于谁当党主席,而在于国民党未来要走什么样的路?国民党要走什么样的路也不是透过一场党主席选举,或另一场政党路线大辩论能够有结论,而是要由党内的大老公职带领支持者去领悟:国民党连续两次大选大输了300万票是怎么输的?国民党做错了什么该怎么改进?已经在野的国民党何以迄今无法转身?如果九二共识才是救台湾救两岸关系的唯一出路,那为何选民不接受?如果国民党无法改变台湾选民,难道是要“期待”共产党来教训选民吗? 

但赵少康的重返国民党记者会显然仍无意回答这些质问,他不论国民党为何沦落如斯?也不谈国民党的路线问题,而是专心致力地检讨选民,把台湾的现状归咎为“慈禧太后掌控的义和团”、“1450随时出草杀砍把理性的声音通通消灭”、“我哪怕你们,你们有100万、200万、300万我也不怕,我的背后还有4、500万支持我的声音。”赵少康说的是韩国瑜在总统大选得到的552万票,但他没说的是双方还落差265万票。 

对于已经病入膏肓的国民党而言,最不需要的是标签式的口号来麻痹支持者。少康中兴的问题不在于年纪,甚至也不在于他想跟谁结盟,而在于他这种不问路线、欠缺讨论、没有辩证的夺权斗争,这种斗争从来都是撕裂国民党的温床,30年前主流非主流斗争是如此,30年后的重返国民党之役亦如是。 

赵少康的确是个战将,一出手总能设定设定议题、区隔敌我、打击异己。不过,如果赵少康真心要挽救国民党、理解过去2、30年台湾政治的变迁,与其想方设法结盟权力山头主导国民党,还不如温馨地与自己的孩子促膝长谈:为什么年轻人不喜欢国民党?为什么他们自称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而年轻人所认知的国家图像又何在?从了解现在台湾年轻人想法开始出手,会比高来高去的宫廷政治精准多了。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