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I报告:维吾尔人被发配全国“强制劳动” 世界大品牌都涉其中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一份新的报告,中国政府已经秘密地将8万维吾尔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从新疆集中营转移到了全国各地的工厂“强制劳动“。这些工厂为数十个全球知名品牌供货,涉及技术、服装和汽车等诸多领域。

被报告点名 83个大品牌“蒙羞”

ASPI报告确定截止2019年,有83家国际和中国公司直接或间接地牵涉了潜在的虐待劳工转移计划,使用发配到各地的新疆维吾尔工人,其中一些品牌与中国的多家工厂有关。

2019年7月,有维吾尔族工人被派遣到CRRC公司。这是一家中国国有铁路制造商,目前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建造火车。

报告中被点名的品牌包括:

科技公司:Acer、苹果、亚马逊、华硕(ASUS)、思科(Cisco)戴尔、方正集团(Founder Group)、通用电气、谷歌、海信、日立、惠普、HTC、华为、iFlyTek,日本显示器公司、联想、LG、Meizu、微软、Mitsumi,、Nintendo、诺基亚、Oculus、Oppo、松下、三星、夏普、西门子、索尼、东芝、清华同方、vivo、小米、中兴;

服装公司:Abercrombie&Fitch、阿迪达斯、Calvin Klein、Carter’s、Cerruti 188、Fila、Gap、H&M、Hart Schaffner Marx、Jack&Jones、Lacoste、LLBean、Li-Ning、Nike、The North Face、Polo Ralph Lauren、Puma 、斯凯奇、汤米·希尔费、,优衣库、维多利亚的秘密、扎拉、杰尼亚;

汽车公司:宝马、北汽汽车、长安汽车、广汽集团、吉利汽车、通用汽车、捷豹、路虎、梅赛德斯·奔驰、名爵、三菱、荣威、上汽、SGMW、大众汽车;

消费品:博世、伊莱克斯、海尔

其他:博世、伊莱克斯、海尔、Alstom,、Bombardier,、BYD、 Candy、CRRC,、Mayor。

在报告发布之前,ASPI联系了这些公司对这些指控做出回应。

阿迪达斯、博世和松下表示与供应商没有直接合同。但是,它们没有能够完全排除供应链中的下一步环节与中国的供应商没有关联。

美国服装品牌Abercrombie&Fitch告诉《新日报》(The New Daily ),它已与涉嫌使用强迫劳工的供应商终止了联系。Abercrombie&Fitch的发言人表示,在去年的“定期审查”之后,该公司已停止从被ASPI点名的一家供应商采购。

“在2019年我们对全球供应链的定期审查后,我们决定从2020年起停止从这家纺织厂采购,我们已经正式指示我们的供应商不要从该纺织厂中采购任何材料。”该公司的一份声明说。

全球供应链“受污染”

该报告由ASPI国际网络政策中心的研究人员撰写。第一作者许秀中说,调查结果表明,维吾尔族被强迫劳动“现在已经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我们看到,新疆“再教育营”的维族人被发配到中国各地的主要工厂,这牵扯到全球的品牌及其亿万消费者。”

许女士说,全球品牌“都有一个共同点”,其供应链被“监控下的强迫劳动所污染”。

她说:“我们绝对不能忘记,这种强迫和监视劳动来自世界上最受压制的地区之一,那里大部分人口受到频繁的监视、软禁或任意拘留。”

报告称,中国政府因“其在新疆的非法再教育营”而受到了国际谴责,但该研究揭示了“中共针对少数民族的社会改造运动已进入了新阶段”。

许女士警告说,在供应链中使用维吾尔族奴工的公司可能“发现自己违反了国际和国内的反现代奴隶制法律”。

COVID-19爆发中维吾尔人仍被转移

ASPI的报告称,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至少有8万名维吾尔族工人被转移出新疆,根据一项中共中央政府的“新疆援助”(Xinjiang Aid)劳动力转移计划,被分配到各地工厂。

报告称估计数字是“保守的,实际数字可能会更高”。

维族人向中国东部和中部工厂的转移在2020年仍在继续,尽管中国大部分地区由于COVID-19爆发而处于封锁状态。

研究人员说,这种做法标志着中共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的镇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而此前官方声称被拘留的少数民族人口已经获释。

报告发现,一些工厂似乎正在使用直接从“再教育营”派出的维吾尔族工人。

报告概述了“强迫劳动”的案例,但研究人员表示,“要想确认是否所有来自新疆的劳力都是强迫性的,是不可能的”。

报告说,从新疆发配出来的维吾尔族工人面临严酷的工作条件和严格监控。“在远离家乡的工厂中,他们通常住在被隔离的宿舍里,在工作时间以外接受有组织的普通话和意识形态培训,受到不断的监视,并且禁止参加宗教活动。”

中国当局和工厂老板通过直接和电子方式监控管理这些维吾尔族工人。

报告称,包括政府文件在内的大量资料表明,被转移的工人被人看管,行动自由受到限制。’

研究人员获得的一份省政府文件描述了一个从微信群中提取的数据,以及一个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可监视每个工人的行踪和活动。

该报告还显示,中国政府官员和私人中介因向工厂分派维族工人而获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