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八千飙十万才是炼狱 现在“耍孤僻”就对了

纽约是在2020年3月22日继全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下令执行“居家防疫”,尽管强度不到全面封城,但冲击仍然很大,包括非必要劳动人口(除民生必需品卖场、医护人员、大众运输)全数居家避疫,如要外出,所有公共机构和涉及人与人接触的商业活动全部暂停,举凡餐厅、图书馆、博物馆、公园溜滑梯、篮球场或理发厅,那段时间都去不得。

会走上这一步,理由很清楚,自3月1日纽约出现第一名确诊到22日当天,全美光纽约单日确诊数就达到2000多例,累积超过五千例,死亡40馀人,根据感染模型估算,纽约当时至少每千人就有一人确诊(实际情况更惨,一年多来约2000万人口的纽约州有超过200万人确诊/超过5万人死亡),如果再不祭出防堵措施(22日之前完全没有防范),感染情况将相当惨重。

后续果然一发不可收拾,三月执行居家防疫后两周,全州染疫人数就从8千飙到10万,死亡超过3千。一直到七、八月“居家防疫”才显现出些微效果,也就是阳性率好不容易终于从10%降到3%以下。此时纽约景况已相当不同,正如纽约州长库莫所说,“我们或许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但可以开始适应新常态。”疫情之所以缓和,最关键的新常态就是人和人被迫变得疏离。 

当时确诊尽管已找不到源头,但发生原因仍有迹可循,就是“群聚”。无论是机构内部感染,家庭成员互相传播还是亲朋好友往来疏忽,唯一铁律就是“不和每天同一屋檐相处之外的人接触”就能确保安全无虞。也正因为现实中有太多人性上的困难,但这就是这场世纪病毒对人类生活最大的考验。纽约公立图书馆外头有两只石狮子,疫情高峰它们也被宣导式般戴上了大口罩,两只狮子一只名为忍耐,一只名为坚毅,病毒肆虐下这就是人人需要的心理素质。

夏季来临,因阳性率终于达到WHO建议可重启商业活动的标准(3%以下),所以一些餐厅开始供应室外用餐,一些小规模博物馆也渐次开放,户外休闲场所开始人潮复返,曾经一度纽约人在松解的氛围下以为风暴就要过去了,可好景不长,阳性率突然之间又开始陡增,尤其转秋、入冬,传统年节万圣节、圣诞节接连而至,尽管官方三令五申希望民众尽可能耐著性子不要贸然家族团聚,更不要为此舟车旅行,但就是在那段时间,一个破口接一个破口冒出,阳性率再又窜升,无论确诊数和死亡病例比,相较三五个月前开始“居家防疫”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尽管如此,压抑困窘之下,要求赶快重新复工的声音不是没有,却偏偏唯有“隔离”才是最能有效防控疫情的手段,如今回看,一来纽约错失了第一时间防堵,“居家防疫”必然要拖很长时间且效果缓慢,二来,大半年来纽约人早就闷坏了,人性使然,所有纽约人都心知肚明,所谓“客厅传播”的小型家庭聚会根本从未确实切断,所以每回情势稍微走缓,就等于是吹响了下一波高峰前奏。很快的,“阳性率”的真正用途并不在掌握确诊者,更不在乎匡不匡列谁,而是官方只能拿这上上下下的数据,去做为商家开开关关的依据。(纽约之后“广筛”(增加分母,降低比例)就是这样来的)

以台湾当下疫情确诊走势,和台湾“民间纠察队”的特性,是有很大机会不必步上纽约这一年多来的后尘,接下来一周确实颇为关键,这时候“耍孤僻”对大家都好。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