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川普” 彭斯只能欲言又止

前美国副总统、川普的副手彭斯近日出版回忆录《上帝保佑》(So Help Me God/美国公职人员宣誓就职时的用语),书籍引人瞩目之处在他揭露了和川普共事的秘辛,包括川普如何在电话中对他咆哮,强烈暗示他采取行动阻止国会认证拜登胜选,还对他说:“如果‘它’(宪法)给了你这个权力,你为什么不使用它?”甚至骂他是“窝囊废”(wimp)。此外,当彭斯建议川普接受败选结果,再战2024,川普则回说:“我不知道,2024年太远了。”

起初,美国自由派媒体对彭斯这本书抱持很大期待,除了推测这可能是彭斯投入下届共和党总统初选的起手式,更在于他们希望和川普近距离接触的彭斯,可以进一步揭发这位前总统的阴暗面,包括滥权、谎言和如何毁弃美国民主。但彭斯很多关键处似乎只点到为止,或仅著墨在他和川普理念、认知的不同,他或许佐证了川普的粗暴风格,却回避个人对川普的直接评价。

彭斯既要出书,内容又多所呈现川普的负面举止,为什么不直截了当批判?无论彭斯是不是借由出书为自己参选总统铺路,或者纯为透过这本书,去告诉共和党支持者“我们可以有更好的人选”(见下方推特),这本回忆录之所以“雷声大雨点小”,恐怕是有现实层面的顾忌。

现实面问题就是,尽管期中选举没有出现“红色浪潮”,川普牌受到相当程度削弱,但根据美国民调机构“Civiqs”调查,川普依旧极其特殊,无论在美国各年龄层、性别、种族、学历,民众对他的正面观感都远低于负面观感,截至选后的11月16日,有58%的人对川普持负面评价,好感度仅33%。但若是锁定共和党支持者,川普的好感度竟激增到71%,虽然川普党内支持度确实出现下滑,但比起2015年他赢得党内初选前一刻,仍高出1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到今天为止,川普依然是共和党支持者的“最爱”,批判川普,当然有得罪支持者的风险,有意总统初选者岂可犯此大忌。

因而,尽管期中选举后,共和党检讨川普的声音增加,彼此间其实仍小心翼翼拿捏分寸,一面注意川普声势下滑趋势(2021年1月6日他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度是90%,现在是71%),一面观望党内有没有其他人可以追上去。

至于以彭斯当下条件,恐怕很难和川普一争。从彭斯近期接受媒体访问再到出版回忆录,言谈间不能说他没有自知之明。所以,就出现了媒体一边报导彭斯的新书,一边把共和党初选镁光灯照在另个人选身上的现象──即连任佛州州长的德桑蒂斯。

目前,美国大多数民调针对共和党总统初选所做早期调查,比较川普、德桑蒂斯和彭斯的支持度,分别落在40%到45%左右、25%到30%左右,和10%左右。不过,如果选择对象只有川普和德桑蒂斯,两人差距就会明显缩小到55%对45%(YouGov/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罗斯州和地方政府研究所),那还是期中选举前,川普声势正旺,德桑蒂斯尚未在佛州大胜的10月比数,同一时间,德州共和党委托进行的民调,德桑蒂斯甚至还以43%反超川普的32%。

期中选举为“共和党川普之外的可能性”推了一把,自川普正式宣布投入2024,共和党“隐形初选”就已经展开。曾为川普副手,又是少数没有在任内和川普闹翻走人的彭斯,写下名为《上帝保佑》一书,以亲身经验,不带尖锐字眼陈述他和川普共识的经过,仿佛佛系一般,“相信共和党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虽然自由派媒体认为彭斯终究不具足够道德勇气批判川普,但他应该是很清楚当下共和党支持者的结构(包括意识形态),真想取川普而代之,恐怕无法用敌对阵营的一套(彻底否定川普)。

直到川普正式宣布竞选下届总统之前,再有保守派团体发布一系列民调,这次不仅德州,包括爱荷华州和新罕布夏州,德桑蒂斯在当地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度都大幅超越了川普(当然有佛州胜选效应),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媒体愈行将焦点侧重川普和德桑蒂斯双人对决,只是进入真正初选比赛,这恐怕必须是党内“反川普”全都站到同一阵线,且不至于激化川普支持者反噬才可能发生,而这依旧是有一定难度的。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