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这东西就不适合我国国情

一 

有一次,某老哥一时兴起,也想搞个脱口秀节目,约了几个朋友给出主意。

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半天,抓耳挠腮,琢磨着能聊什么,一致都觉得:难,非常难,什么话题都难,因为这一届观众很易怒,聊什么话题都得激怒了他们,给自己惹一身臊。后来大家商量,第一期就弄个写毛笔字的话题,这总安全吧,佛系吧,不激怒观众了吧。

结果一位晚到的嘉宾听说之后,大吃一惊:毛笔字?这怎么行?书法啊,中国古典文化啊,你们敢拿古典文化说事?一准得激怒了观众。 

我们恍然大悟,抹着心口说,好险、好险。 

瞧见没?吐槽、脱口秀这事,压根就不适合我国国情。 

好比我的主业是读金庸,金庸小说里有一位最爱吐槽的是谁?叫做司徒千钟。喝了酒就吐槽。 

此公最终结局如何?熟悉金庸小说的就知道,是被作为观众的峨眉派用炸弹给活活炸死了。金庸老爷子早就点醒了我们:吐槽,那根本就不适合江湖的湖情。 

二 

老爷子的提醒,后来无数次被证明了。能吐槽啥?啥也不能。吐槽女人那固然绝对是不行的,后来一个叫杨笠的吐槽男人也出事。以为吐槽足球篮球准可以了吧,而且是范志毅来总可以了吧,结果如何?照样不行。 

观众之中,你不是激怒这一撮,就是激怒那一撮,中国人又多,尤其是不好玩的人多,随便一撮就是成千上万,哪一撮你惹得起?哪一撮你都惹不起。 

就说范志毅娱乐节目上吐槽周琦这事吧,居然那么多人庄严地批判起来,什么不允许揭痛苦的疮疤啊,什么国足国篮不容戏谑啊,什么运动员应该好好训练而不是互相伤害啊…… 

就好奇想问几句: 

足球也好,篮球也罢,我们当荣誉目前是不行了,那我们当乐子也不行? 

既然暂时提供不了成绩了,给我们提供一点段子也不行? 

我们自己都没吐槽,我们看人家范志毅吐槽也不行? 

别人吐槽不行,换前辈去吐槽、名宿去吐槽也不行? 

网上匿名喷可以,有名有姓走到前台、事先还沟通过的就不行? 

不过是一场秀嘛,娱乐节目嘛,被吐槽的周琦自己都乐意,你们不乐意。你们是周琦的爹啊? 

弱弱问一句,周琦带女朋友回家,是回他自己家还是回你家啊? 

三 

我们的很多事,闹到最后都让人觉得格外不好玩。为什么不好玩?一言以蔽之,就是爹多。 

还真以为吐槽大会就是个娱乐呢,以为屏幕前的许多观众真是观众呢。原来搞错了,那不是观众,那就是爹。爹的面前没有娱乐。 

周琦啊,那不是观众在看你,那是千百个爹在注视着你啊。范志毅,罚你回去抄《倚天屠龙记》,把司徒千钟那一段抄一百遍,用脚抄,好好记住啥叫峨眉派。 

有时候,你看看我们的一些观众,看看我们一些国人一些同胞,会有个什么印象?就是特别不好玩,怎么都哄不好。 

又活像是漫山遍野的九斤老太、七斤嫂,一天到晚,表情阴郁,神色紧张,眉头深蹙,到吐槽大会上找敌人,捍卫足球篮球的庄严不可侵犯,替人周琦当爹地。 

他们的常用句式是:“幽默固然是不妨,然而……但是……坚决不容调侃……”这世上什么事是坚决不容调侃的?地震中的死难者不容调侃,烈士不容调侃,这是理儿。啥时候打球也容不得调侃了,而且还是打输了? 

打输了脾气都这么大,这要是打赢了,不得供起来啊? 

四 

看见不止一个气冲冲的声音说,范志毅的调侃“没有半点正能量”。这是啥?这是一种病,叫做“劣质正能量中毒”。 

经历过八十年代的人都记得一种东西叫“麦乳精”,风靡一时。这些大爷们就好比青少年阶段喝多了麦乳精,胃口不知不觉麦乳精化了,再也喝不下别的了,什么鲜奶果汁魔爪都喝不下了,一喝就啐:呸,没有半点正能量! 

抱歉拿了麦乳精打比方,给麦乳精作个揖,其实麦乳精在副食品匮乏的年代作出了历史的贡献。 

说回那期节目,本来明明挺正能量的,调侃之中有当头棒喝,有醍醐灌顶,督促周琦珍惜天赋、好好训练、爱篮球、知耻后勇,怎么就不是正能量了?周琦自己接受调侃、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还很富于幽默精神,怎么就不正能量了?明明挺正能量的。一场秀看下来,我对周琦的印象都好了不少。 

可是有人他就识别不出这种正能量,他们觉得正能量只能是一个套路:范志毅先充分肯定篮球的成绩,肯定球员的拼搏精神,再中肯提出三点意见,最后呼吁大家为篮球足球加油,然后周琦走上台表示为国争光的决心,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非觉得这才叫正能量,这是啥?这就是劣质正能量中毒。 

有的东西,明明不是政治的,非要搞出点政治;有些东西本来很幽默的,非要搞成大家无趣;自己怎么裸奔都可以,看见别人的比基尼就大怒起来,非追着给人套一秋裤,还自以为自己很深刻很正能量,像郭德纲讲的:非和说相声的过不去。 

人家打着快板儿呢,你非跑上台去给抢下来,上刻一个“拼搏”,下刻一个“奋进”,你至于不至于?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