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侵者遭判重刑 上海小红楼圈养性奴案再掀热议

履新中国上海市松江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才两个多月的张铮日前落马,其主审的上海“小红楼”涉黑案件再次引发舆论热议。12月3日,上海“小红楼”案相关微博话题和知乎问答分别被禁止搜索和删除。

12月3日,知乎问答平台上有关“上海红楼案 一案两判为哪般?”的话题遭到删除。网友在该问答中质疑判案的公正性:“一个被剪了输卵管不能怀孕的,因为被迫成为赵富强的帮凶,参与组织陪侍,被判14年6个月,超过了几个官员的总刑期。”

该名网友质问道:“更加不可想象的是,这些受害女性千难万险,终于彻底摆脱了赵富强的控制,终于不再经受赵富强摧残,却统统被打入大牢,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重见阳光。相反,那些充当保护伞的官员,不是免于起诉,就是量刑畸轻。”

不过,相关内容已经从知乎平台上被删除。

上海小红楼案
(图片来源:网络)

微博上多个有关“小红楼”案的微博话题,则因“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话题页未予显示。”

上海小红楼案
(图片来源:网络)

 

上海小红楼案
(图片来源:网络)

 

上海小红楼案
(图片来源:网络)

 

上海小红楼案
(图片来源:网络)

另有微博网友爆料称,微博以“被上海广播电视台投诉侵犯名誉权”为由,将自己在12月2日发布的两篇与“小红楼”案相关的文章遭到微博删除。

上海小红楼案
(图片来源:网络)

11月1日晚,上海市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上海市松江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张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履新仅两个多月的张铮落马,其担任审判长主持审理的两起大案引发公众关注,其中一例为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小红楼”涉黑案件。

综合大陆媒体报道,2020年8月17日至21日,上海二中院对检察机关指控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诈骗、强迫交易、受贿、行贿等罪一案进行了开庭审理。不过,法院以涉及个人隐私为由,未公开开庭。

上海二中院的一审判决认定,“在杨浦没有办不成的事”的沪上“小红楼”主人、上海誉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富强为长期控制女性,满足个人淫欲,以招聘总裁助理为诱饵,采取在聘用合同中默认陷阱、不断灌输淫秽思想等手段玩弄女性;通过当众侮辱、肆意殴打、限制自由等手法残害女性。

判决书记载,仅2012年至2019年6月间,赵富强组织从事的房屋租赁业务遍布上海市9个区,地址涉及1300余处,获利共计9.7亿余元(人民币,下同)。2014年6月至案发,该组织利用上述手法实施诈骗罪84起、强迫交易罪15起、敲诈勒索罪4起、寻衅滋事罪5起。

赵富强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诈骗和寻衅滋事等10宗罪,一审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至20年不等,其中赵富强的多名前妻或与赵富强育有子女的女性也获刑8年半至20年不等,另有多名上述女性的亲友被判刑。

上海小红楼
图为上海小红楼主人赵富强。(图片来源:网络)

上海“小红楼”涉黑案件也引发上海市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为赵富强充当“保护伞”的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以及杨浦区法院原院长任涌飞,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和7年6个月。

涉及此案的杨浦区多名国有企业工作人员、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员均获刑1年半至10年半不等。

赵富强等人上诉后,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高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海归女大学生被骗到小红楼卖淫 无处可逃

其实,赵富强涉黑案早在2017年就被曝光。上海“小红楼”位于杨浦区许昌路632号,被赵富强改名为创富大厦。美国海归女大学生陈倩通过招聘信息到创富大厦应聘运营专员,结果遭到赵富强欺骗,被迫卖淫。但创富大厦戒备森严,到处都是门禁和保安,令陈倩无处可逃。

上海小红楼
上海小红楼外部。(图片来源:网络)

据知情人透露,“小红楼”的一楼为保安和财务室,4楼以上为核心员工和女性的宿舍,楼内电梯和不同房间都安装有刷卡门禁,外人如要进入,还需保安联系赵富强。楼内暗藏了许多监控摄像头,当事人被拍摄发生性关系的照片、视频。这些照片和视频既是赵富强的癖好,也是赵控制女性的手段。

上海小红楼
上海小红楼公关小姐的宿舍。(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底,陈倩遭到赵富强强奸后,被允许去银行领取补偿费。陈倩通过银行柜员报警,并曝光了赵富强在创富大厦圈养性奴、卖卵、为政府官员提供小姐等罪恶。不过,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终此案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

据悉,陈倩因逃跑遭到殴打,并因过度取卵患上严重的腹腔积水,失去生育能力。

2018年11月,赵富强的其中一位妻子崔茜及其母亲向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实名举报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以及钱色行贿干部,但并没有得到重视。2019年1月,崔茜又向杨浦公安分局报案,称自己遭到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

据称,崔茜因为遭到赵富强暴露取卵,患有严重抑郁和焦虑症。

2019年上半年,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通过杨浦分局副局长岑宏权了解到赵富强已经被杨浦分局立案调查的情况后,便向赵富强通风报信。2019年5月15日上午,卢焱在办公室告知赵富强,当局有人准备立即抓捕赵的消息,并劝说赵尽快离开上海。赵富强当晚带着三名女性开车逃回江苏泰兴老家。2019年5月16日下午1点左右,警方在泰兴将赵富强等人逮捕。

此时正值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小红楼”涉黑案件的“保护伞”相继被查,上海“小红楼”案才被法院审理。

上海小红楼
图为上海小红楼内景。(图片来源:网络)

不少网友针对此案发表自己的看法说:“什么叫组织卖淫?不是强迫卖淫吗?这里面那么多被囚禁被压迫被强奸被取卵的女性都无人关注吗?主犯死缓,公职人员强奸判一年半?犯罪成本这么低吗???”

“上海小红楼案的细节公布之后,看得每一个女人心惊胆战。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

还有网友爆料上海“小红楼”案的内幕:“赵富强的第一个小姐就是他自己的妻子,后面的妻子林某,扭曲变态到成为赵富强管理小姐的监工,变成了最残忍歹毒的老鸨。”

“被赵富强从农村弄来的小姐,有些是有丈夫的,这些丈夫到了小红楼,就被雇佣成了打手和监工,监视着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女人卖淫、卖卵、给赵富强等人代孕。”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