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接受英媒采访称无惧“被消失”因为“我是医生”

早前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而轰动全世界的前香港大学病毒研究专家闫丽梦,近日接受英国《每日邮报》访问。闫丽梦详述了自己从中国逃亡到美国的种种心路历程。

闫丽梦接受英国《每日邮报》访问时表示,2019年当时她在港大的上司要求她著手研究武汉出现的神秘病毒,不久后她便发现家族感染群组,以她多年来的专业经验进行判断是病毒已经出现人传人,而大陆科学家也已经排列出病毒的基因序列。但在当时,中国政府压下这件事情,并对外声称:“病毒不会人传人,社区也不会面对疫情风险。”

闫丽梦透露,“事后我在调查期间想要与中国和香港的朋友讨论,但大多数人都三缄其口,在一群医护人员组成的微信(WeChat)群组,部份在中国武汉的朋友面对我的追问时都是不敢回答,只发了一个戴口罩的表情符号。”

闫丽梦还说:“当我向另一个在武汉的医生好友打听此事时,他不想多说,只告诉我当地医院“没有隔离设施,所有(新冠)患者都住进开放病房,和其他病人一起”,而前线医护“没有保护装备,也不能公开讨论情况””这位武汉医生好友还说:“我特别害怕自己受到感染,然后传染到自己的家人。”

到了1月3日,闫丽梦在香港大学实验室的上司潘博士曾经跟她说:“情况已经很可怕。”,而且要她终止追查武汉病毒,恢复正常的研究工作。大约十多天后的1月16日,上司潘博士又指示闫丽梦研究貉是不是中间宿主的问题。对此闫丽梦向媒体形容,这道命令莫名其妙,因为依照以往中国一般人很少把貉当作野味来吃。

此外,当时实验室的上司潘博士也警告她“不要超越红线,否则会被消失”。她说︰“我们脑内都有一条隐形的红线,因为我们的政府对负面形像是如此敏感,碰到它你就会惹上麻烦。 而且1月1日当时中国政府官方对外依然坚称:“病毒源头来自华南海鲜市场。”

因透露COVID-19病毒消息而遭到中国国安搜查

闫丽梦说:“自己第一次对外发放消息是在1月19日,当时她联系了YouTube上的时事评论人路德,巧合是的在隔天,中国政府才宣布确诊人数激增3倍,但是仍然说病毒有限度的会人传人,3日后武汉直接封城。”

闫丽梦接著说:“在联系路德前一天,自己为了撰稿在实验室留到深夜,又不敢经过电邮发送文字,只能把稿件拍照传送出去。”过了几天后,她又在网上匿名发布消息,披露COVID-19其实来自中国的解放军实验室。

4月时闫丽梦收到路德的通知:“形容中国的国安人员开始追查消息来源,当时判断闫丽梦处境很危险。”当闫丽梦把情况转告丈夫时,她的丈夫认为是逃不出共产党监控的,而她的丈夫对她的行为感到愤怒,不愿和她出走。

闫丽梦说:“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我以为我们有一段美满婚姻,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但我明白到他对共产党极度恐惧和害怕。”

闫丽梦在今年4月28日独自登上飞往洛杉矶的飞机,当时知道自己可能永远无法再见到家人。抵达美国境内时,她也极力游说海关人员不要将她送返中国,最后得到情报人员接见。闫丽梦说,就在自己踏足洛杉矶后几小时,自己的家和办公室都被调查人员搜查,家人也接受严厉盘问,父母被迫公开指摘她之外,大陆的社交网也出现各种污蔑她人格的传言。

闫丽梦顶住所有压力,“我父母叫我不要伤害自己国家,但我作为医生和科学家必须这样做,我要把被隐瞒的事情告诉全世界,否则,我如何面对自己活下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2 评论
  1. Earlene User Says

    Bentyl is one drug that’s used to manage IBS. Bentyl reduces muscle spasms in your gut and may help improve cramping and pain related to.

    My webpage dicyclomine tablet brands

  2. Hannelore User Says

    Kız evet çok sexy liseli sınıfta başlayan sikis evde sikişmeye dönüşüyorbabasının arabasını alan genç eve kızı
    atıp türbanlı kız çıplak şadasında sikiş.içime boşaldı porn.Görümcemin ştemin yarak ştemin koca yarağı Grup sex porno türk gizli türbanlı twtr ştem içime.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