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斌,成为党国的敌人是光荣的

杜斌是我的朋友加老乡。他老家住在山东省临沭县,距离我家所在的双堠镇不到100公里。2001年我们认识时,他还在《工人日报》做摄影师。因为《工人日报》对我的一篇采访,主编无言女士安排他到我住的宾馆拍照时我们认识了,并且成为了朋友。因为摄影技术高超,当时《纽约时报》驻中国分社社长周看先生非常喜欢他拍的照片,后来杜斌转而到《纽约时报》北京分部作摄影记者。 

杜斌诙谐、精明、头脑灵活,对中共如何控制它的喉舌十分了解,因而也精通绕行之道。因此,他一直关心发生在中国的公共事件、社会问题,不断利用他手中的相机记录着中共系统的各种罪恶,并运用各种可能予以曝光。虽然国保、国安等党卫军一直盯着他,总算还是有惊无险地走过了二十年。 

他写的揭露“马三家劳教所”如何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小说《小鬼头上的女人》,当时在世界上引起了很大反响,让世界进一步认清了中共政权的罪恶。 

2006年12月27日,我的律师李方平和李劲松冲破中共党卫军的阻挠,从北京出发去看守所会见我时,在临沂临西五路被中共指使的打手用铁棍打得头破血流,伤口深达颅骨。当时报警,警察不出警,任凭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其实谁都知道这就是他们自己干的,出什么警)。两位律师只好到医院简单处理了伤口后,返回北京治疗。 

一回到北京,很多律师朋友把方平和劲松两位律师接到某个饭店的大堂。当时大堂里布满了国保警察,形势一片红色恐怖。就在活动即将结束时,杜斌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用手中的相机迅速地拍了一组照片,记录下方平头上缠满绷带的历史场景后,迅速离去……。 

记得2002年夏天,我带着他和另外一位记者到蒙阴县一个赤脚律师家里采访。就在采访完毕我们准备离开时,村书记带着蒙阴县宣传部的人走进了院子,非要邀请我们到村委办公室谈谈,说宣传部的领导在那里等着(可见村里有多少眼线随时汇报敌情)。他们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只是要求我们跟他走。应付后,我们乘出租车离开,宣传部的人随后便驾车追了上来。无奈山路狭窄,我们不让路,他们的车虽然性能好得多,却无法超过我们。我在车上说: “很可惜,没能拍下他们的照片。” 杜斌说: “我早就拍下来了。他们一进院子,我就拍了……。” 一直走到几公里以外的大路上后,还没等他们超到前方,我们便停下来与他们周旋……。 

杜斌,一个用相机记录中国的优秀公民, 2020年12月18日被中共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到今天(2021年1月20日)为止已经五个星期了,没有他任何新的消息传出来。 

我的朋友杜斌!你在看守所里能吃饱饭吗?成为党国的敌人,这也是一种光荣崇高的认证……,高墙电网下,最关键的是保重身体。我们会一直与你并肩作战,直到共产专制灰飞烟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