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6月10日凌晨,唐山几个流氓混混在一个烧烤店当众猥亵年轻女孩子遭拒后,恼羞成怒将女孩拖出店外拳脚相加、围殴暴打的视频传遍网络,成为网民关注的焦点。此视频传播速度和民众对事件的关注度极高,在中共的网管猝不及防之下,相关信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扩散开来,登上了热搜头条。

这样的事情在中共自问自答“中国为什么这么安全”中,超越了审查与管控成为热点,热得一发不可收拾。这当然是中共暴政不愿看到的,无论是中共中央高官,还是地方基层小吏。如今,人民用中共当年自问自答的题目来质问中共:“中国为什么这么安全?连吃个夜宵都会被流氓猥亵,惨遭当众殴打。”你中共当年准备好的答案肯定用不上了,何不给人民一个清楚的新答案?!

到目前为止,事情发生已经十天有余,仍有很多人将此类事情归结于“黑社会猖獗”,此言差矣,谬也。在共产党垄断一切权力与资源的沦陷区,什么事情的发生会与共产党的专制统治没有关系?!好事情都是共产党“领导有方”,坏事情就不是“共产党领导得好”,而变成“黑社会猖獗”了?这符合逻辑吗?

试问,没有中国共产党如此这般的领导,黑社会是怎么猖獗起来的?中共赖以生存的爪牙之一 — 公安部门,本身就是专制暴政权力的延伸。没有他们与黑社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甚至直接权力寻租、公然交易,那些流氓混混怎能成为危害一方的恶霸、欺压百姓的地头蛇?!沦陷区内,全国各地的公安局、派出所哪个不是流氓黑社会的保护伞?!靠着向黑社会、各种会所、妓院……收保护费,为公安局、派出所个人创收。那些打算开办会所或者舞厅的人,事先要与分管该地区的公安商量好了给他们多少干股、怎样分成……,达成协议后才开始装修开业。这些会所会为提供保护的干股股东 — 公安局长或者队长们准备好专门的房间,供其随时享用。

早在二十年前,山东临沂市西城区派出所一个所长的位置,要向市公安局行贿几百万才能拿到,当时还是刘杰当局长。如今,据说交易早已是天价了。不过无论价格怎样暴涨,这样的买卖总是稳赚不赔。记得九十年代,百姓有句顺口溜:“公检法,国地税,三陪女,黑社会”。其中,“三陪女”被归为“新四害”实在是太冤了。

实际上,在中共沦陷区根本没有唐山与佛山之分,也没有杭州与天水之别,只有恶事是否在阴差阳错之下被爆了出来,成为人民关注的热点之分。

反观历史,每当这类恶事发生时,中共总是站在邪恶一边,把当事人严密控制起来,使得他们发不出任何声音;同时删帖封号掩盖真相,通过“喉舌”放出所谓“正在调查处理”的假信息欺骗人民;实际做的却是不断地销毁证据,打压敢于仗义执言者。多年前,湖北巴东的邓玉娇案如此,北京的雷洋被“嫖娼”案如此,徐州八孩“铁链女”案如此,正在发生的唐山群殴女子案也不会例外。

此时,与其指望黑社会的保护伞 — 中共公安去打击黑社会,还不如让狼帮你看好羊。因为,狼看羊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而且远没有让黑社会的保护伞打击黑社会那么具有欺骗性。让善良人对邪恶抱有希望的危害性有多大,对有常识的人来说,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总之,有位网友说得好:“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中共沦陷区一切不公与邪恶的根源在于制度,共产专制制度不除,类似于唐山流氓打人事件、徐州“铁链女”事件,以及类似雷洋、曹顺利等人的恶性事件还会不断发生。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这些事情就别想得到解决,而只会不断地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形式,发生在生活于中共沦陷区的不同人的身上。

若不从长计议结束共产暴政,不仅是今天中共沦陷区居民,连同其子孙后代也难以幸免。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