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掮客举报原甘肃公安厅高官卖官内幕 警界人人自危

一名陷入绝境的甘肃商人近日曝光自己充当原甘肃公安系统卖官掮客的细节,曝原省公安厅副厅长向已落马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行贿,并列举公安系统内目前在职高官的买官黑历史。举报人在周二(20日)被警方敲门后失联。甘肃警界因事件引发人事地震,当地官方持续沉默。有深度参与调查的记者,在有关方面的压力下被迫放弃报道。

原在甘肃嘉峪关从事酒店业的商人蔡云峰日前发布近两万字的举报信,揭发自己和已去世的原甘肃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姚远关系密切。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他多次为姚远的卖官活动充当中间人。卖官活动主要集中在其分管的公安消防及全省公安局,甚至是派出所负责人的人事安排。

蔡云峰在举报信中详细列举了姚远和其妻林明宇的腐败资讯,比如,在甘肃、北京、黄山等国内多个城市至少有12套房产。此外,蔡云峰夫妇和原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交往和勾结,其妻向傅政华的妻子行贿。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周二下午5点后,蔡向他表示有员警上门,其后蔡即失去联系。在谈到蔡云峰的举报动机时,这名知情人指蔡本人现身患重病,并且破产。陷入绝境的他向原来官场上的朋友们求助,却都遭到了冷遇,是故他决定大爆料。

他说:蔡云峰就可能被控制起来了,昨天下午5:00的时候,我正在跟他进一步聊的时候,他告诉我公安就要来了,想用房屋登记的名义,骗我开门。可能就不能跟你多聊了,然后又说一言难尽,今后我老婆可以详细告诉你。他其实可能是他本人患病,找过去这些相熟的官员或者是拿过他钱的人借钱,借钱的过程中呢,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他感到很失望,索性就把这些事情都出来了。他说他把遥远的一个笔记本拍过,但是呢,他没把这个东西发出来。

该人士还透露,甘肃属于经济落后地区,卖官金额其实并不算高。蔡云峰揭发的卖官活动和当地流传已久的潜规则基本吻合。他基本掌握相关资讯,早早地接入了调查此事,但过去因为相关因素,无法公开报道。

他说:我倒是相信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公安系统啊,高层公安部发生的事情和基层发生的事情都一样,就这些金额也比较符合那地区的金额有钱的地方公安如果要送礼的要比这个多得多。

另一位调查此事的资深的调查记者也证实,他最后联络蔡是周二晚上。他也认为,蔡作为行贿受贿的具体参与者,他必会因这次实名举报陷入更大的麻烦,尤其危险是,很多被他举报的对象,还是当地警方的实际负责人。

他说:我判断差不多吧,当时的市场行情,大环境呢,八九不离十。昨天他还给我聊天呢,昨天下午7:30。他现在很危险。你想嘛,现任的公安局长都还有好几个呢。甘肃这个地方很诡异,很多人都被提拔到了公安部,你知道吧?搞笑得很。

记者亦分别尝试联络蔡云峰举报信中所提及的官员,但无论是已高升为现任省政法委副书记徐永胜、还是调入公安部的朱守科、还是调任消防总队负责人的柳国柱,都拒接电话。

据举报人的公开留言显示,有份涉买官的王文辉现是在职的兰州高兴分局一把手,并且曾威胁蔡云峰如果公开举报就会被以寻衅滋事抓捕。

记者亦多次致电王文辉,但都被拒接。隶属于军队和公安双重管理的消防总队,其电话则完全被禁止接入。

甘肃省公安厅在回应记者采访时,则以他们不知情为由,嘱记者询问纪检办。但纪检办则拒接电话。

甘肃省公安厅:我不清楚,那你给你提供一个电话,你打过去,这是我们证供纪检处的办公电话了。

兰州市新区公安分局在回应采访时,也直接以不知情为由,拒绝谈及此事。

新区分局:你说的这个事情应该不是我们公安局,你可以直接打到市局。

甘肃省纪委,甘肃省检察院,也都拒绝就此事置评。

记者发现,原本在包括网易和微博上有关蔡云峰举报信的文章及网帖,在周三(21日)已被移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 ở Cam Túc, Trung Quốc gần đây đã công khai một bức thư dài gần 20 000 từ, tiết lộ rằng mình là trung gian của đường dây mua quan bán chức trong hệ thống công an Cam Túc, đã làm người […]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