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掮客舉報原甘肅公安廳高官賣官內幕 警界人人自危

一名陷入絕境的甘肅商人近日曝光自己充當原甘肅公安系統賣官掮客的細節,曝原省公安廳副廳長向已落馬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行賄,並列舉公安系統內目前在職高官的買官黑歷史。舉報人在周二(20日)被警方敲門後失聯。甘肅警界因事件引發人事地震,當地官方持續沉默。有深度參與調查的記者,在有關方面的壓力下被迫放棄報道。

原在甘肅嘉峪關從事酒店業的商人蔡雲峰日前發布近兩萬字的舉報信,揭發自己和已去世的原甘肅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姚遠關係密切。在長達10多年的時間裡,他多次為姚遠的賣官活動充當中間人。賣官活動主要集中在其分管的公安消防及全省公安局,甚至是派出所負責人的人事安排。

蔡雲峰在舉報信中詳細列舉了姚遠和其妻林明宇的腐敗資訊,比如,在甘肅、北京、黃山等國內多個城市至少有12套房產。此外,蔡雲峰夫婦和原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的交往和勾結,其妻向傅政華的妻子行賄。

據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周二下午5點後,蔡向他表示有員警上門,其後蔡即失去聯繫。在談到蔡雲峰的舉報動機時,這名知情人指蔡本人現身患重病,並且破產。陷入絕境的他向原來官場上的朋友們求助,卻都遭到了冷遇,是故他決定大爆料。

他說:蔡雲峰就可能被控制起來了,昨天下午5:00的時候,我正在跟他進一步聊的時候,他告訴我公安就要來了,想用房屋登記的名義,騙我開門。可能就不能跟你多聊了,然後又說一言難盡,今後我老婆可以詳細告訴你。他其實可能是他本人患病,找過去這些相熟的官員或者是拿過他錢的人借錢,借錢的過程中呢,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他感到很失望,索性就把這些事情都出來了。他說他把遙遠的一個筆記本拍過,但是呢,他沒把這個東西發出來。

該人士還透露,甘肅屬於經濟落後地區,賣官金額其實並不算高。蔡雲峰揭發的賣官活動和當地流傳已久的潛規則基本吻合。他基本掌握相關資訊,早早地接入了調查此事,但過去因為相關因素,無法公開報道。

他說:我倒是相信他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公安系統啊,高層公安部發生的事情和基層發生的事情都一樣,就這些金額也比較符合那地區的金額有錢的地方公安如果要送禮的要比這個多得多。

另一位調查此事的資深的調查記者也證實,他最後聯絡蔡是周二晚上。他也認為,蔡作為行賄受賄的具體參與者,他必會因這次實名舉報陷入更大的麻煩,尤其危險是,很多被他舉報的對象,還是當地警方的實際負責人。

他說:我判斷差不多吧,當時的市場行情,大環境呢,八九不離十。昨天他還給我聊天呢,昨天下午7:30。他現在很危險。你想嘛,現任的公安局長都還有好幾個呢。甘肅這個地方很詭異,很多人都被提拔到了公安部,你知道吧?搞笑得很。

記者亦分別嘗試聯絡蔡雲峰舉報信中所提及的官員,但無論是已高升為現任省政法委副書記徐永勝、還是調入公安部的朱守科、還是調任消防總隊負責人的柳國柱,都拒接電話。

據舉報人的公開留言顯示,有份涉買官的王文輝現是在職的蘭州高興分局一把手,並且曾威脅蔡雲峰如果公開舉報就會被以尋釁滋事抓捕。

記者亦多次致電王文輝,但都被拒接。隸屬於軍隊和公安雙重管理的消防總隊,其電話則完全被禁止接入。

甘肅省公安廳在回應記者採訪時,則以他們不知情為由,囑記者詢問紀檢辦。但紀檢辦則拒接電話。

甘肅省公安廳:我不清楚,那你給你提供一個電話,你打過去,這是我們證供紀檢處的辦公電話了。

蘭州市新區公安分局在回應採訪時,也直接以不知情為由,拒絕談及此事。

新區分局:你說的這個事情應該不是我們公安局,你可以直接打到市局。

甘肅省紀委,甘肅省檢察院,也都拒絕就此事置評。

記者發現,原本在包括網易和微博上有關蔡雲峰舉報信的文章及網帖,在周三(21日)已被移除。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1評論
  1. […] ở Cam Túc, Trung Quốc gần đây đã công khai một bức thư dài gần 20 000 từ, tiết lộ rằng mình là trung gian của đường dây mua quan bán chức trong hệ thống công an Cam Túc, đã làm người […]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