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保守党党魁竞选 鹿死谁手?

经过五轮的投票,在取代约翰逊(Boris Johnson)成为保守党领袖和首相的竞争中,剩下最后两名候选人:特拉斯(Liz Truss)和萨纳克(Rishi Sunak)。在这场竞选中,在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面,特拉斯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鹰派”的特拉斯及其支持者,在过去一周里,一直在指责萨纳克是温和的“鸽派”。

据《每日电讯报》上周报导,许多议员认为,特拉斯在党魁竞选中,已经有了不可动摇的领先优势,但她的竞选团队并没有想当然,他们认为外交政策是她的强项之一,同时也是萨纳克的弱点之一。

两位候选人之间的“吹风”战已经开始,特拉斯的支持者,指责萨纳克在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上过于谨慎;即使面对日益严重的人权侵犯,也要推动与北京的贸易增长。

萨纳克的支持者指出,正是在他管理财政部期间,在俄国入侵乌克兰后,英国对俄罗斯实施了严厉制裁,而且他坚持认为,在英中经济关系中不能忽视人权侵犯。他们说,萨纳克将在这周内“更多地”谈及这些问题。

萨纳克:关闭所有孔子学院

7月25日,BBC第一频道,将直播萨纳克和特拉斯的电视辩论会。据悉,在辩论会上,他会说,他将禁止中国在英国的所有30所孔子学院,并声称,在孔子学院指导下,通过英国纳税人资助的学校普通话教学,让北京的软实力得到加强。

预计萨纳克还将说,中共国“是对英国和世界经济和国家安全的最大长期威胁”,并引用军情五处(MI5)局长和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的观点。

萨纳克说:“在国内,他们正在窃取我们的技术并渗透到我们的大学。在国外,他们通过购买普京的石油,来支持他对乌克兰的法西斯入侵,并试图欺负他们的邻国,包括台湾。”

萨纳克还将批评中国政府“让发展中国家背负无法偿还的债务,并以此来扣押它们的资产,或用外交枪指著它们的头”,以及在新疆和香港对自己的公民实施酷刑、拘留和洗脑。

在与特拉斯的辩论中,萨纳克将补充说:“够了。长期以来,英国和整个西方国家的政客,都(为中共)铺上了红地毯,对中(共)国的邪恶活动和野心视而不见。”

这些引起争议的孔子学院,以前曾因影响英国的学术自由而受到批评,并被活动者称为“落伍的”。孔子学院实际上是东道国大学、中国的伙伴大学和中国国际中文教育基金会(CIEF)之间的合资机构。

萨纳克关于孔子学院的言论,很可能与特拉斯形成对比,她在2014年担任教育部长时,监督了伦敦大学学院(UCL)教育系与汉办之间的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汉办是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一个机构,是孔子学院的总部。

萨纳克说,遏制北京影响的进一步举措,将包括命令英国大学披露任何价值超过5万英镑的外国资金合作,并审查所有可能的“不经意地协助”北京野心的英中研究合作关系,中共的野心就是能主导未来或可能用于军事目地的技术。

萨纳克承诺,还将建立一个类似于北约(Nato)的联盟对抗北京,同时采取行动影响网路安全的国际标准,并在军情五处的帮助下,帮助英国企业和大学,对抗中共的工业间谍活动。

盟友:特拉斯曝光中共胁迫手段

但外交大臣的一位盟友说,特拉斯将“从第一天起就准备好”应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双重威胁。“当涉及到乌克兰和中国时,特拉斯是个有经验、有信誉和决心的人,这使她处于鹰派一端,而萨纳克则更处于鸽派一端”。

“特拉斯的主张是,现在是一个比冷战以来任何时候都更危险的时期,她可以让英国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

“她曝光了北京利用经济作为对其他国家的胁迫手段,损害英国的方式,她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提出了这个问题。她不认为我们应该切断与中国的关系,但她希望重新调整,使供应链多样化,确保英联邦国家不会成为北京的附庸国。我不认为萨纳克完全与我们在同一空间,他仍然反复提及卡梅伦和奥斯本所希望的与中国贸易的‘黄金时代’,并采取了较软的立场。

“在对俄罗斯的银行制裁方面,萨纳克领导下的财政部不愿意象约翰逊和特拉斯希望的那样迅速行动。在禁止俄罗斯银行进入Swift系统时,财政部的态度非常消极。

“财政部的默认设置是谨慎行事,只考虑数学问题,但有时你必须做出艰难决定。当一个只是财政部官员发言人的财长或首相是没有意义的。”

特拉斯一直说,俄罗斯必须从整个乌克兰,包括克里米亚撤军,然后才能完全解除制裁。

教育部长和前外交部部长克莱弗利(James Cleverly)告诉《每日电讯报》,他支持特拉斯。他说:“她上任时我在外交部,能对这些问题给予了真正的澄清。她说,对中国的经济活动进行反击绝对是正确的做法,因为虽然这将对英国产生一些经济影响,但如果不抓紧解决这个问题,将来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以及地缘政治影响。

“对俄罗斯也是如此。她坚持认为,我们必须非常、非常早地采取严厉的制裁措施,这将不可避免地给我们带来经济压力,但我们必须站在这个问题的最前沿,以便我们能够说服像德国这样更依赖俄罗斯的欧洲邻国,他们必须迈出这一步。”克莱弗利也是英国陆军预备役的一名中校。

萨纳克与中共的潜在联系

本月早些时候,当中共最大的喉舌小报《环球时报》,赞扬萨纳克在加强与中国的贸易联系方面的“务实观点”时,让萨纳克感到不自在。

2021年,萨纳克利用他在伦敦市府的演讲,呼吁对与中国的贸易采取更“细致入微”的方法,并谈到“实现一个快速增长的金融服务市场的潜力,其总资产价值为40万亿英镑”。

去年12月,萨纳克要求财政部官员恢复英中经济和金融对话,该对话因香港和Covid的紧张关系而暂停了两年之久。

在与中国副总理胡春华的电话中,他正式同意举行贸易谈判,一位消息人士说,当时这个决定代表了与北京关系的“彻底改变”。

批评者说,面对与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外交争执,以及新疆持续的人权侵犯,举行峰会是错误的。结果,在中共对包括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和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在内的七名议员实施制裁后,峰会被取消了。

萨纳克还面临著关于英国外交政策,与他妻子的商业利益之间潜在利益冲突的问题。

萨纳克的妻子默蒂(Akshata Murty),拥有7亿英镑的印孚瑟斯(Infosys)公司股份,该公司由其父亲创立,通过一家子公司在中国雇佣了3,300名员工。在乌克兰被入侵后,印孚瑟斯公司还继续在俄罗斯开展业务,但后来撤出了。

萨纳克盟友:他不会对北京软弱

但萨纳克的支持者说,特拉斯阵营错误地描述了他对北京和俄罗斯的反应,还说,如果他成为首相,会比作为财政大臣时,对两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在财长的工作中,他必须更多地关注外交政策的经济影响。

萨纳克竞选团队中的一位消息人士说:“所有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如冻结资产,都是由财政部实施的,萨纳克在实现这些制裁方面发挥了作用。他还给国防部带来了自冷战以来最大的开支增长,甚至在他成为议员之前,他就在写关于俄罗斯对我们的海底电缆的威胁。

“对于确保与中国的任何经济关系不危及国家安全的必要性,他非常坚定,他的观点是,当其他国家没有遵循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时,不应以经济为由作出任何妥协。”

支持萨纳克的斯图尔特(Bob Stewart)议员,是一位拥有国际政治学位的退役陆军上校,他说:“他不是个喜欢坐在坦克顶上作秀的人,但我丝毫不认为他在中国或俄罗斯问题上有任何软弱之处。

“特拉斯是外交部长,这意味著她的工作与担任财长的人不同。当财长比当外长要难得多,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如果萨纳克成为领导人,我非常希望如此,将比他作为财长时,更平衡、更专注于外交事务。他个高智商的人,他的逻辑和对形势的分析,将使他处于强有力的地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