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香港人”

Ecce Homo(注1),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有罪?“初选(注2、注3)”有罪? 

早前香港警方拘捕了55名组织或参与“初选”的“爱国者”(注4),其中47名义士被警方国安处以《港版国安法》中“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2021年3月1日星期一,于“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但由于被告人数众多,单是审理保释申请,就要连续三天处理,3月3日星期三傍晚六时,所有被告已完成保释申请陈词,但再有被告义士要求转为自辩补充,裁判官遂宣布休庭,全部人继续还柙,翌日续审。警方国安处表示,47名义士组织或参与“初选”,就即是“串谋颠覆国家政权”,证据确凿,毋庸置疑,因为“初选”旨在滥用当选立法会议员后,在立法会取得大多数控制权,不论利弊,都“无差别地”否决或拒绝通过政府财政预算案,唯一目的只是瘫痪政府运作。3月4日星期四晚,大家都知道保释申请结果是31.9%成功,47名义士中,15人获准保释,32人仍然需要拘留至5月31日,到时才再上庭续审。 

冤狱一天都嫌多,所以笔者跟占全港约五成半人口的“黄丝”一样,希望47名义士,能够全数获准保释;相反,占全港人口只有四成的“蓝丝”,却希望47名义士全数不准保释;现在只有三成义士获准保释,法官似乎是中间偏左落墨,虽然强差人意,但是,以目前的时势来说,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可惜,可恶的律政司郑若骅司长,又再次输打赢要,律政司即时上诉,15人保释暂停,全部47人即时还柙。

但是,无论如何,为什么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港区国安法》已经是穷凶极恶,香港人还要自相残杀,为什么?Ecce Homo,从今之后,有史以来最无辜的政治犯,最冤枉的政治犯,已经不再是耶稣(Jesus Christ)了。而是因为参与“初选”而被定罪判刑的47名“爱国爱港”异见人士,他们阻止港共对香港的破坏,他们阻止中共对香港的破坏,牺牲一生,无私奉献,值得全球华人敬仰,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他们才是真正的“香港人”! 

众所周知,中共判你死刑,你仍然要先付行刑费,否则,你被枪毙后,中共会向你的家人、服务单位或你其他亲朋戚友,讨回行刑费,包括子弹费,不是很荒谬吗?同样道理,同样逻辑,中共判香港人违反《港区国安法》,判香港人无期徒刑(香港暂时仍然没有死刑),一切费用,必须由香港人自己支付,不是同样荒谬吗?义士们要“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正正就是因为这种荒谬。 

不是辩护,而是事实。“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是正确的,因为“政府财政预算案”包含了一些绝对不应该由香港负责的消费、一些绝对不应该由香港付钞的开支、一些绝对不应该由香港找数埋单的项目。这些消费、开支和项目,包括:

…01. 所有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项目

…02. 香港警务处(包括警方国安处)的开支

…03. 香港警务人员的薪酬开支

…04. 香港行政长官的薪酬开支

…05. 香港所有问责高官、所有司局长的薪酬开支 

但是,林郑政府坚决不把有关项目、消费和开支,从预算案中剔除出来。“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是唯一的选择,所以,“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是林郑政府迫出来的,林郑政府也有责任。因为只要林郑政府愿意把“有争议”和“冇争议”的预算,分开处理,义士们是绝对不会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的! 

那么,为什么要否决预算案中的那些项目、消费和开支呢?理由如下: 

回归而来,大家有目共睹,多届特区政府都是不务正业,一味挂著完成国家的政治任务,取悦中央,而忽略了香港人的基本民生需要,觢怒民愤,民怨沸腾,惟有上街。

最不幸!最可悲!只顾完成国家任务而忽略民生者,现届政府尤甚。林郑政府尤甚。最可悲!最不幸! 

既然政府其实并非为港人服务,只是为国家服务,为什么仍要港人找数?为什么仍要港人付钞?为什么不是国家找数?为什么不是国家付钞? 

此外,警队亦已经变得并非为港人服务,只是为国家服务,尤其是警队内的“国家安全处”,为什么仍要港人找数?为什么仍要港人付钞?为什么不是国家找数?为什么不是国家付钞? 

因此,笔者认为,香港特首和所有司局长等问责高官的薪酬,还有警务处的开支和所有警员的薪酬,都应该由国家支付,由中央政府支付,不应再由香港支付,不应再由香港人支付,不应再由香港的公帑支付。 

林郑月娥特首,到时,相信香港人也懒得理究竟中央是加你们(包括警队)薪酬,还是减你们薪酬,到时,预算案中,自然亦不会再有问责高官薪酬、警察薪酬、警队开支等“有争议”的项目;相关争议和争执必定大减,冇争议,整体社会自然更和谐,更加配合中共的维稳政策,更有利特首阁下尽展所长,何乐而不为? 

最后,更重要的是,因为你们(包括警队)都不是为港人做事,因为你们都只是为国家做事,薪酬由国家支付,薪酬由中央支付,不是更理所当然和天公地道吗?

不是辩护,而是事实。《基本法》一早已经讲明,香港并非真的要支付跟香港有关的所有开支。“国防、外交”已经是先例。“中联办、港澳办”已经是先例。“驻港国安公署”已经是先例。“驻港解放军”已经是先例。既然中央已经乐意为香港支付上述所有开支,为什么不顺便帮帮忙,支付那些“有争议”的项目开支呢?况且,正如前述,由中央政府支付那些“有争议”的项目开支,也是理所当然!也是合情合理。 

可惜,中共仍然坚持其固有的逻辑,仍然坚持其固有的原则,一粒子弹的费用都不能少。香港人必须自己找数。香港人必须自己埋单。香港人必须自己付钞。不特止,其实还别有用心,刻意有心陷所有义士们于不义,制造天大的罪名,务求赶尽杀绝,要香港所有义士都永不超生,穷凶极恶!歹毒非常! 

Ecce Homo,虽然义士们“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的机会很大,但是,笔者仍然希望香港人不要气馁,化悲愤为力量,继续抗争到底。 

Ecce Homo,加油!香港人,加油!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原标题为:穷凶极恶的《香港国安法》)

注1: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彼拉多(Pontius Pilate)欲判耶稣无罪,但耶稣的同胞却坚持要判耶稣有罪,彼拉多无奈地说:“Ecce Homo”;详见《Ecce Homo》一文。

注2:初选是指“2020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民主派初选(2020 Hong Kong Pro-democracy Primaries)”,又称“35+初选”,2020年7月11至12日举行,就所有“地区直选”及“功能界别”中的“区议会(第二)界别”和“卫生服务界”,而举办的初选。初选由“民主动力”协助筹办,希望透过初选,决定由谁人出选相关立法会选举议席,但并不具法律约束力,由香港选民投票,投票数达61万人次。

注3:是次初选获得广泛支持,大部分政党都有参与;包括:公民党、人民力量、民主党、社会民主连线(社民连),本土派地区政治组织如天水连线、屯门社区网络,工会如医管局员工阵线、专业议政、无党籍民主派人士、本土派人士和政治素人等;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等,也曾多次发表文章批斗戴耀庭等人。然而,林郑政府后来,以武汉肺炎疫情为由,取消了2020年香港立法会选举,然后秋后算帐,展开大搜捕,拘捕了55名组织或参与“初选”的“爱国者”。

注4:55名“爱国者”中,47名被告依次为戴耀廷、区诺轩、赵家贤、锺锦麟、吴政亨、袁嘉蔚、梁晃维、郑达鸿、徐子见、杨雪盈、彭卓棋、岑子杰、毛孟静、何启明、冯达浚、刘伟聪、黄碧云、刘泽锋、黄之锋(前香港众志秘书长,早已在囚)、谭文豪、李嘉达、谭得志(人民力量副主席,早遭收押)、胡志伟(前民主党主席)、施德来、朱凯迪、张可森、黄子悦、伍健伟、尹兆坚、郭家麒、吴敏儿、谭凯邦、何桂蓝、刘颖匡、杨岳桥、陈志全、邹家成、林卓廷、范国威、吕智恒、梁国雄、林景楠、柯耀林、岑敖晖、王百羽、李予信及余慧明;全被控于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1月7日,在香港一同串谋及与其他人串谋,旨在颠覆国家政权。而其馀八人,即:涂谨申、邝俊宇、刘凯文、袁伟杰、关尚义、安德里、李国麟、李芝融,则未被起诉,但须于5月4日再次到警署报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