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播《誓不低头》,谁能迫我屈我辱我?

《They Don’t Care About Us》一首MJ(迈克尔·杰克逊)单曲竟然是世界各地社会运动中的常客,除了歌词“All I wanna say is that they don’t really care about us!”适宜呐喊助威外,歌词“Do me, sue me, everybody do me/ Kick me, strike me, don’t you black or white me.(注1)”亦有助发泄愤怒的情绪;“Do me Sue me Kick me Strike me ”近似“迫我 虐我 屈我 辱我”,更令笔者想起32年前,罗嘉良在《民主歌声献中华(注2)》中,送给“北京的朋友”和“所有争取民主的朋友”的一首歌,这首歌不但有歌词是“迫我、屈我、辱我”,不但整首歌的歌词,都跟当年北京的情况相当吻合,而且,跟今日数以百计仍然在囚的香港民主斗士之境况,更加吻合,简直是今日香港“和理非”的写照,所以,必定要跟大家分享。

歌词1:谁能迫我屈我辱我,早惯面对灾祸;穷途坎坷慷慨高歌,打开黑暗封锁。

共鸣1:谁能迫我屈我辱我?林郑月娥不能,特区政府不能,中央政府不能,中共也不能!香港人必定可以打开中共的封锁。

歌词2:强权高压想折服我,坚决面对不怯懦;为何苍天继续降祸,可会是有心想来考考我。

共鸣2:中共强权高压,可会是有心想来考考我?来吧,香港人愿意为民主与自由,接受中共的任何考验。 

歌词3:面对那厄运未退后,今天的伙伴是拳头;每段人生亦战斗,欢笑每是前奏。

共鸣3:香港回归的欢笑换来五十年不变的谎话,面对厄运,无言的“和理非”,惟有出拳头,惟有做“勇武”。 

歌词4:私舍的恩惠未接受,未报以笑面做小丑;时运作弄仍然苦斗,甘心承受困扰不为玩偶。

共鸣4:甘心承受困扰不为玩偶?是,香港人不愿作为中共的玩偶,不愿当特区政府的政治花瓶,因而甘心承受任何困扰,包括:被捕、拘留、检控、坐牢、失业、破产等。 

歌词5:私舍的恩惠未接受,未报以笑面做小丑;时运作弄仍然苦斗,不因权共势低首。

共鸣5:面对统战,一笑置之,香港人宁愿苦斗,也不向中共权势低头。 

歌词6:私舍的恩惠未接受,未报以笑面做小丑;时运作弄仍然苦斗,甘心承受困扰不为利诱。

共鸣6:香港人不接受中共的统战,不为利诱,宁愿继续苦斗,甘心承受被捕、拘留、检控、坐牢、失业、破产等困扰。 

这首歌就是《誓不低头》,郑国江填词,林敏怡作曲,郑少秋主唱;是1988年无线电视剧《誓不低头》的主题曲。 

1989年八九学运期间,香港人希望北京市民“誓不低头”,坚持反贪腐,坚持民主中国,坚持中国梦,所以罗嘉良就送此曲予所有北京市民。 

《誓不低头》不但十分配合当年北京市民的心态,引起大家不少共鸣;卅二年后的今天,适逢中共疯狂打压香港的民主与自由,香港人刚刚经历过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社会运动,《誓不低头》更加能够配合今时今日香港市民的心态;所以,笔者决定把这首歌送给香港“占中运动”“雨伞运动”“反送中运动”和“囚权运动”等社会运动及争取民主运动中的“和理非”“抗争者”“勇武”,希望他们也能够“誓不低头”。 

此外,中共不但疯狂打压香港的民主与自由,同时也疯狂打压当年北京学运,今年更是第二年禁止“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所以,笔者也决定把这首歌送给所有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所有死难者家属、所有天安门母亲、所有仍然有民主中国梦的中国人,希望大家也要“誓不低头”。“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设民主,同志仍须努力。” 

因此,笔者在此呼吁地球上所有中国人,于这几天(六四32周年前后),在全球可以点播的电台节目中,尽量点播《誓不低头》这首歌,一方面悼念六四,一方面为香港的争取民主运动打气。可以吗? 

点播《誓不低头》,谁能迫我屈我辱我?香港人加油!中国人加油!誓不低头!谢谢! 

注1:原歌词为“Jew me, sue me, everybody do me/ Kick me, kike me, don’t you black or white me.”,但因为涉嫌宣扬种族主义(Racism)、种族歧视(racial discrimination)和反犹太主义(anti-Semitism),已经停用。

注2:(英语:Concert For Democracy In China)1989年5月27日在香港跑马地马场举行,声援八九学运的马拉松式大型筹款演唱会,有不少香港著名歌星艺人出席,当年的支联会代表李卓仁,亦因为运送部份捐款上北京,而被中共拘留,捐款全数没收。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