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搞臭张文宏,你们可真拼!

一看那些话,什么 ” 汉奸 “” 不学无术 “” 投机钻营 “” 反动学术权威 “,大概可以看出攻击张文宏的人群基本面了,是什么样的知识层次,动机与目的是为了什么。

为了搞臭张文宏,有些人可真拼,周末都不休息的。 

这两天开始针对张文宏 20 年前的博士论文,说他抄袭。 

一个叫 ” 大盛说 ” 的网友,微博介绍 ” 保护着你们这个国度的盛灵 “,发文说张文宏 2000 年的博士论文,抄袭了齐鲁理工学院的黄海南教授 1998 年发表在《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的论文《KatG 基因的分子生物学与结核分支杆菌异烟肼耐药》。说这是 ” 学渣拿着学霸的研究成果说成是自己的,然后顺利在上海医科大学毕业了,通过油嘴滑舌的技能成为了‘上海防疫英雄’。”

然后一拨人沸腾了,从平民王小石到方舟子,纷纷呼吁有关部门调查,甚至要吊销张文宏的博士学位。 

目前,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已回应张文宏博士论文被举报,表示将启动调查。 

真不知道一个人的内心得有多强大,才能扛住天天咋呼的东西南北风。 

01 

两篇论文的比较 

黄海南教授的论文题为《Kat G 基因的分子生物学与结核分支杆菌异烟肼耐药》,这篇论文就是一篇对国内外研究情况的综述。 

文章说得很清楚:” 在目前有关 MTB 耐 INH 的分子生物学机制研究中,是以 kat G 基因的研究为热点,本文中仅就此作一综述。” 

黄海南等人的论文截图(图 / 网络)
黄海南等人的论文截图(图 / 网络)

张文宏的博士论文题为《结核分支杆菌 katG 基因突变与其耐异烟肼机制的系列研究》,这不是一篇综述,这是正经的科学研究论文,” 本课题在国内首次利用基因重组技术克隆成功结核杆菌 katG 基因,实现了重组 katG 蛋白的高效表达与纯化,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检测 katG 蛋白功能的方法,为从基因功能上研究耐药机制打下基础。”

张文宏的论文截图(图 / 网络)
张文宏的论文截图(图 / 网络)

对于非专业的读者,这些不太好懂,但其中的差别,有过高等教育经历基本能看出来。一个是告诉你关于这个事,学术界有什么研究;一个是做了实验、得出结果,最后写成论文。 

黄的论文在知网,张的论文在万方,感兴趣的话可以下载来看看。 

张的博士论文,一共 95 页,被指控抄袭的是倒数第三部分 ” 综述 “,在大篇幅的图形、数据、描述的实验部分之后,在 ” 参考文献 ” 和 ” 致谢 ” 之前。 

两文的共同特征是,都大量援引了国外实验情况,作为研究结果的情况介绍。张在 ” 综述 ” 部分里,确实和黄的论文有大段篇幅是一样的,而一样的部分,基本就是对国外论文的描述。 

比照一下,张的综述大概有 13 页,其中和黄存在雷同成分的有 4、5 页,比黄的综述原文多了不少。可以说,张的综述总体来说是在黄的综述后面又做了大篇幅综述。 

当然,这一部分用现在的学术要求看确实有瑕疵。比较可能的情况是,20 年前的张宏文,没有和很好地遵循学术规范,他把这种带有翻译性质的综述当作一种 ” 公共品 “,自然地给写进自己的综述里了。 

就好像引用了普希金的诗,却没有说翻译是谁,这当然不够严谨。但也谈不上学术造假,毕竟这些资料信息和张的学术创新关联不大。 

既然现在复旦大学说启动调查,那不妨等等看吧,看看学术共同体怎么判断。 

02 

这不是真正的学术讨论 

所谓 ” 抄袭 ” 传言一出,很多自媒体都极为亢奋。这些经常通篇病句、错字的公号,居然开始讨论 “Kat G 基因 ” 了。 

一看那些话,什么 ” 汉奸 “” 不学无术 “” 投机钻营 “” 反动学术权威 “,大概可以看出攻击张文宏的人群基本面了,是什么样的知识层次,动机与目的是为了什么。 

比如率先向张文宏发难的 ” 大盛说 “,其著名言论包括 ” 在四川盆地挖坑丢核弹,让全人类一起灭绝 “,就是这种自诩 ” 保护着你们这个国度的盛灵 ” 的人,质疑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 

那些人对张文宏的恨,作为一般读者有的时候真的很难理解。张文宏就是专注于专业表达,他其实很少有价值观上的判断,也从没有刻意地冒犯谁。他虽然是面向公众说话,但也很少迎合情绪,不过是说一些专家眼中的常识。 

或许常识,就是对有些人最大的冒犯。 

常识不需要充满攻击性,常识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反智的侮辱。张文宏的正常,让多少坑蒙拐骗、下作污秽难堪?就冲这一点,有些人就一定要置张文宏于 ” 死地 “,让他倒下。 

曾在网上看到张文宏在一个讲座中的话,他说:” 你如果不打疫苗,世界是不能开放,如果不开放,世界会进入一个经济危机的,经济危机要死很多人的,到时候死的都是穷人。” 

张文宏是在给谁说话?现在对张文宏又撕又咬的是什么样的人?仔细想想,答案可能是挺可悲的。 

03 

张文宏还能撑多久? 

从喝粥和喝牛奶,到这次 ” 与病毒共存 ” 说,再到针对张文宏的各种捕风捉影、上纲上线、穿衣戴帽的攻击,都不知道这是第几轮了。 

20 年前的博士论文的综述的一部分都能翻出来了,按这种掘地三尺的毅力,不知道会不会再翻出来别的,不知道到时候张文宏还能不能扛得住。 

用显微镜一样的心态,去扫描一个人的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有几个人经受得住? 

是不是说,在今天,一名医学专家还必须得是一位圣人? 

当然有一种可能,张文宏也怕了,寒心了,妥协了,选择不再公开发言。 

那时候,这个社会上精确的、理智的、常识的、符合逻辑的、让人安心的言论,将会少很多;大家可以搜下那些骂张文宏的公号平时都发什么文章,以后网上可能都是这种了。 

但张文宏不是一般的专家,他是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上海市传染病与生物安全应急响应重点实验室主任,他是站在中国也是世界抗击疫情一线的专家。 

那些想让他倒掉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身体里有抗体,百毒不侵。但肉体凡胎、惧怕病毒的正常人,应该撑住张文宏。

(全文转自财经自媒体冰川思想库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