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退休了 何处不能叼飞盘

他退休了,也引起广泛注意,他把持的这份人民日报旗下的小报‘环球时报’,煽动起多少仇恨?! 有人总结:“他以一己之力为中国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小粉红和国际战狼,为反美反日大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中国,敢言者常常遭镇压,胡则以另类“敢言”著称,比如他老给台湾问题设底线,台湾再怎么怎么,美国再怎么怎么,中方就要怎么怎么! 不过,他的底线一再升高,北京始终没有轻举妄动,倒是胡先生落得让世人嘲讽。 

他有时也很恶毒,比如他毫不犹豫把英国比喻成“一条母狗”,把澳大利亚比成“粘在中国鞋底的一块口香糖”,他失去了“报人”的底线?他和他的小报最大的功绩,就是煽动网民们的民族主义情绪,但是网民们的民族主义情绪煽到快要爆炸的时候,他反过来出来劝导两句,害怕民族主义这把双刃剑,弄不好反伤了主子。他有时也抱怨,在他煽起的网民情绪越来越激烈的时候,连他的话都被视为不够味,这使得胡总编有一天竟然担心起自己弄不好会被“社死”。 

今年八月,他微博留言:“想想自己这些年说过多少不严谨的话,想想每次台上发言时台下有多少人举着手机录拍……下一个社死的会不会就轮到老胡我了?想着想着我就瑟瑟发抖起来……”这是矫情,还是预知后事? 

他和那位北大教授孔庆东一样,都号称1989年民主运动期间作为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游行过,游行过,后来“觉醒了”?不知为什么,胡锡进常常把这一细节挂在嘴上。 

有人说,比起“向塔利班学习”的李毅,比起被本拉登“深深震撼倒了”的大V卢克文,比起只要不姓毛就乱咬的司马南,胡胡算温和的,也许吧。 

现在轮到胡锡进宣布自己退休的时候,网上调侃的很多,顺便摘取几段中国数字时代刊载的选段: 

“老胡的一生是伟大的叼盘的一生,致敬! ”““青山有幸埋忠骨,何处不能叼飞盘”,这些似乎都有点盖棺论定,有点像悼词,其实老胡自己说,他还会写写评论的,有时做做特约评论员。 

杨佩昌发推说,“胡编用粗鄙的语言骂蔡英文女士,我觉得他的做法不绅士,纠正了一下,我所有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瞬间全部永久消失,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是胡编一手遮天?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胡编马上退休了,麻烦给我一个解释。“ 

胡锡进鼓吹煽动民族主义,都体现在他的社论上,他发表的微博上,他和网民的互动上,但他也是一个“多面体“,或者要下台了,“其言也哀”,12月15日,他写了这样一段话:“中国人很恨美国吗?老胡常被看成是对美的‘强硬派’,但是我反正不恨。我同意一种说法,美国是历史上对中国干坏事相对最少的列强之一。除此之外,它还对中国做过不少好事,常常有人举例,他退还了庚子赔款,将其用于中国的教育……” 

不知是胡锡进说的是否真心话,有人怀疑“老胡给自己留后路了“,”为申请绿卡做准备“。”有网民质疑,中国的官员们事实上恨美帝的很少,看看他们的家属子女们一个个如何往美国奔,钱如何存在美国,房子如何买在美国,孩子上学无论如何也要去美国就一清二楚了。 

胡锡进为党的事可谓鞠躬尽瘁,直到最近,他还用英语发推发视频传播网球冠军彭帅“安然无恙”的生活镜头,“证实”这位指控前中共常委张高丽性侵的女子网球世界冠军“很自由”,“容光焕发”。

杨佩昌在另一则推文里试图概括胡锡进的一生:“胡编在叼盘事业上没能更上一层楼,终止于草根家庭的天花板—局级,想必有不小的遗憾。胡编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以一己之力为中国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小粉红和国际战狼,为反美反日大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俱往矣,反美是工作。看未来,亲美是生活。等着胡编华丽的转身。” 

莫之许发推评论:环球时报代表了某些强力部门或势力,通过它(主要对外)释放某些不方便正式表达的声音,围绕这个任务,环球也获得了一定的自由度,可以涉足一些别人不能触碰的事件,叼盘作为掌门人,也由此成为了某种现象,国内自由派喜欢怼飞盘,海外中国研究者更无法忽视叼盘,但叼盘说到底就是把夜壶,过了也就过了。 

但是,环球时报后继有人了! 据说是来历不凡。首先《环球时报》将设立社长一职,强化政治导向,由80后的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评论部副主任范正伟担任。这个范正伟据指是‘人民日报’重要笔杆子,令人“闻风丧胆”的写作班子“任仲平”成员,曾经作为新闻界代表在一次座谈会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汇报工作。‘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吴绮敏则将担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两位能够获得胡锡进的声名吗?或者“青出于蓝胜于蓝”?有位网民甚至恶狠狠预言,“不会不坏,只会更坏”。也许预言得太早了,慢慢会知道的。 

至于胡锡进,还有不少人问:“他退休后,还能叼盘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