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境冲突八个月后 中国承认四名解放军阵亡

中国解放军和印度军队去年在两国边境地区发生冲突,印度传媒当时披露两军共有二十多名官兵死亡,但中方直到八个月后的本周五才通过《央视》频道褒扬其中四名阵亡官兵。军人战死沙场,政府拖八个月才公布?令人匪夷所思。 

中印两国军人去年在边境地区发生激烈的冲突,直到本周五,中国终于公开其中四名解放军官兵死亡的消息。当天上午《中央电视台》突然公布了一份“烈士褒扬令”,大致内容是2020年6月,解放军在中印边界、喜马拉雅山脉的加勒万河谷,与印度边防军爆发死亡冲突。是次交锋中,印军在第一时间证实20名将士阵亡,是继1975年中印边界冲突后,双方死伤最惨重的暴力冲突;但中国方面却以“担心中国人民愤怒到失控”为由,未对外披露解放军伤亡情况。

对于中国迟迟不公布冲突中阵亡将士的名单和人数,关注中印局势的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前讲师吴强,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中国不在第一时间披露阵亡官兵,与不在第一时间公布新冠疫情一样,属于政治不透明的表现:“这种不透明表现,我们也看到中国在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同时,它的民主国家建设还处在前现代民主国家状态,折射出和印度发生边境冲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和背景。中方现在去年6月到现在隔8个月公布,基本上有两个考量,一是在中国的春节,传统上对军人慰问的节日之后才公布,其实有相当的压力。” 

中方连印度的名字也没有提,据《解放军报道》本周五报道, “2020年6月,外军公然违背与我方达成的共识,越线搭设帐篷。按照处理边境事件的惯例和双方之前达成的约定,团长祁发宝本着谈判解决问题的诚意,仅带几名官兵,蹚过齐腰深的河水前去交涉。”但“交涉过程中,对方无视我方诚意,早有预谋地潜藏、调动大量兵力,企图凭借人多势众迫使我方退让。”该报引述解放军参谋陈鸿宇回忆说,当时“他们的人陆续从山崖后冒出来,黑压压挤满了河滩……” 

中国在中印关系缓和后才公布死伤 

《解放军报》报道,祁发宝成为印军重点攻击目标,头部遭到重创。营长陈红军见状带人立即突入重围营救祁发宝。在这场冲突中,解放军团长祁发宝身受重伤;营长陈红军、士兵陈祥榕、肖思远战死。另一名士兵王焯冉则在渡河前往支援途中,为援救被冲散的同袍脱险,自己却淹没在冰河之中。 

吴强说,中印两军经过八个月前的冲突,目前双方关系有所缓和:“而且双方的军一级会谈,已经达成双方后撤的协议。这是中方现在公布这一消息的主要背景。更大程度上还是处于机会主义考量,比如说避免刺激中国公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其实我们看出中国的民族主义很大程度上已民粹主义化,而不是和军人的待遇权利,国家政党的代表性结合起来的。” 

在本月初,中印双方在漫长的军方秘密谈判后,终于达成了“缓冲共识”,双方各自从班公错与各前线争议驻军区,调走了大批常驻部队,并透过卫星照片空拍核实。或也因此,中国军方这才宣布对阵亡官兵的褒奖令。军报报道,中共中央军委后授予祁发宝“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追授陈红军“卫国戍边英雄”荣誉称号,给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追记一等功。 

学者 : 中印边境纠纷根本问题仍未解决 

吴强说,虽然中印边境局势出现缓解,但是根本问题仍未解决:“印度仍然处在强势地位,体现在这一消息公布的另外一个背景,本周召开了慕尼黑安全会议以及在这两天,美、日、印、澳,四国外长举行今年以来第一次会议,表明对川普时代留下的政治遗产就是亚太地区对华强硬的一个政治联盟,核心联盟路线的继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才公布这一消息,来向民众灌输民族主义的焦点。” 

加勒万河谷事件,发生在2020年6月15日深夜至16日清晨之间。当时中印两军正因边界的建设与驻军问题,自4月下旬开始不断爆发摩擦——在过去,由于中印双方都有“避免冲突升级”的不宣默契,因此两军在边界“抢地插旗”的扬威行动,依照惯例只可投掷石块,不得使用现代武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