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每一个看不起病的妈妈 都有一个拿金牌的女儿

全红婵拿下了跳水冠军,知道她家庭背景的人,都知道这有多不容易。

她出身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兄弟姊妹五人。一家七口,全年收入不过1万多,离李总理说的“月收入1000元”还差了八杆子远。尤其是她妈妈遭遇了交通事故后,更是让这个贫瘠的家庭雪上加霜。

所以,全红婵夺冠的目的很简单,没有那么多宏大叙事,她直言:“我就是想赚钱回去给妈妈治病。”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这样的一句话,让人为之泪目。 

当然,也让有些人慌的一比。

因为这声音太刺耳了。

有人想从全红婵身上挖掘“正能量”,很显然,全红婵的家庭背景以及她想给妈妈治病的夺冠动力,都太不正能量了,所以他们不想让公众看到她读不起书,不愿意让公众看到她妈妈治不起病。

仔细梳理一下各个官媒对全红婵的报道,很容易就能发现这种倾向:他们努力设置各种议程,来避免人们从全红婵的表达上读出她家里很穷,妈妈治不起病的信息。 

不过全红婵已经无需为长辈看病发愁了,广东湛江市卫生部门和相关医院的领导们,已经为全红婵的爷爷和妈妈提供了全方位的医疗保障服务,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请全红婵放心!”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真是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面对这个只有14岁的奥运冠军,当地干部领导们已经急着表态了。 

容我追问一下:相关领导们过去为什么没有这么尽心尽力呢?过去为什么不让全红婵放心呢? 

假设全红婵没有夺冠,她的爷爷和妈妈会怎么样,还是跟以前一样治不起病吗? 

OK,现在夺冠了,“将为全红婵的爷爷及其患病的妈妈提供全方位的医疗保障服务”,这是不是说,在全红婵拿了冠军前后,医院提供了两套不同的医疗服务? 

或者说,对待同样的病人,给冠军家属是一套全方位服务,给非冠军家属就是另一套服务?

我不太明白了,在我们国家,病人难道不应该是被平等对待的吗?我三大爷最近支气管炎犯了,如果去住院,也能享受“全方位医疗保障服务”吗?

这一切的现实,都指向了语文教材上的《范进中举》。没中举前,范进受尽白眼,没人搭理,人人避而远之,结果一朝中举,所有人的态度都改变了:一向看不起他的老丈人称呼他为“贤婿老爷”;天天给他白眼的邻居街坊主动送来礼物;就连当地名人张乡绅也登门拜访,和他称兄道弟,说什么“你我年谊世好,就如至亲骨肉一般……”

多现实啊,全红婵的妈妈在被采访时都哭了,她说,原来不知道自己家有那么多亲戚。

“亲戚们”马不停蹄,当地政府岂能甘落人后?政府看到奥运冠军的家居然泥土杂草丛生,当晚借着夜色,就给全红婵的老家来了一个硬底化改造。那动作麻溜的,比给自己家盖房子都快。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我禁不住又要追问了:全红婵家里那么穷,是个有眼睛的人都会看在心里。可当地政府为什么之前不清除泥土杂草?为什么之前不做硬底化改造?

众所周知,夺冠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运气。假设,只是假设,全红婵没发挥好,没有在这次奥运会上拿到冠军,当她回来之后,看到的是不是依旧这个破壁四立的家?是不是依旧无法面对生病的妈妈和爷爷?

但是啊,并非每一个贫瘠的家庭,都有一个能拿金牌的儿孙;并非每一个看不起病的妈妈,都有一个能在奥运夺冠的女儿。

他们怎么办? 

“十年寒门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这是人的势力之心,无可厚非。但个人可以势力,公共资源决不可以。这难道不是一种共识吗:公共资源的分配,应该向那些最弱势者倾斜。 

但看看领导们的所作所为,却完全是反着来的。 

家徒四壁、收入微薄、看不起病……因为全红婵拿了金牌,这一切都在瞬间改变了。我不知道这是这个时代的幸运,还是这个时代的不幸。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全红婵一样,能压住命运的水花。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欧阳干的小宇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