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已至,原来裁员潮只是刚刚开始…

2021年的第一场雪,未必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早些,但2021年的一场场雪,肯定比以往时候来得更密些——有时候,还是台风+暴雨+雨夹雪。 

互联网用工需求表,就是温度计。 

连日来,互联网企业被传得最多最密的消息就是:裁员。 

不是一家两家在裁,是除了那一家两家都在裁。 

在前几年,要是哪家互联网企业被传出在裁员,画风通常是:

涉事企业遮遮掩掩。 

记者们高声喊道,“你们这次是赔N+几?” 

大厂便睁大眼睛,“你们怎么能做这种不实报道……” 

“什么不实报道?脉脉上都已经谈开,微博也热搜了。” 

大厂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人员优化,不叫裁员……互联网公司,能裁员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鼓励狼性、淘汰小资”,什么“局部优化,降本增效”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圈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现在呢,都不用遮掩了。 

毕竟,裁员不算另类,不裁员才算另类。 

A刚甩出一张“裁员30%”的牌,B就喊了一句“跟”,然后出了张“2条业务线裁并”; 

B话音刚落,C明牌了:我把技术团队人员裁了80%,算不算王炸? 

这时候,被遗忘的乐视秀了波“反向操作”,在连续“不跟”后,亮出了一张牌——3。顺带着还露出“乐视或成最大赢家”的表情。 

大伙一脸懵:“原来你丫还活着”。 

(一) 

互联网企业裁员,不是什么新鲜事。 

那些说自己从不裁员的企业,都养着“百万HR”:他们字典里没有“裁员”,只有“员工被自愿离职”。 

就像“茴”字有四个写法一样,裁员有好几种叫法: 

末位淘汰 

结构性优化 

业务战略性调整 

不养闲人 

每到年底,都是“优化”高峰期——领导和员工述职表上的绩效数据,都会揉到企业基于营收、利润和人效比多维考量的决策表中。业绩欠佳的,可以喜提“跟HR面对面”资格。 

但以往,互联网企业总是这边裁、那边招,算是人资“换血”。 

现在呢,是一边裁,一边锁Headcount。 

3年修得同船渡,5年修得拿股权,8年修得拿赔偿——被裁员还能拿赔偿,那是绝对的福报。 

到年底了,很多员工心中默念的,已经不是拿6个月年终奖了,而是不被裁了:能待到年终就不错了,哪还敢指望年终奖? 

来看看互联网裁员消息汇总(不完整版): 

哈啰全面冻结明年新增HC(个别项目除外),带不出业绩的干部要淘汰 

神州优车裁员,HR直接到工位宣读辞退通知 

瓜子二手车年底预计裁员30%,租车等个别部门裁员50% 

苏宁北京研发中心裁员,有的部门裁员比例达到70% 

新浪阅读业务线裁员90% 

vipkid裁员15%-25% 

马蜂窝裁员40% 

宜信裁员,外包技术被优先砍掉 

水滴筹对顾问团队及保险销售团队裁员 

爱奇艺宣布计划裁掉20%-40%的员工 

蘑菇街技术部门被曝裁员80% 

一并被传出裁员的,还有新BAT和快手、滴滴等。 

在脉脉上,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优化”几个字,横竖睡不着,仔细看半夜,就会在字缝里看出两个字来——裁员。 

(二) 

那,还有不裁员的互联网公司吗? 

当此之时,墙角传来一缕微弱的声音:我。 

人们循声望去,那人头上贴着一个Logo:Le。 

12月21日,乐视视频、Letv、乐视智能生态微博账号同时发布涨薪海报,宣称“这次对标互联网大厂”,还直言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其内部信中说,从2022年春节后,恢复员工去年疫情期间的降薪部分和补贴。 

翌日,乐视还官宣,不会裁员。 

乐视的骚,闪了很多人的腰。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你还活着? 

第二反应是:是“下周涨薪”吗? 

不得不说,乐视挺会玩—— 

你们都在春节时打红包大战,App Logo上标着“分N个亿”? 

我就来一个“欠122亿”,不高兴的话,就再换成“老板造车美利坚”“为人立志当高远”“小贾生态雷总验”……(这操作,杜蕾斯微博小编看了都压力山大) 

你们都在裁员? 

我来一波逆行:高调官宣不裁员。要的就是不走寻常路。

乐视涨薪和不裁员的底气,就在于一点:结束蒙眼狂奔的业务扩展,在主营业务上强化发力。 

所以,乐视智能生态重回公众视野,新品类、新产品陆续上市;电视端与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向好。 

看起来挺好的,但不能忘了几点: 

人家去年是裁过员的,在之前紧平衡状态下不再减员,很正常;所谓的加薪,也是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它是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于2021年首次实现经营利润、现金流双平衡——那-153亿净资产还在那。 

乐视很乐观,但从新三板转到老三板的它,涨跌压根就没什么代表性。 

说乐视是“万花丛中一点绿”,那也就是蜻蜓点水的那一点。 

凭着那点体量,它很难搅起什么大动静,更难改变互联网行业的基本面。 

(三) 

裁裁不休,时不我与的哀愁。 

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启裁员模式,无非是因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用户增长停滞、广告增速下滑“双击”之下,连腾讯、阿里、字节跳动这样的“班级特优生”,都过上紧日子了。 

前些年,互联网公司人员流动极快,走得多,招得也多。 

这点本再正常不过:当时用户多、风口多、热钱多,在“规模越大,市值越高”的估算公式下,互联网企业把摊子铺大的动力强劲。 

扩张业务边界,扩大团队规模,再扩张再扩招,似乎可以正向循环下去。 

正如人力资本专家郑颖美说的,许多互联网业务从产品研发到最终投向市场的链条,本就被压缩到极短,敏捷性开发与新业务快速试错都很常见,业务特点就决定了平台企业的扩张和紧缩都会非常明显。 

但这条循环链,现在撞在了现实的高墙上,已经转不动了。 

之前是“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而今却是“步步惟艰”,往哪去都是一片红海。 

下沉,免不了再度狭路相逢; 

全球化,逆全球化迭加疫情,成了“双料绊脚石”; 

产业互联网,得“慢工出细活”; 

元宇宙,就算拿到门票,也难回避“割韭菜”之问。 

在很多现象级风口都远水难解近渴的情况下,组织或架构调整,就成了业务受挫时的对应应对策略,裁员则是成本核算之下处理“不良资产”的手段。 

用互联网观察家葛甲的说法,它是开源无望之后的无奈节流。 

这块业务不挣钱?砍。 

那块业务跟国家战略方向不符?砍。 

在“活着意味着一切”的语境中,互联网企业放弃“扩张迷恋”,“守正”重于“出新”,在所难免。 

这样一来,就算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没有乐视那么衰,却免不了和乐视走上一样的路子—— 

聚焦主业,追求现金流为正、盈亏平衡且可持续发展,不再蒙眼狂奔,不再急着做大飞轮。 

与之对应的,就是留下造血回血的业务,砍掉流血失血的部门。 

3年前,万科喊出了一句“活下去”。 

后来,这被视作对房地产行业处境的预言。 

但现在看,这说的那只是房地产行业? 

(四) 

互联网行业是个风向标。 

今年以来,太多互联网企业都经历了市值大跳水,跌得让人有些肝疼。 

看上去,缩水的是互联网企业的规模,但其实也是“共同富裕”棋盘中要分的财富蛋糕。 

腾讯阿里市值共跌了数万亿,意味着人们可分的财富蛋糕也少了很多。 

当近年来已成国民经济新动能的互联网行业,都不得不选择裁员、开启收缩求存模式时,其他行业的境遇可想而知。 

要知道,互联网广告业务增长陷入瓶颈,直接原因就是实体经济挺难——制造业利润率本就低,地产、教育、旅游也不景气,大家手头都很紧。 

一个“难”字,就是不少行业境遇合并后的同类项。 

《财经十一人》梳理的2021十大收缩行业就显示,除了房地产和教培行业外,航空与机场(收缩135%)和旅游业(收缩84%)也受到重挫。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可以把“成年人的”去掉。 

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近日在解读中国经济未来形势时就说到: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增多,挑战上升。 

从国内看,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 

从国际看,世纪疫情冲击下,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这里面的有些问题,不是短期性的。 

或许有人会说:今年难道不是受疫情+暴雨+缺煤+缺电+缺芯等因素连环击的影响,才这么难? 

这其实是“以今天看今天”。 

以昨天看今天,会觉得,高增长模式还没到结束之时。 

从今天看今天,也会觉得,今天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从明天看今天,会发现,那句被高频提及的语录——“×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未必是扯淡。 

从后天看今天,更会发现,今天的世界正处在新旧周期过渡的节点,“周期律”仍会在暗处扬起指挥棒。 

过去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长期,“时代红利”无疑带动了互联网轮子的飞速转动——它跟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最快的一段时期完全迭合。 

这也助长了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往日的“乐观偏误”:他们认为,困难都是暂时的,短暂困难期困不住“线性增长”势头。 

但多年前,世界经济就陷入萎靡了;这两年,更是陷入百年未遇之衰退。 

早在2017年,全球互联网巨头微软、Oracle、思科、甲骨文、雅虎、特斯拉、stackoverflow等,就都出现了大规模裁员潮。 

世界经济困于周期律里的低徊,终究会有传导效应。 

在全球经济齿轮咬合的语境中,哪怕巨大的内需市场构成了“反脆弱结构”,那也未必能截断传导链条,只会拉长传导时延。 

而国内互联网企业的裁员,就是对被时代洪流裹挟的反馈,是冷空气来了后的御寒动作。 

(五) 

互联网用裁员写出了一个大写的“难”字。 

在经典影片《这个杀手不太冷》里,女孩马蒂尔德问杀手里昂:“生活是一直这么艰难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 

里昂回答:“总是如此。” 

现实就是如此:难或许是常态——趟过浅滩,到处都是深水区。 

以往在浅滩借风口之力花式蝶泳的我们,可能会产生“乐观偏误”,认为前面还是浅滩,再游一下就可以上岸了。 

可前方是深水湍流。

该怎么办? 

乐视前天的那封致员工的公开信——《5年鏖战 坚守让我们迎来曙光》,算是递来了一碗鸡汤。 

“此刻的我们就像北境长城的守夜人……在凉冬筑高火焰,在至暗时刻前行。” 

用的是《权力与游戏》里的梗。 

如今,凛冬已至。 

无论互联网大厂,还是我们所有人,都要想法子熬过去。 

用小作文里惯有的鸡汤化表达就是—— 

不必等候炬火,自己做自己的光,暖和自己。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数字力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