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这个节日与我无关

今年的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也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秋节,这个本该洋溢着喜庆气氛的家庭团聚日却被失落哀伤迷茫的氛围所笼罩。今年,太多的生命消失了,不敢思念,太多的人被中共暴政失联逮捕或禁声。既然对国家发展方向的议论已被定性为妄议,那么越来越多的网民在发问,这个国家到底与我何干?这个国庆日到底与我何干?

有网友发帖说:“最让人亢奋的词,是祖国,民族,华夏,炎黄子孙,中华儿女。。。。最让人伤心的词是房价,医疗,上学,养老;其实,前者跟我毛关系没有,他们天天高调宣传,后者跟我息息相关,他们常常默不作声。” 

一位网名“季风”的网友于2016年写的旧帖文以《 这个节日与我无关 》为题再度在社交平台疯转,帖文这样写道:“一大早就有人祝我节日快乐, 这个节日与我无关, 众所周知, 我出生在一个有着三千七百多年悠久历史的国度,我有族谱可查的祖宗至少可以上溯二十多代, 六十七年前, 赵家人建立了政权, 故乡沦陷, 从此我们的祖业在天下为公的旗帜下成了赵家的私产,我们成了一无所有的主人,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民心,在经历了前三十年的折腾后三十年的掠夺之后, 赵家还是赵家, 我们还是我们, 我们仍然一无所有, 这个节日与我无关, 我不会数典忘祖, 在被剥夺了应有的权利之后,仍然虚假地接受别人祝我节日快乐 ”。 

网友岳赛宁以 《绿色的节日和绿色的人》为题赋诗一首,诗中写道: “我不过节,我压抑着家宴中的喜悦,我默默穿过欢庆的人群,五一时,我是一个被迫劳动的劳动者,七一和八一是我细数心头鞭痕的时刻;我更哽咽于那些传统佳节,一盘韭菜馅儿的饺子,一碗韭菜馅儿的汤圆,一只韭菜馅儿的粽子, 一块韭菜馅儿的月饼,如果还嫌不够苦涩,就在2月14日那天买一束玫瑰,在12月25日那天买一顶圣诞帽,仔细看看他们也是绿色的。只要镰刀斧头还在呛呛作响,无论哪一个节日,我都浸出绿色血汗,我不过节,我默默穿过欢庆的人群,我回头看一眼所有被绿色颜料涂刷过的人们。” 

有网友发帖说:“小时候我们上学,老师教育我们:为什么要读书——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长大以后整个社会厉声喝斥:莫讲真话、莫谈国事——这倒底是庆祝日还是沦陷日纪念?” 

网友王歪嘴以《别了,繁华》为题赋诗一首: “爽冽的秋风, 挟着歌颂太阳的老调, 朴向一树繁华。 未满三十的繁华, 就这样, 悄无声息地撒手人寰I 寒意入脑, 追逐自由的灵魂, 停下脚步,棒起繁华的遗照。 在助风为虐的旋律中, 三鞠躬: 一鞠躬, 缅怀逝去的繁华, 二鞠躬, 喜迎满目的疮痍, 三鞠躬, 歌颂崭新的太阳。” 

一篇题为《是国庆还是国疡?》的网文这样写道: 

“以前的统治者都会在取得政权之日举行庆祝,庆祝自己夺取了江山。有的统治者比较高明,会把他们夺取政权的日子规定为国庆日,让国人跟着一起庆祝,如汉代统治者取代了秦朝统治者,让老百姓跟着一起庆祝;大清的统治者取代了大明的统治者,也让老百姓跟着一起庆祝。这其实与老百姓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于老百姓而言,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统治者,没有什么可庆祝的。 

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 十国、宋、辽、金、元、明、清,都只是朝代更替,国家没有亡,亡的是政权。国家是铁打的营盘,政权是流水的兵。那些不可一世的统治者,如今都成了枯骨,但国家仍然生机勃勃。天下是所有人的天下,国家是全体国民的国家,历代统治者把公天下变成家天下,把国家占为己有,其实是窃国大盗,但有人将他们吹捧为英明神武,显然是精神错乱。 

许多人价值观都是扭曲的,如成吉思汗杀害了上千万的人,却被赞誉为一代天骄;康熙乾隆大搞文字狱,却被赞扬为明君圣君。另外,像元朝和清朝的统治者,明明是侵略者,却被身为受害者的老百姓所崇拜。也就是说,老百姓自己明明是受害者、是亡国奴,却赞誉加害者、赞美侵略者,并把他们侵害自己、奴役自己的过程称为丰功伟绩。 

历代统治者把本来属于全体国民所有的国家占为己有,是窃国行为,他们自己为此举行庆祝,也情有可原,就像窃贼庆祝自己成功窃取了财物一样。但普通老百姓就不应该跟着庆祝,不但不应该庆祝,反而应该哀悼,哀悼自己的国家被人给窃取了。失去了国家就是亡国奴,所以,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统治者的庆祝日,就是老百姓的哀悼日。 

辛亥革命结束了大清的统治,也结束了君主专制,建立了民主共和。也就是说,家天下变成了公天下,国家从皇帝私人所有变成了全体国民所有。所以,把双十定为国庆日,也还说得过去。但是,民国也只是在名义 上属于全体国民,事实上民国也被政客所窃据。直到台湾实现民主后,民国才成为名符其实的共和国。 

只有当国家属于全体国民,国民可以授权政府管理国家,才谈得上有国庆。也就是说, 哪一天国民有选举权,哪一天就是国庆。国民没有选举权,就说明国家被人给霸占了,这样的国家,与国民无关。这样的情况,哪值得庆祝?只有把国家解救出来,才值得庆祝。

跟着大明和大清的统治者庆祝,是愚民和奴民。跟着自己选出来的政府庆祝,才是公民和选民。 统治者夺取政权的日子,也就是建政之日,不但不是国庆日,反而是国疡日,因为国家被他们霸占了,国民也被他们奴役了。就像北朝鲜,国家 被金家霸占,国民被金家奴役,哪有国庆日? 只有国疡日!” 

一篇题为《庆“十一”莫忘初心,兴“共和”方得始终》的网文这样写道:“……尽管人们对“共和国”理解和看法不尽相同,但“共和制”的基本特征至少应包括三层意思:1、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全体人民;政府是由全社会各个基本成分共同组成并彼此制衡的,而不是个别政治集团或少数人的统治工具。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或不同的语境中,“共和”的对立面有所不同。

如法国大革命期间,“共和”的对立面可能是“帝制”;中国辛亥革命爆发前,“共和”的对立面可能既包括满清王朝,也包括“君主立宪”。但在任何情况下,“专制”、“独裁”都是与“共和”水火不容的。

2、国家各级政权机关的领导人不是世袭的,也不是钦定的,而是由自由公正的选举产生的。

3、“共和”与民主、法治紧密相关,离开民主,“共和”不可能是真实的;离开法治,共和、民主则缺乏保障,难以实现或难以持久。

“共和国”存在“名”与“实”、“质”和“量”的问题。有的国家如英国,不但国名没有“共和”两个字,而且号称“王国”,保留了君主,但国际社会公认其“行共和之政”,属于“虚君共和”。有的国家,国名中不但有“共和”两个字,还加上了“人民”、“民主”两个词,但从政权运行实态看,却离“共和”最远。

同一个国家,在不同的时期,“共和”的实现程度也可能存在量的差异。比如,号称“共和国联盟”的前苏联,在实行新经济政策时期,可能“共和”的成分相对多些,而在斯大林大搞政治清洗的时期,“共和”则名存实亡。我国的“共和制”得来不易, 如果以戊戌变法作为开端,把1917年“三造共和”看成“共和制”的初步确立,历时19年。但众所周知,民国的“共和”,质量实在不敢恭维,特别是1938年前后,国民党政府大力宣传“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使我国的“共和”步伐出现了严重倒退。如果把辛亥革命作为我国“共和”之路的开端,把中共夺取政权后建立新中国作为实现“共和”的标志,38年的历程可谓起伏跌宕,甚至伴随着血雨腥风。

更为可惜的是,新中国的“共和”之路也并非渐行渐进,而是几度倒退。时至今日,完善“共和制”所必须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法治建设仍然步履维艰。某些经常把“共和国”挂在嘴上的“爱国者”,仍然把消除治理乱象、实现民族振兴的希望,寄托在一两个“明君”、“贤相”或“清官”政治上。更有少数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御用文人,以“反对全盘西化”为借口,大唱传统体制赞歌,制造耸人听闻的“民主危险论”。 如果全面考察世界近代史和当今各国治理全貌,则不难看出,民主、共和是不可阻挡的政治潮流,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而以各种美丽油彩装饰起来的独裁专制,无论其短期功效多么显著,也难逃执政集团合法性逐步丧失、国家陷入动乱的厄运。 

当务之急,应尽快坐实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多党合作制度,以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的平稳过渡和转型。”

(全文转自法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但凡這種體制性反思的文章能見諸墻內媒體,民權意識早都炸鍋了。奈何現在信息是被嚴重控制的,猶如喬治奧威爾所描述的1984的世界。我看是要等中產被奴役久了不滿逐漸達到爆發點或就如這次瘟疫一樣,等自然再來幾次世界級災難,無論什麽樣的狗屁獨裁政權都必死無疑。很顯然,像中共這樣想把所有權利都獨攬的政權,如果發生世界級災難,一切責任都要歸咎於這個組織,所以它們現在的社會管控是天天誠惶誠恐惴惴不安,因為它們自己也知道,它們的執政合法性的稻草就如同一根緊綳的彈簧,隨時可能崩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