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江雪写西安封城日记:西安只能胜利是大话空话

西安封城已超过10天。曾任调查记者的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在1月4日发表文章,用直率犀利的文笔记录她在西安封城前夕至1月3日的所见所闻。文章发表后被广泛转发,有人将其称为西安版“方方日记”。

1月4日,江雪发表文章“江雪:封城十日─我的封城十日记”。文章以2021年12月31日黄昏,江雪居住小区外喇叭响起、要大家排队做核酸检测的场景为开场,描述了12月22日封城令下达前,正在编稿的自己隐约感受到事态严重,听从友人的建议,急忙前往超市购物。果然在不久后,当局下令封城。

文中称,当时没有想到,这场封城会如此仓促不堪,朝着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封城的这天晚上,那些被堵在家门口的人,超市里抢购的人,孕妇、病人、研究所考生、建筑工人、城市流浪汉、路过西安的旅游者,可能都低估了这场封城将为他们带来的灾难。

文中写道,12月27日,西安管控升级,原本可以“两天出门买一次菜”的规定作废,从此任何人都不能进出小区。自己用手机扫码加入小区门口便利商店的微信群后,才发现这是她接下来唯一可依靠的生活补给渠道。

文中还称,实际上,西安在12月21日左右就已经停止快递,西安民众无法从外地网上购物,直到31日,她才买到封城后的第一批菜。其实能收到部分“免费菜”、“保障丰足”的小区都与政府有关。

文中直言,西安的物流配送已经停摆,1300万人的大城市,靠基层工作人员、志工短期内送菜上门,是不可能的。若所有的人都不能出门,外面物资再丰富,宣传再好,其实也和普通人没有关系。那些为这座城市按下“暂停键”的人,那些手握权力的人是否知道他们是怎样影响居住在这城市的1300万人的命运?如果这不是“比天还大”的事情,那还有什么是呢?

文章的末尾写道,一名曾经熟悉的朋友留言,为陕西官方喊出的“社会全面清零”叫好,并留下“西安只能胜利,别无选择,没有退路”的话。对此江雪回应,“西安只能胜利这是大话,套话,也是空话。”她直言,希望大家想一想,类似“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的话语,是什么意思,我们代表的是这句话中的“我们”,还是“代价”。

江雪,1974年出生在甘肃,毕业于自西北政法学院行政法专业。她自述原本考虑投入法界,但因中国公检法系统名声不佳而决定投入新闻界。曾任华商报首席记者、评论部主任,财新传媒调查记者,现为独立媒体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