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考选填志愿成生意 缺乏监管挨批

中国高考7日登场,然而已有业者开始兜售“志愿填报谘询”,称“能弥补分数不足,报上理想学校”,价格从人民币数百元到万元不等。加深了考生和家长的焦虑,也引起收“智商税”的批评。

今年中国高考(大学联考)将于7日举行,预计全中国共有1071万学生同赴考场。然而正当考生们为应试努力不懈、最后冲刺时,另一场战争也悄悄地开打。

综合新华社、新京报与新浪新闻报导,随著高考改革,选填志愿变得更加复杂,也使得谘询服务的市场更加蓬勃发展。然而收费标准不一、服务品质参差不齐的问题层出不穷,更有一群“专家”声称手握内线消息,借此开出高价欺骗家长。

报导指出,近一两个月,已有不少教育机构开办“高考志愿填报说明会”,预售这项服务,且几乎场场爆满,手脚慢的家长只能向隅。

报导引述多名参加北京一个机构所举办说明会的家长表示,“孩子班上好多同学都买了,买了心里能踏实点”、“反正几百元也不贵,买了就等于多一个资讯管道,孩子能选个好学校、好专业最重要”、“本想等高考结束后看看情况再决定买不买,可是机构说那时候就要涨了。”

家长的焦虑其来有自,报导说,从今年开始愈来愈多的省分实行全新的高考政策,然而每个省的选填志愿规定、录取模式都有所不同,让很多家长和考生一个头两个大。

报导引述相关统计,2021年上半年借由志愿填报辅导或辅助软体获得志愿填报资讯的比例为32.2%,2020年同期为28.2%。

据报导,由于市场需求逐渐扩大,因此业者也开始漫天喊价,其中一对一谘询辅导价格从人民币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最贵甚至达人民币3万9800元。

此外,也有业者抓住家长的焦虑心理,相同的服务,价格一涨再涨。 

报导以北京一间教育机构贩售的志愿填报软体为例,3月时售价500元,4月时涨价到600元,近期宣布在6月16日至6月25日期间购买需700元,6月26日之后则要898元。

这些现象也引起“收智商税”的批评,报导指,显示此类服务的市场尚不健全,而且大多数都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报导引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认为,如果家长或学生有需要,确实可以寻求可信、资历完整的专家或相关软体协助,但同时“相关部门应加强对这个行业的规范整治,明确收费标准和监管体系,对那些夸大宣传、乱收费的机构应加强监管和查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