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共全方位反制

今年上半年中共的3项对美军事威胁行动从7月开始点燃了中美冷战。美国随即确定了对中共的新政策,同时启动了针对中共的全方位反制。这些反制行动主要集中在冷战的4个核心领域,按其重要性排列,依次为军事对抗、谍报对抗、经济对抗和政治对抗。在中美经济关系层面,冷战状态下的双方不可能再互利互惠,而只能是互防互限;彼此以往的合作关系必然终结,取而代之的是弱敌强我。中美冷战的未来结局只有一个赢家,而这个赢家只可能是美国。 

一、中美冷战:中共点火又赖帐

中共现在很清楚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冷战状态。中美冷战究竟是谁点燃的?我7月26日在本网站的文章《中美冷战进入升级快车道?》对此做了说明。然而,西方各国的媒体基本上都没找到中美冷战爆发的真正原因。事实上,由于中共对美国的军事威胁到今年6月底完全公开,因此引起了美国的高度警惕,从而采取了从7月开始的全方位反制行动,中美冷战由此正式展开。本来,今年1月到6月美国对中共的备战活动一如既往地比较低调,但从7月开始,突然采取了一系列高调的对抗行动;在谍报领域也同样如此,虽然美国过去几年来一直在抓中共间谍,但把针对中共的反间谍活动全面公开,也发生在7月以后。 

中共今年上半年采取了3项重大军事行动,展现出其军队对美国国家安全的现实威胁能力和意愿,迫使美国不得不在中共的挑衅面前全面调整对华政策,采取各领域的自卫行动。这3项重大军事行动的第1项是今年1月底中共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到中途岛海域演习这一对美“亮剑”行动;第2项是中共宣布正式占领南海公海的大部分海域,把这几百平方公里的海区建成了对美发射远程核导弹的核潜艇之“安全屋”;第3项是6月底中共宣布对美太空战部署完毕,可以对美国全境实现核导弹的精准打击。这3项行动的组合,相当于美苏冷战期间苏联把核导弹安装在古巴以威胁美国的古巴导弹危机,那次危机以苏联的退让收场。 

无独有偶,这次中美冷战爆发后,中共也稍稍作了退让。据《南华早报》8月11日报导,北京现在试图缓和与美国在南海的紧张局势,已下令中共的飞行员和海军官兵在与美国飞机和军舰日益频繁的对峙中保持克制;与此同时,中共通过“各种渠道”向美国军方表示了“决不首先开枪”的态度。但是,在对内对外宣传上,中共却旁顾左右而言它,绝口不提今年上半年的上述3项军事威胁行动;相反,它把中美冷战爆发的原因赖到疫情上,似乎这场冷战仅仅是因为中国爆发的疫情传播到美国而让川普勃然大怒。西方各国的媒体之所以找不到中美冷战爆发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它们看漏了关于上述3项对美军事威胁行动的新闻,而这些新闻都是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网”发布的,而且,同一条新闻有多达数篇报导。 

二、中共官媒:《中美新冷战是最保守估计》

如果说,中共上半年玩火的时候还以为美国只不过是个“纸老虎”,那么,美国从7月开始全方位反制后,中共似乎一瞬间有点懵懂,而现在则已经开始意识到局势急转直下的严重性了。前两天中共的外宣官媒发表了一组关于未来中美关系的访谈,其第一篇题为“对话时殷弘:中美‘新冷战’是最保守估计”。时殷弘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教授,经常在官媒上发表关于国际时事的分析文章,一向为中共官媒所推重。他的特点是,观点比《人民日报》或新华社等官媒的御用口气稍微前进一步,但比较稳重。 

时殷弘在访谈中一开头就表示,“回顾1979年开始发展至今的中美关系,可以说是一个‘冷战形成’的过程。毫无疑问,中美正在进入新冷战,最近一两个月来,西方的研究者中有人认为,中美已经进入新冷战,而且‘爆发战争的危险急剧增加’。这种判断可能有点过分,但总体来看,中美正在进入新冷战是一个最保守的说法。”这段话一开始就确认,即便在中美80年代的“蜜月”期间,中美关系就暗含著走向冷战的足迹;而这段话的最后一句则不仅肯定了中美冷战的现实存在,而且暗示,当下的中美冷战有冲突激化的可能。 

当中共采取了对美核威胁的上述3项军事行动之后,两国就不再是和平发展之下的合作关系,而是进入了冷战升级程序。冷战状态下,敌对双方之间,市场规则和外交斡旋不再是和平时期的主要行为规则;取而代之的是冷战规则,即全方位对抗,它主要包括四个核心领域,最重要的是军事对抗,其次是谍报对抗,再次是经济对抗和政治对抗。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全方位反制才开始了两个月,中共已倍感压力。而冷战一旦开启,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后中共只能不断承受美国反制措施的压力,而中国的国内经济政治形势必然逐步恶化。显然,中美关系不可能再返回过去的状态了,因为任何冷战都是零和博弈,中美冷战的未来结局只有一个赢家,而这个赢家只可能是美国。 

三、2020年7月:美国确定了对中共的新政策

现在的美中关系与今年年初时已经完全不同了。以前,美中关系基本上是延续从尼克松以来的历届美国总统的既定方针,就是合作加容忍。有人说,川普上台以后,美国的对华政策就转变了。其实,直到今年6月底,川普只是在经贸领域展开谈判,虽然中共一再耍赖,但川普一直采取容忍态度,对习近平也说了一些好话。很显然,川普当时的目的是维持双方的关系,以便推进经贸谈判。 

中美冷战被中共点燃之后,7月份美国国务卿、司法部长、联邦调查局长等人相继发表了关于中美关系的讲话,美国应对中美冷战的新对华政策已经初步展示出来。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7月25日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看清了中国政府与日俱增的野心和不尊重国际准则的行径;美国朝著这个方向制定政策应对,将以更加警惕、质疑、坚决和谨慎的态度应对中国。戴雅门说:“我认为美中关系正朝著双方各有坚持的方向发展。美国的政策是在回应中国一直以来的行为,中国对邻国和世界民主价值,与日剧增地欺凌、挑衅和采取敌对姿态。他们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我认为这些官员的演说反映了美国国会里相当一致的立场,那就是美国不会再容忍了。我认为我们正进入一个趋于深化的冲突轨迹,越来越多的冷战特性出现。” 

8月10日川普总统在白宫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与今年初美中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相比,华盛顿对北京的态度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他说:“我们对中国的看法跟8个月前不同了,大为不同”。而国务卿蓬佩奥同一天在每年一度的美国保守派行动大会(CPAC)上接受美国保守联盟主席施莱普(Matt Schlapp)的采访时说,川普总统告诉中共,美国欢迎中国人民获得成功,希望他们也拥有好的生活,但不是以美国为代价,不是以美国的农民、美国企业以及美国的知识产权被中国政府盗走为代价;“川普总统只是说,我们不会再容忍这种情况了”,川普总统说过,够了。蓬佩奥说,“我们的政策已经从绥靖和接触转变为这样一种政策,我们希望找到与你们合作的地方,但我们会不信任而且要核实。针对中共他们所从事的广泛活动中构成的挑战,我们要确保我们会保护美国人民。”他特别提到了中共与自由世界不同的意识形态,他说:“共产党人对世界应该如何运行有著不同的看法。川普总统想要确保下个世纪不是由源自中国的威权政权统治的世纪。” 

四、美国启动对中共的全方位反制

如果说,美国政府官方的新对华政策宣示只是讲了原则性方向,那么,观察一下美国7月份以来密集的对中共的全方位反制措施,可以很清晰地看清美国的行动方向。这种全方位反制主要表现在军事对抗领域、谍报对抗领域、经济对抗领域和政治对抗领域。 

首先,在军事对抗领域,7月4日美国海军第7舰队发布声明说,“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航母打击群在南海地区举行联合演练。这是美国自2014年以来第一次派出“尼米兹”和“里根”两艘航母在南海举行军演,目的是破除中共海军试图把南海封锁起来成为对美发射核导弹的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的做法。然后,美国空军的远程轰炸机和侦察机不断加大对大陆沿海的侦察力度,防范中共对周边地区的威胁。针对中共海军从8月21日到28日在渤海海峡的黄海北部、唐山外海、南海粤东海域进行的实弹演习,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8月19日发布消息称,已出动4架B-1B战略轰炸机和2架B-2隐形轰炸机从美国本土和关岛基地起飞,到朝鲜海峡和日本附近上空飞行。韩联社称,美军6架轰炸机同时现身朝鲜半岛近海,实属罕见。美方通过此举向朝鲜和中国发出了强烈的警告信号。美军的太平洋舰队也在同一天表示,第7舰队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马斯廷”号8月18日穿越台湾海峡,接近大陆的海岸线。 

其次,在谍报对抗领域,美国加快了对中共间谍活动的调查和侦办。关闭休斯顿总领馆是其中的一个行动,因为这个领馆是指挥很多间谍活动的指挥中心;美方通知中共关闭此领馆时,同时也要求中共撤走所有在美的有解放军背景的学者。此外,在通讯方面,美国也采取了一系列新举动。中共开发的社交媒体,包括抖音和微信,现在都进入了美国的反制范围,因为抖音在美国的活跃用户已达到1亿,它掌握了美国近半数社交媒体活跃使用者的个人资讯和音频、视频谈话内容,可以被用作策反间谍之用。微信也同样具有这方面的功能。对华为的制裁显然属于谍报对抗领域里的反制措施,因为华为手机和它的基站网可能搜集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不仅会被用来策反间谍,而且可能掌控美国的部分国内通讯,从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谍报对抗还包括高科技领域里双方在网络战、信息战(电子对抗)、软体应用中的谍报功能防范等等,其中一些反制活动由美国军方操作,可能不会公开。 

在政治对抗领域,美国除了针对香港国安法正采取一系列施压措施,也采取了一系列限制中共在美政治影响的措施。比如,清查美国的大学从中共获取资金的情况,清查美国媒体接受中共资助、为中共宣传的情形,加强对孔子学院系统在美国活动的监管,对中共派在美国的大量记者采取限制签证措施,调查收取中共资助的美国智库等等。 

五、美中经济关系重算帐

中美过去40年的所谓“经济合作”,从上世纪80年代中共的有限获利,逐渐演变成了美国单方面受损的局面,最后为美国培育出中共这个新的冷战对手,让美国面临中共越来越大的军事和国家安全威胁。美国如今看清了中共一步一步在经济方面掏空美国的布局,要就美中关系重新算帐了。冷战状态下,以美中两国为重心的经济全球化1.0版,必然会逐步转轨到摆脱“世界工厂”的经济全球化2.0版;美中之间不可能再维持继续让美国单方面受损的所谓“合作”关系,今后双方的经济关系只能是互防互限、弱敌强我。所谓弱敌,就是全方位地削弱对手的经济力量,强我则是同时壮大自己的经济力量。其实,中共过去几十年来在合作发展和经济全球化旗帜的掩护下,对美国采取的一直是弱敌强我政策;现在美国不再被摆布了。 

在经济对抗领域,过去一年半以来最受关注的中美经贸谈判现在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中美经贸谈判的初衷是在两国合作发展的前提下,要求中共减少让美国在经济上吃亏的做法,比如长期以来每年的巨额贸易赤字、美国对华出口受到中方的单方面管制、大量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等等。现在,既然中美冷战已经展开,经济对抗的目的就是逐步减少或终止中共可能从美国谋取经济上好处的各种通道。若继续让中共在经济上捞美国的好处,就会为中共扩军备战提供经济支持,加重美国国防研发的负担,而冷战中削弱对手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经济对抗。 

川普前几天接受FOX News的采访时说,“有许多事我们可以做,我们可以断开双方的整个关系”。这就是“脱钩论”的由来,脱钩是相对于两国经济关系密切相关的现状而言。从中美冷战的角度来看,双方经济的逐步脱钩是非常自然的,早晚会发生,因为敌对双方必然采取全方位反制措施,此类措施的不断增加,理所当然地会导致经济层面多方位的脱钩,甚至全方位脱钩。 

六、防止中共经济上掏空美国

中美冷战爆发之前,中美经济关系的概况是,中共利用经济全球化,持续地全面掏空美国。首先,在贸易领域,中共通过每年对美国数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积累了巨量外汇储备,而这些外汇储备又为中共扩军备战、扩大在美谍报活动、收买各种国际组织、收买非洲国家对付美国等等,创造了经济条件;其次,在金融领域,至7月28日在华尔街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总市值达1.9万亿美元,总计245家公司,而它们的财务状况对美国投资者完全不透明,这相当于掏空美国民众的金融财产;再次,中共在美国的经济间谍活动大量盗窃美国企业的技术机密和专利,每年给美国造成几千亿美元的损失,这属于掏空美国的知识产权财富。这三方面就是中共过去20年来经济上发迹的主要渠道。 

现在,川普总统首先通过提高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关税来缩小贸易逆差,这必然导致“世界工厂”中的大批面向美国的出口导向企业撤离中国,从而减轻美国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其次,美国正准备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取消财务审计豁免权,这将使部分中国上市公司退市或跌破发行价,放慢中共在金融上掏空美国金融财富的速度;而美国行政当局要求美国若干大学的校方资产减持中国股票,以及其它可能今后会采取的经济和金融措施,都是为了保住美国的金融资产不流失到对手国家,从而达到削弱敌手经济能力的目的。最后,美国对中共间谍的打击逐步强化,将减少中共掏空美国知识产权财富的可能,对中共“千人计划”成员的清查和司法追究,就是防范知识产权被盗的经济对抗措施之一。 

这些措施会让美国逐步脱离对中国制造商品的依赖,逐渐堵塞美国的金融财富和知识产权财富被继续掏空的管道。目前美国政府已经采取的措施只是一个开端。从美中经济的部分“脱钩”开始,到最后多方位“脱钩”,将会是一个耗时若干年的过程。在目前阶段,美中经济只可能是部分“脱钩”,整个局面会略略有点混沌不明,因为各跨国公司的行动会犹豫不决、左右摇摆。一些跨国公司可能仍然贪图从中国赚取短期利润,但它们无法扭转中美新冷战的基本方向,而且将不得不承受这场冷战逐步升级造成的巨大商业风险,最终它们只能放弃所谓的“中国市场”。

(全文转自大纪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