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盘》上架!揭开中共权贵掠夺财富的黑幕

近日,最新出版的《红色赌盘》一书引发关注,书中披露了中共红色家族如何与中国富豪一起掠夺财富,详细介绍了原中共政治局委员孙政才勾结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大作皇帝梦,直至锒铛入狱的细节。

《红色赌盘》一书的作者沈栋目前住在英国,他称,自己写书最初原因,是他的前妻已经失踪4年了,生死不知。他想通过回忆录,让儿子了解自己的父母。

沈栋介绍称,他的前妻,是和中共红色家族关系颇深的中国女富豪段伟红,自从2017年,段伟红缺席她旗下酒店宝格丽的开幕仪式后,就音讯杳然,生死不知。

戏剧化的是,就在9月7日,《红色赌盘》要上架之前,消失4年的段伟红,突然有了音信。她给沈栋打来两次电话,警告沈栋出这本书是会要人命的,因为和政府作对的人没有好下场。段伟红在电话中说,自己被秘密关押,被暂时放了出来,但随时会被带走。段伟红还问沈栋,如果你出了事,儿子会怎样?

这本书里到底写了什么?竟让中国当局如临大敌!

这本书的全名是:“红色赌盘:当今中国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书中描述了沈栋和段伟红如何相识、如何在中国经商,又如何跟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尤其是中共政治顶层人物打交道的经历,其中涉及到了温家宝的夫人张蓓莉,还有习近平、王岐山、孙政才、令计划、贾庆林、曾庆红和江泽民等人或他们的亲属。书中还提到,很多中共官员落马的真实原因,并非是像媒体公开报导的那样,比如前北京市长陈希同被判刑,就是因为得罪了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

书中还讲述了被称为“红色权贵”的中共高干子弟们的特权故事,比如他们是如何利用父母的权力、内幕消息和监管审批权等而攫取财富的。

另外,沈栋还在书中曝光权贵勾连富豪,瓜分权力与财富的内幕。除此之外,他还发表了自己对中共的看法。他认为,中共的本性决定了它的独裁倾向,对中共来说,镇压和控制,就像动物的本能一样。而“红色血脉”就是经济和政治权力的纽带。

书中称,2001年,当孙政才还是北京顺义区区长时,段伟红就将“注”投在了他的身上。

2002年,孙政才将一些房地产项目批给自己的盟友,其中包括段伟红夫妇,以及曾庆红的亲属。

当时号称江泽民的大内总管的曾庆红,时任中共中办主任。对孙政才印象很好的曾庆红(书中称在段伟红的指导下,孙政才与曾庆红拉上了关系),将孙政才推荐给江派另一个要员,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在贾庆林的提携下,孙政才升任北京市委秘书长。

与温家宝夫人张蓓莉的关系密切的段伟红力挺孙政才上位。她认为,这样做对温家有好处,由于温家宝不拉帮结派,温家未来需要有自己的靠山。

在温家宝支持下,2006年12月,年仅43岁的孙政才升任农业部长。

在中国,谋到一个部长的职位是非常难的,为了确保无人阻拦,就要和高层打好关系。在这一点上,孙政才无疑是成功的,几个权贵家族,尤其是江曾两大家族对他的印象非常好。

官途顺畅的孙政才在当上部长后,心就开始大了,他将同样以火箭般速度升职的胡春华视为竞争对手。谋划如何才能击败胡春华,成为将来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为此,他常常深夜和段伟红在一起商量对策。

书中提到,孙政才是江曾培养的接班人。为了实现自己的中国皇帝梦,孙政才一天要进行三场晚宴,下午5点是面对下属及门徒;傍晚6点半第二场晚宴是为他的上级和同僚预备的,这些聚会要处理重要的政治事务;8点的第三场晚宴孙政才和能让他放松和感觉更舒服的人一起吃,一般这时候他已经喝醉了,想要找一个放松的环境。

晚上10点左右,晚宴结束后,孙政才会给段伟红发短信,与她一起进行政治谋划。面对孙政才的担心和紧张,段伟红告诉孙政才,只要他不犯错,他一定会成为政治局常委;如果他当不上总书记,那他也会当上总理。只是,每当落后于胡春华时,孙政才都会很紧张。

不过,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前的行动打破了江泽民、曾庆红的谋划,习近平不仅修宪取消主席任期的限制,还抓捕孙政才,阻挡胡春华进入常委,为自己实现三连任铺路。

2017年,孙政才落马。2018年,孙政才因受贿罪被判了无期。根据公开的指控,2002年到2017年,孙政才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财物,总额折合人民币超过1.7亿元。

不过,孙政才落马的真正原因可能并不止于此。有消息说,孙政才仕途发迹,是因为和江泽民家族的密切关系,孙政才受到了江派大老贾庆林、刘淇、曾庆红等人的长期栽培,而且是江派预设的接班人选。在孙政才落马后,习近平当局,将其与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大老虎”相提并论,多次暗示孙政才参与政变。

不过沈栋在书并未提及政变一事,但是他在书中描述的孙政才确实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

孙政才被抓六周后,段伟红失踪了。外界认为,孙政才被捕,疑似孙政才情妇的段伟红也跑不了。

2017年9月5日,段伟红和她的三名员工突然同时失踪,自此以后,沈栋试过各种方法,都打听不到段伟红的一丁点儿消息,段伟红就从这样“人间蒸发”了。

段伟红被传是孙政才情妇

在沈栋的描述中,他的前妻段伟红在中共权贵家族之间充当政治掮客及白手套,因被疑是孙政才的情妇,在孙政才落马几周后就被中共秘密收押,至今已有4年。

沈栋在书中称,段伟红,53岁,山东人,毕业于南京一所专科学校,因为这所学校和中共军队关系密切,段伟红在校长的安排下,去山东一个县当副县长,负责招商引资。为此,段伟红曾经花费很多时间在北京,寻找那些同样有山东背景的体制内官员提供帮助。

这段经历让段伟红明白,在中国获得成功的,都是那些“有关系”的人。在与这些“有关系”的人打交道的过程中,段伟红掌握了和中国官员们打交道的技巧,和众多高层建立了密切关系,在商场上如鱼得水。

书中还称,虽然他们夫妻俩人获利良多,但是沈栋感觉到了危险正在靠近,他建议段伟红和他离开中国,但段伟红不愿意。于是俩人在2015年离婚,随后沈栋离开了中国。

《纽约时报》为何针对温家宝家族?

书中提到,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开办的新天域资本,投资人包括软银旗下的思佰益(SBI Holding)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基金淡马锡(Temasek)。据说,淡马锡非常懂得讨好中共高层的后代,投资很多在这些人开办的公司,其中也包括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等。

不过,沈栋说,温家宝对此并不知情,因为家人都瞒着他。在他看来,温家宝不追求物质上的享受,随遇而安,而且在政坛上也不拉帮结伙,就是一个工作狂,而且确实想为国为民做点实事。沈栋认为,温家宝也羡慕西方的民主,但是因为他并不想真正去挑战中共制度,在遇到冲突时,最终会选择服从,也因此能一直待在中共体制内。

2012年10月,《纽约时报》爆料温家宝家人拥有的隐秘财,温家宝因此大发雷霆,提出和妻子离婚,并准备剃度出家,但是最终被中共当局制止了,因为怕丢面子。

沈栋称,为报复温家宝,薄熙来把把成箱的材料交给了在香港的《纽约时报》的记者。

而薄熙来之所以记恨温家宝,是因为在2012年初,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事件发生之后,在关键性的9人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周永康首先发言,认为对此事的调查应该到王立军为止。不过,在会议陷入沉默时,习近平却罕见发言,提出不止是要调查王立军,也要调查所有涉入此案的人。这个提议首先得到二号人物温家宝的赞同,然后胡锦涛也表示同意彻查。

其实不仅是温家宝,当的6月,彭博社还报导了“习近平家人拥有的资产。”

逃离中国

在《纽约时报》的文章出来后,沈栋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和段伟红不同,出生上海的沈栋,幼年就移居香港,后来又在美国读完大学,接受的是西式教育。1997年,沈栋被所在的香港公司派到北京开展业务,2001年结识了段伟红,两人在2004年结婚。

沈栋和段伟红的婚姻,更像是一种商业伙伴关系,一个在洋人的世界里如鱼得水,一个在中共的体制内游刃有余,各有所长又相互补充。在《纽约时报》事件后,接受西式教育的沈栋感到,在中国做生意的风险越来越大,他不想再玩这种“关系”游戏,想要逃离中国。

沈栋认为,邓小平在1978年开始经济改革,并不是因为他相信民营企业家精神,而是因为当时中共要破产了。沈栋相信,私人企业家只是服务于“红色权贵”的工具,当中共不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被牺牲掉。

但是段伟红不想舍弃中国,还想在“红色赌盘”上继续下注,于是两人在2015年离婚。

沈栋说,他最终选择在西方世界生活,是因为他相信,基本的人权和尊严,比物质或事业上的成功更为可贵。

沈栋还说,最初,自己写书的目的,是因为前妻失踪,他想让儿子通过这本回忆录了解他的父母,但是后来,受到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感染,他决定出版这本书。沈栋提到,如果香港人愿意牺牲这么多来捍卫他们的自由,也许自己也可以迈出一小步,自己有责任告诉世界中国什么样。

现在,沈栋更加确信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如果不是这本书,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得知,他儿子的母亲是否还活在世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