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在巴新建渔港 但当地无鱼捕捞 其真正用意惹质疑

近日,中国当局即将在巴新建渔港,但据说在这被投资的地方并没有鱼可钓。此举再次激化澳中矛盾,中国当局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

据澳新网周日(13日)报导,中国当局即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该岛屿国家南部与澳大利亚隔海相望)的西部省(位于巴新西南部的一个省)首府达鲁建一个主要的渔港,渔港指的是福建省中鸿渔业有限公司在达鲁投资建设的“综合性多功能渔业工业园”项目。但奇怪的是,达鲁却没有鱼可钓。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中国当局的这种举动受到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重点关注,据了解,这一项目,中国当局即将斥资2亿澳元。

该报道中称,现在中国当局控股的中鸿渔业有限公司已经与巴新政府在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签署了协议,即在那建“综合多功能渔业工业园”。

前巴新政府事务顾问杰弗里·沃尔(Jeffrey Wall)认为,“在像达鲁这样偏远而严重欠发达的小城中,一个价值2亿澳元的项目将产生巨大影响。”

“但是需要问的问题很简单:为什么选择达鲁?”

“中共掌控渔民与解放军协同作战”

Wall说,“对巴新渔业有一定了解的人告诉自己,达鲁附近是没有商业捕鱼场的。” “中国当局在一个渔业资源不广、地理位置距离澳大利亚本土约200公里的达鲁投资,这一点引起人们质疑。”

真正的答案可能在于中国政府要试图占领澳大利亚领土。澳新网在报道中提及,中国当局把控的渔民们是受过军事训练的,他们能够在必要时候去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并且这一点历史可以证明,先前渔民们有过被用作外交突击部队的案例,以宣告中国北京当局的某种领土主张。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访问学者和澳大拉西亚战略小组主任多米尼克·梅格(Dominic Meagher)发推文说:“回想起“渔船”(不定期的海军民兵)很可能会有助于中国当局“非军事化”占领菲律宾领土。”

“中共带来的边境压迫势力”

近年来,进入澳大利亚北部狭窄浅水区问题一直是争论的焦点。

2015年,时任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曾签署过一份价值5060亿澳元、为期99年的达尔文港租赁给中国国有公司岚桥集团Landbridge Group的协议。一年后,Robb辞职,尽管有消息说岚桥集团和中国解放军有关联,但他仍以年薪88万澳元担任岚桥集团高级经济顾问一职。

此举令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大怒,本计划利用达尔文和北领地作为其主要的海军陆战队和海军基地,以抵消中国当局不断扩大的地区影响力。而如今这些计划正处于危险之中。

不过,当时的澳财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坚持认为,他“已经意识到外国对战略性国家资产和关键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敏感性”。但是,即使美国海军为其新组建的“第一舰队”在印度太平洋寻求基地,这种影响仍会持续存在。

而在达鲁的一家中国主要物流设施能够为民兵和海事警卫队船只提供支持,有类似的战略含义。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当局的武装捕鱼民兵在北京执行其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主权主张的战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Wall表示,“这些经典的‘灰色地带’作战行动解析开来,中国渔民本质上是民兵组织,再加上军方的后勤支持,在占领领土方面可以说是不战而胜。”

美国海军发警告

美国海军在澳大利亚海域越来越忙。它认为中国的捕鱼民兵是一种威胁。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际海事法教授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表示:“美国海军将对这些中国当局控制的船只的侵略行为作出反应,因为这些船只就好像都是武装部队的一部分……中国当局管控的海军等在和平时期进行的任务以及接受的军事训练,与在武装敌对行动中进行行动时的一样。”

Kraska说,北京的船队是世界上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捕鱼的最大罪魁祸首。而这些船只也是中国当局进行积极领土扩张政策的主要工具之一。

未来恐怕会有冲突

Wall指出,澳大利亚与巴新以及达鲁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和谐的,双方都尊重该地区的全面捕鱼条约。然而,在报道中称,“将中国当局臭名昭著的激进渔船及其配套的海岸警卫队加入其中,将产生严重影响。”

Wall说:“这对澳大利亚的边境防守不是很友好,澳大利亚未来要让国防部时刻准备好,因为需要确定这些前来的渔船与船员,哪些是巴新的,哪些又是中国当局派来的。”

但中国当局的这种投资,实际上为自己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在澳大利亚与巴新的关系中扎根,并在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关系中扎根。

Wall认为:“如果澳大利亚要阻止该项目继续进行,那澳大利亚将需要迅速采取行动。” “无论澳大利亚选择做什么,其最终的回应都必须是实质性的,以人为本,并且容易实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