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一卦:塔利班的“金盆洗手”会不会成功

路径依赖,是一口比毒品更难戒的毒瘾。 

“(阿富汗将)不会有毒品生产,不会有毒品走私……阿富汗将不再是一个种植鸦片的国家。”在17日进城后举行首场记者会上,阿富汗塔利班新闻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做出了这样声明,宣布该组织将在阿富汗禁毒。

在这场发布会上,这位发言人做出的承诺还有很多,包括但不限于“在伊斯兰教法”下保障妇女权益、建立包容性政府、不对曾与联军合作的阿富汗人进行报复、甚至言论自由和与其他国家和平相处……

有朋友刚刚转了我这些信息,问,小西,你看,人家是不是真的要改好了? 

简单说说我的看法:

必须承认,这个声明做的很漂亮,如果塔利班能将这些承诺全部兑现,新成立的这个“阿伊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开化程度……也许可以达到沙特的那个水平。

毕竟沙特也要求女性和媒体按“伊斯兰教法”来……

别笑,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要知道,20年前美国人打进来以前,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严格的说,那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座关押所有阿富汗人的宗教监狱——

在当年的塔利班治下,你不能看电视、听音乐,甚至不能放风筝,男人胡须长度有规定,不按时祈祷则会被直接扔出窗外(不管你家住多高)。

女人的着装受到严格限制,不能独自出门,不能参与工作,不能接受教育。宗教警察会开车巡逻,对一切违反禁令者施以鞭刑起步的严苛惩罚。

总之就是这不许那不许,唯有一样按说严重违反教法的行为是获准的:种罂粟、贩毒。

早在1994年塔利班还在山沟里打游击时,阿富汗的罂粟产量就超过了金三角,1999年时阿富汗的罂粟产量占了全球罂粟产量的百分之七十五,而各类毒品的产量更是高得惊人,仅鸦片一项就达4500吨,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毒源”。

自1996年进城以后,塔利班政府一直对罂粟种植一直持默许态度。但到了2000年,塔利班一号人物、本拉登的“共轭岳父”奥马尔觉得这行当实在太有碍国际观瞻,突然宣布从良,宣誓要在阿富汗禁毒。

自创名词解释:共轭岳父——彼此娶了对方女儿的……哥俩?

但奥马尔话音未落,911事件就发生了,随后美国人上门“送民主”,塔利班兵败如山倒,弄得现如今谁也查不清,奥马尔当年到底是不是想玩真的。

不过,有一种说法认为,2001年的时候塔利班之所以会败的那么脆生,山姆大叔“船坚炮利”固然是一方面原因,奥马尔这个冒然“从良”的决定也居功至伟。

在苏联侵阿以前,阿富汗经济本来是有自主造血能力的。但1979年以后,由于苏联人的那一通祸祸,毒品产业成了阿富汗上上下下所仰赖的财源——塔利班中央政府靠从其中抽头维持财政收入,各地方军阀靠这买卖供养自家军队,连阿富汗山区里的穷苦农民也把种罂粟当成了维持生计的“饭碗”。老百姓有个头疼脑热的,别的国家都去医院,阿富汗人都是抽袋大烟对付过去。

鸦片在阿富汗,是老百姓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军阀维系统治的执政之基。

奥马尔贸然下令禁毒,一下子断了所有人的命根子,搞得大家都不高兴。

在最上层,毒品这一“支柱产业”的垮塌,导致塔利班政府不得不更深度的跟背后有金主爸爸撑腰的基地组织相勾结,结果骄横的基地组织捅出了“911”这个大篓子,惹得美国上门踢馆。

而在中层,塔利班失去了绝大部分愿意与它合作的军阀的支持,美阿战争开打之后,CIA只要上门收买,把美元往桌上一拍,军阀头子们就立刻都成了带路党。

到了底层,大量靠种罂粟维持生计的农民觉得塔利班断了他们的财路,塔利班甚至失去了它的“江东父老”的鼎力相助,反塔利班联军打到哪里,老百姓都“箪食壶浆”——场面和最近是一样的。

结果颇为讽刺,宣誓禁毒的塔利班反而“得道者寡助”,被迅速赶回了穷山沟里打游击。

于是,失败之后的塔利班痛定思痛,认识到了种罂粟在他们那旮旯是“民心所向”。迅速找回了他们之前以毒为本、以毒养战的路子。不仅废除了刚刚颁布的禁毒令,在自己的地盘上种植罂粟,还重点出兵抢夺其他军阀控制下的罂粟种植地和鸦片走私贸易路线。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塔利班在赚取大量钱财后反过来攻击美军和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这就是为什么之后二十年中塔利班越打越强的原因所在。

反观当时进了城的老美,却陷入了空前尴尬之中。

美国人不是没有认识到毒品是塔利班的力量之源,也想来个釜底抽薪。但2007年的时候他们就算过一笔账,结果发现,想在阿富汗彻底根除毒品,至少要投入200亿美元以上推广正常的农业和工业建设,可能还要一定量的补贴,说服当地农民和军阀们放弃挣快钱。

这笔钱与美国在阿的军费相比虽然是“毛毛雨”,但抠门的美国国会是很难通过这样一笔专项款,专门在阿富汗“学雷锋”的——归根结底,美国人打阿富汗,也就是为了抓本拉登,阿富汗老百姓死活,美国纳税人其实不咋关心。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一直拖着,一直拖到了如今,塔利班靠着以毒养战重新翻了天。

是的,这片土地游戏逻辑就是这么奇葩——禁毒是塔利班当年的败理,贩毒是塔利班今天的胜因。

所以你问,塔利班此次上台之后,真的能把毒品禁了吗?

回答是,真的很难。

路径依赖也是一口毒瘾,它比真毒品更不好戒。 

稍加分析就不难看出,今天的塔利班政权想要禁毒,面临的是比当年奥马尔更困难的局面。

一个常常被忽略的事实是。由于罂粟种植的泛滥,阿富汗的人口在这些年兵荒马乱中不降反增,从2000年的约2000万暴涨到4000万。

阿富汗这些年百业萧条,更多的人口,意味着该国一定有更高比例的人群是依靠种毒、贩毒的利润为生的。

如果塔利班的执行严厉的禁毒措施,很可能重蹈当年的覆辙,得罪老百姓,那样的话,其执政根基就失去了。

其次,正如我之前几篇文章提到的,如果说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是“军阀共和国”,那么塔利班就是“恐怖主义连锁店”,两个“速成政权”对阿富汗这片土地的控制力其实半斤对八两。谁能上台执政主要看哪个能获得更多各地部族酋长或军阀的支持。

所以塔利班那个新国名起的不错,这确实是“酋长国”——酋长说了算的国家。

连龙椅都要大家一块坐。

这些军阀们都把制毒贩毒当作摇钱树,现在一听说塔利班这边禁毒了,难保有些人不会立马倒戈,加到反塔利班阵营那边去。

这种事情可能已经在发生了,根据最新消息,反塔利班的武装目前也在集结。他们已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了喀布尔北部的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阿富汗原第一副总统萨利赫在推特上宣布继任阿富汗总统。

在内战还没结束的情况下,塔利班这么早全部“全面禁毒”,不仅说的太早,而且也很难办到。

那么,问题来了,塔利班为什么这么急于搞这么一出“从良公告”呢?

最大可能性也许是,塔利班也在赌博:赌它做出这么多的承诺,能不能换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和报偿。

如果居然获得了认可,美国愿意不发动严厉制裁,中俄等国愿意伸手拉一把,那么塔利班就赚到了,外来资金投资和援助可以进来,本国正常经济的造血功能可以慢慢恢复,以后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再说,至于禁毒、尊重妇女这些许诺能不能实现——反正塔利班的中央政府目前对全局的控制力也十分有限,干不成,说句“手下人不听令”或“都是对家在捣鬼”也就交代过去了。

如果(也是更可能的)没有获得认可,美国制裁依旧,各国投资援助不到位,那塔利班到时再反悔,也都还来得及,反正现在的许诺中都留了活口——人家说的是“按伊斯兰教法”尊重妇女、保障舆论自由。

所以塔利班现在做这种承诺,其实算是“无本生意”,趁现在局势未稳说出来,反而比将来真控制了全局,不好甩锅的时候再说效果好。

但有一说一,这些承诺真的能实现吗?真的很难。

看香港黑帮片多了的朋友,应该都很眼熟这种固定桥段:黑老大的“金盆洗手”大会,从来都是手下马仔发难反水的高发时刻。

谁不想从良?问题是能不能。

自己已经功成名就、吃饱喝足的黑老大,也许真的想着“弃恶从善”,毕竟对他来说,此时洗白上岸是完成利益最大化的最好选择。

可问题是,在一个组织里,上下层的利益往往是不统一的,你已经吃饱喝足了,手下的马仔可能还饿着,能来快钱的黑道活计你说不干就不干,一定会更激进的人跳出来问句“凭什么”?

而且组织越松散,当初对某一个路径的依赖越深,这个头就越不好调。

最后的结果一般是两种:

一是老大见势不妙,赶紧“幡然悔悟”,改口说:大家这是何必,各位放心,那些场面话都是应付条子的,大哥我是不会断了各位兄弟财路的,生意继续做,大家安了安了。

另一种就是火并发生,一番枪战下来,老大壮烈身亡,大家公推一个更激进更“黑道原教旨主义”的家伙。新大哥坐稳交椅赶紧发安民告示:生意继续做,大家安了安了。

总之人死不死并不要紧,只要环境不变,“生意”一定是永存的。

对于一个深度被不正当行业的松散组织来说,这样的戏码,从来都是常事。 

全文完

今天还是没恢复,就写这些吧,本文3500字,感谢读完,喜欢请给三连,多谢。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海边的西塞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