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屏蔽、假信息 中国两面手法渲染俄乌战局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备受国际谴责之际,中国政府通过信息审查、屏蔽,以及散布虚假消息的举动引发舆论关注。上周五,国际残奥会主席在北京冬残奥会的开幕演说中,一段反战、支持和平的讲话遭到央视“噤声”。虽然当局极力回避明确表态,但种种动作的背后却透露了中国在俄乌危机中的立场。 

“今晚,我想我必须以和平的讯息展开演说。”3月4日北京冬残奥会的开幕式上,国际残奥会(IPC)主席帕森斯(Andrew Parsons)打破数十年来鲜少对政局表态的传统,在致辞开头这么说:

“作为一个以包容为核心、庆祝多样性和拥抱差异的组织的领导人,我对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感到惊恐。21世纪是对话和外交的时代,而不是战争和仇恨的时代。”帕森斯没有点名任何国家,但外界认为,他显然是指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

国际残奥会主席遭央视“噤声”

可惜的是,这段呼吁和平、反对战争的讲话,却遭到中国官方中央电视台降低音量,转播节目的口译员也没有进行相应的中文翻译,手语翻译则暂停了动作。

彭博社披露,国际残奥会发言人在隔天就此表示,已要求中国中央电视台作出解释。而中国官媒将焦点放在帕森斯赞赏北京的会场以及“中国人民”,并没有提及讲话中关于反战的相关内容。帕森斯在讲话的最后还大声喊出“和平(Peace)”一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媒体的报道里。

在美国奥克兰大学新闻系任教的苏巧宁认为,中国正在操作一种两面手法。她以书面回复本台置评时说:“一方面,(中国)在联合国谴责入侵的表决中投下弃权票,并且宣布给予乌克兰人道援助,强调中国将努力促成和平;但另一方面,却又在国内将支持乌克兰、反对战争的讯息消音。”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3月7日表示,中国愿意就乌克兰战争开展“必要”的斡旋,并将尽快向乌克兰提供一批紧急人道主义物资援助。这也是中国首次表态,愿意扮演俄乌调停的角色。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在记者会上强调:“中方始终按照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立场和政策。我们欢迎一切有利于乌克兰问题政治解决的外交努力,支持俄乌双方通过对话谈判,寻求照顾双方合理关切、有利于欧洲长治久安的政治解决之道。”

不过,中国仍没有公开谴责俄罗斯的“入侵”行为,也拒绝实施任何制裁。中国外交部的表态有如戏剧中的红脸角色,但当局的官媒宣传和互联网舆论控制却大刀阔斧,透露出另一种态度。 

反战挺乌遭取消转播    微博封号

欧洲足球五大联赛中,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英超)和德国足球甲级联赛(德甲)分别将在赛事中声援乌克兰,队员们会佩戴乌克兰国旗配色的臂章,并将社群网站与队徽加上蓝黄两色。消息发布后不久,中国央视和视频网站“爱奇艺”随即宣布停播相关比赛。

在此之前,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金星通过微博发表支持反战与和平的贴文,随即遭到删除禁言;中国5名历史学家谴责俄罗斯发动战争的公开信,也被封杀。本台粤语部此前披露,有在乌克兰的中国人发出反战视频,也遭到中国互联网平台的删除。

除了屏蔽、审查之外,中国政府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初,也多次引用俄国媒体新闻并在互联网上塑造支持普京的舆论热度。美国《纽约时报》本周一指出,中国政府全盘接受俄罗斯有关侵乌战争的宣传和谎言,官媒不经核实就引用俄罗斯传媒报道,而且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帮助放大这些虚假信息。

苏巧宁分析,在俄乌战争中,确实看到中国官媒不断推送亲俄的讯息,企图以北约扩张的说词合理化俄国对乌克兰的军事入侵:“这样的为俄宣传,其实更深的用意是在打击美国及西方同盟,强化中美之间越演越烈的零和博弈,以此激发强烈的民族主义及反美情绪。”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曾引述中国传媒界人士的消息披露,中国各地新闻媒体已接获上级通知,要求做好舆论导向工作,包括“对俄不利、亲西方的不发”。根据台湾民主实验室(Doublethink Lab)整理统计,中国政府将网络言论调定为“疑美论”、“疑乌克兰论”,并要求主流言论聚焦攻击美国、经常性地引述俄媒的虚假讯息与阴谋论,并以所谓核查结果来攻击西方媒体的诚信。

《纽约时报》指出,如果说中国官方想在是否支持普京的问题上保持模棱两可,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却已非常清楚地表明了中国的立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