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某”到“马某某” 史上最贵的一个“某”字

今天早上,一则重磅消息冲上热搜:

杭州市国家安全局对涉嫌利用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人员马某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大家立即对号入座,杰克马躺枪了,投资者激烈抛售阿里巴巴,阿里狂跌近9%,连累京东也跟跌8%,恒生科技指数跌超4%。

9点45分,环球时报前主编第一个辟谣:

杭州市国家安全局抓的是“马某某”,不是“马某”。写“马某”的报道都是不准确的。

老胡在关键时刻一言救市,阿里股价瞬间暴力反弹。老胡挽狂盘于既倒,创造了叼盘史上的护盘奇迹,他游走于权场与资本磨合区间,有时也起到润滑剂作用。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更让人惊奇的是文字的魔力,只因为少了一个“某”,就差点引发股市海啸,若不是老胡辟谣及时,得损失几百个亿。少一个“某”造成资本市场动荡,补上一个“某”风平浪静。“只因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顶多演绎出一段爱情传奇;只因少写了一个某,就激起资本市场的大型践踏事故。“马某”秒杀了多少一见钟情的传奇呀!

茅盾小说《子夜》里有个故事,股市大空头赵伯韬花了几十万大洋买通西北军阀,让部队佯退30里造势来影响资本市场。现在,少写一个“某”字,就能做空阿里,挑逗得资本市场跌宕起伏,一字之魔力,超过十万毛瑟枪。四两拨千斤,一“某”撬百亿。传说张艺谋都要改名“张艺某”了。

中国经济繁荣了几十年,也给有钱人带来了一个江湖绰号“资本家”。在一则通告就把股市吓得屁滚尿流的地方,哪有什么资本家!只不过江湖上花花轿子人抬人,互相吹捧过过瘾而已,如《水浒》里的“跳涧虎”“插翅虎”之类的绰号浑名。在某些地方,穷人和有钱人只是养殖场里瘦猪和肥猪的差异,最终都是砧板上的肉。没有自由民的基本权利,哪有什么资本家?一个富人企业被掀翻摊子,难度跟烧烤摊被城管取缔差不多。《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前银行家安迪,虽然坐上典狱长的经济总管高位,看似地位比其他囚犯高,但违规放歌剧唱片,照样关禁闭蹲小号。一旦想脱离肖申克监狱谋取自由,等待的是变本加厉的惩罚。

央视这则漏了个“某”字的通告,更像是一个实验,要考察一下马姓“资本家”胆战心惊的程度,条件反射的速度及温顺指数。那些所谓的资本家虽然受了惊吓,但还是要知足,若通告只写“某某某”,连姓氏都免了,得有多少三字名的“资本家”晕倒在洗手间!

1930年中原大战时,阎锡山和冯玉祥决定分别派出一支精锐部队在河南省的沁阳县会师,准备一举消灭对手的驻河南部队。冯玉祥的参谋在拟定调军令的时候写错一个字,把沁阳写成了泌阳,而在河南还偏偏有这么一个地方。阎锡山在沁阳苦等冯玉祥的部队,而冯部却在200公里以外的泌阳。

反正,冯、阎注定赢不了中原大战,冯军只是损失了几十万大洋的开拔费。跟央视少了一个“某”造成的损失相比,可以忽略不计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里,欧阳锋、杨康杀江南六怪,六怪里的南希仁死前留下未写完的字,让郭靖误会是黄药师杀了师父们,差点终结了与黄蓉的传奇爱情故事。你说南希仁没文化就别乱写,写个“杀人者十”算个啥呀,“十”可以是杨也可以是黄的起手笔画,把傻小子郭靖坑死了!

南希仁在重伤中又没文化,不按笔画顺序写字,给黄蓉郭靖造成了极大的误会。但跟今天央视这则通报比,南希仁的文字水平简直大师级的。南希仁顶多让郭靖丢了好媳妇,通报却让股民丢了娶几千个媳妇的彩礼钱。

大媒体编辑应该郑重承诺:以后绝不漏字错字吓唬资本家!保护某某,人人有责!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一丘千千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