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某」到「馬某某」 史上最貴的一個「某」字

今天早上,一則重磅消息衝上熱搜:

杭州市國家安全局對涉嫌利用網絡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人員馬某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大家立即對號入座,傑克馬躺槍了,投資者激烈拋售阿里巴巴,阿里狂跌近9%,連累京東也跟跌8%,恒生科技指數跌超4%。

9點45分,環球時報前主編第一個闢謠:

杭州市國家安全局抓的是「馬某某」,不是「馬某」。寫「馬某」的報道都是不準確的。

老胡在關鍵時刻一言救市,阿里股價瞬間暴力反彈。老胡挽狂盤於既倒,創造了叼盤史上的護盤奇蹟,他遊走於權場與資本磨合區間,有時也起到潤滑劑作用。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更讓人驚奇的是文字的魔力,只因為少了一個「某」,就差點引發股市海嘯,若不是老胡闢謠及時,得損失幾百個億。少一個「某」造成資本市場動盪,補上一個「某」風平浪靜。「只因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頂多演繹出一段愛情傳奇;只因少寫了一個某,就激起資本市場的大型踐踏事故。「馬某」秒殺了多少一見鍾情的傳奇呀!

茅盾小說《子夜》裡有個故事,股市大空頭趙伯韜花了幾十萬大洋買通西北軍閥,讓部隊佯退30里造勢來影響資本市場。現在,少寫一個「某」字,就能做空阿里,挑逗得資本市場跌宕起伏,一字之魔力,超過十萬毛瑟槍。四兩撥千斤,一「某」撬百億。傳說張藝謀都要改名「張藝某」了。

中國經濟繁榮了幾十年,也給有錢人帶來了一個江湖綽號「資本家」。在一則通告就把股市嚇得屁滾尿流的地方,哪有什麼資本家!只不過江湖上花花轎子人抬人,互相吹捧過過癮而已,如《水滸》裡的「跳澗虎」「插翅虎」之類的綽號渾名。在某些地方,窮人和有錢人只是養殖場裡瘦豬和肥豬的差異,最終都是砧板上的肉。沒有自由民的基本權利,哪有什麼資本家?一個富人企業被掀翻攤子,難度跟燒烤攤被城管取締差不多。《肖申克的救贖》裡的前銀行家安迪,雖然坐上典獄長的經濟總管高位,看似地位比其他囚犯高,但違規放歌劇唱片,照樣關禁閉蹲小號。一旦想脫離肖申克監獄謀取自由,等待的是變本加厲的懲罰。

央視這則漏了個「某」字的通告,更像是一個實驗,要考察一下馬姓「資本家」膽戰心驚的程度,條件反射的速度及溫順指數。那些所謂的資本家雖然受了驚嚇,但還是要知足,若通告只寫「某某某」,連姓氏都免了,得有多少三字名的「資本家」暈倒在洗手間!

1930年中原大戰時,閻錫山和馮玉祥決定分別派出一支精銳部隊在河南省的沁陽縣會師,準備一舉消滅對手的駐河南部隊。馮玉祥的參謀在擬定調軍令的時候寫錯一個字,把沁陽寫成了泌陽,而在河南還偏偏有這麼一個地方。閻錫山在沁陽苦等馮玉祥的部隊,而馮部卻在200公里以外的泌陽。

反正,馮、閻註定贏不了中原大戰,馮軍只是損失了幾十萬大洋的開拔費。跟央視少了一個「某」造成的損失相比,可以忽略不計了。

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裡,歐陽鋒、楊康殺江南六怪,六怪里的南希仁死前留下未寫完的字,讓郭靖誤會是黃藥師殺了師父們,差點終結了與黃蓉的傳奇愛情故事。你說南希仁沒文化就別亂寫,寫個「殺人者十」算個啥呀,「十」可以是楊也可以是黃的起手筆畫,把傻小子郭靖坑死了!

南希仁在重傷中又沒文化,不按筆畫順序寫字,給黃蓉郭靖造成了極大的誤會。但跟今天央視這則通報比,南希仁的文字水平簡直大師級的。南希仁頂多讓郭靖丟了好媳婦,通報卻讓股民丟了娶幾千個媳婦的彩禮錢。

大媒體編輯應該鄭重承諾:以後絕不漏字錯字嚇唬資本家!保護某某,人人有責!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一丘千千壑)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